草生 作品

第222章 杀人游戏

    平武摇摇头说道:“你以为现在鸿蒙南海还有多少立足之地吗?我们这群人,做不到眼睁睁看着鸿蒙南海修真之地被一点点蚕食,不想就这么苟活着,我们来到这里,或者是来送死的,或者是来寻找出路的,如果我不够强,那就让别人踩着我的骨头过去吧。”

    莫奇心中思绪不觉澎湃起来,他古井无波的心境,好久没有这样悸动过了。

    他侧脸看了一眼平武,闭眼睡觉。

    这次感觉很清静,基本上没有任何嘈杂。

    于是,莫奇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广场上人山人海,天空一片阴霾,肃杀之气悄然弥漫。

    今天是个血腥的日子啊,所以,连天气都变得十分不友善了。

    比试分为两个场地,莫奇在一号场地。

    来观战的都是日月教内门弟子,看着这帮人如斗兽一般地在中间角逐,他们感觉非常享受,如饥似渴,尤其看到中间的人成片成片地倒下,血液似箭一般地飚出来,流成一条小溪,他们更加兴奋,连血液都在沸腾。

    令狐小仙也来了!

    以前这种比试,她是不屑于来参加的。

    有时候她觉得血腥,有时候她觉得没意思,反正就是不想看。

    但这次,她来得比谁都早,就坐在一号场地外面。

    不为其他,只是想亲眼看到莫奇死在她面前。

    她还特意去查了一下登记,知道这人叫莫奇!

    这人太可恶了,不死不足以平己愤,不死不足以谢天下!

    此刻她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变得邪恶!

    她希望看到莫奇被所有人围攻,然后被打得体无完肤,最后形神俱灭!

    莫奇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令狐小仙,便往人群中间走去。

    这个场中,有几个人在悄无声息之间散发出来的威压超于常人,引起了令狐小仙的注意。

    其中一个是光头,眼睛赤红,一身邪气,大乘期修为。

    还有一个是英俊少年,穿一身白袍,风度翩翩笑脸盈盈的,看起来特别亲民,但又在有意无意间将威压之势向四面八方散开。已是渡劫初期修为。

    另外还有一个女修,穿一件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长得花容月貌,渡劫中期修为。

    另外还有几个大乘期修为的修士,却是刻意隐藏了气势,不像这三个人那么张狂。

    但令狐小仙的目光只是从他们身上一扫而过,便目不转睛地望着莫奇。

    裁判一声令下,喊杀声马上就响了起来,人影往来穿梭,光气开始流转。

    令狐小仙不觉激动起来,眼睛里都泛起了无限渴望的光芒。

    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就是热切地盼望着另外一个人去死。

    她将眼神一直放在莫奇身上,随着他的移动而流转不停。

    然而影影幢幢的,人群流转太快,又太过密集,很快她便失去了莫奇的踪迹。

    令狐小仙心里咯噔一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觉一下子站了起来。

    到处搜索着莫奇的踪迹。

    莫奇穿梭于人群中,秉持的态度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杀人。

    所以,他不主动去攻击别人,一旦有人来攻击他,他便挥一挥衣袖,带走一条生命。

    多数情况下,他还是在躲避人群的拥挤。

    很多时候,两人相杀是因为在移动间撞在一起了,然后被迫出手。

    他不想杀人,所以不停地闪躲。

    闪躲间,他也滴溜着眼神观望四周。

    他发现,其实除了自己之外,还有无数个人都在躲闪移动,尽量远离厮杀。

    这也是一种策略,让别人去厮杀,等他们都同归于尽了,那自己不就不战而胜了吗?

    然而,当这种策略成为主流的时候,想要坐享其成,就不那么容易了。

    光头韩无敌、英俊少年梅星和漂亮女修褚湘灵都在主动攻击其他人。

    就见他们的身影如电光一般地在人群中穿梭,一路发出术法神通,一路砍瓜切菜,所过之处,人们纷纷倒地,非死即伤。

    漂亮女修褚湘灵尤其心狠手辣,使一个法宝天道石,祭出去的时候,红雾如血光散开,光芒触及人身,能吸人精血,将人瞬间吸成人干。

    于是所过之处,就见一具具干尸留在她身后,而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片刻之间,场上就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莫奇终究是不忍心,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有几个人见那里突然坐了一个人,全无戒备,好像很好对付的样子,于是起了杀心,祭起法宝朝着他打过去,奇怪的是,那人并未做什么,看着堪堪就要打着他的时候,法宝神通都擦着他的身体滑了过去。

    而他的身体却完好无缺,并未伤到分毫。

    更气人的是,他自始至终就好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始终紧闭双眼,两耳不闻身外事。

    令狐小仙用眼神在场中找了半天,没找到莫奇,以为他死了,却不料在某个时刻,突然发现在某个角落坐了一个人,悠闲自得地坐在那里,好似场上的争斗都与他无关一般。

    仔细一看,那不是莫奇是谁?

    令狐小仙心中惊讶万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其他人都看不见他吗?

    正疑惑间,就见几个人向着他围了过去。

    眼见那几个人越看越近,她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杀……杀死他?

    当那几个人使出神通术法打过去的时候,不出意外的,那些神通术法都从他旁边溜了过去,不能伤他分毫。

    那几个人大为震惊,以为是侥幸,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如此,他们终于意识到,今天恐怕遇到硬茬了,还是不惹为妙,于是纷纷撤了回去,转而去攻击其他人。

    于是莫奇又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那里,显得格格不入。

    令狐小仙则无比惊讶,他这是什么术法?

    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够在别人攻击下旁若无人地打坐,恐怕不仅仅是术法奇特的问题了吧!

    恐怕修为也应该是高深莫测才对!

    可是,他明明就是分神期修士啊!

    太难以置信了!

    他出现后所发生的一切,都透着诡异。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还是继续看下去吧,我就不信,他能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莫奇还真的没让她失望,他真的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场上的人越来越少,褚湘灵和梅星不小心撞在了一起,双方斗了几个回合,在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就达成了共识。

    双方同时停手,然后同时转身去攻击其他人。

    褚湘灵突然发现还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我的个乖乖,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有便宜可捡。

    褚湘灵毫不犹豫就走了过去,同时祭起天道石打了过去。

    那天道石泛起红光罩向莫奇,莫奇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向自己冲撞而来,再不敢轻敌,立刻睁眼,眼中泛起一道光圈。

    “我不杀女人,识相的赶紧离开。”莫奇说道。

    褚湘灵身体剧震,目光陷入呆滞,天道石法宝也落在地上。

    莫奇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住她了,却不料褚湘灵只是稍稍呆滞了一下,便又重新恢复生机。

    就那一瞬间的迷茫,褚湘灵已经知道自己刚才中了镇魂术,心中大怒,说道:“让我离开,得靠真本事。”

    话音才落,嗤一声,一道箭气袭来,打在她的胳膊上,一下子将手臂洞穿,疼得她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你要是还不知死活,那下次打的就是你的头!”莫奇冷冷说道。

    褚湘灵心中愤怒无以复加,但她又没有让愤怒完全占据自己的灵魂。

    她很清楚,如果再与这个人耗下去,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

    那到时候让别人拣个便宜就太不值了。

    算了,先易后难,才是取胜之道。

    当前的这种赛制,是容许五个人同时胜出的,所以没必要将每根骨头逐一啃掉。

    至于仇恨,完全可以留到最后去报,如果有必要的话。

    如果没有必要,那就留到比试之后去报。

    于是褚湘灵收回天道石,愤愤地走开了。

    而这一切,令狐小仙全看在眼里。

    “我以为多厉害呢,全是些下三滥的招式,算什么本事?”

    不过他坐在那里,就能将场中最厉害的人物吓退,不得不说,还是有一点希望存活下去的。

    那样的话……是不是……不好?

    他必须得死啊!

    褚湘灵回到场中之后,将所有怒气都一股脑儿发泄出来,就见那天道石发出更为浓密的红光,就像是恶魔张牙舞爪间,獠牙都磨得滋滋作响。

    嗜血的意味一瞬间空前暴涨。

    那红光一刷下去,就躺倒一大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