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 战(4)

    “直娘贼!遭瘟的鬼!”

    明军军阵缺口处,振威军指挥使火真一刀捅死一名元军。叫骂着抽刀,又朝另一人剁去。

    当啷一声,早就满是缺口的长刀砍在对方的圆盾上,火星四射的同时,也怆然断裂。

    “日你娘!”

    火真大怒,带着铁手套的大手,直接抓过对方元军。

    砰的一下,用头盔撞击对方的面部。

    对方的惨叫声中,竟然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好似要吃人一般。

    “啊!”那元军士兵,凄惨的大叫。

    眼看火真如此悍勇,周围的元军竟然一时不敢上前。

    “直娘贼!”

    火真再次大骂,吐掉撕咬下来对方滚烫的血肉,抄起对方掉落的圆盾,直接往前推。

    “兄弟们,把口子堵上,别让他们进来呀!”

    “跟着指挥使大人!”明军士气大震,蜂拥上前,缺口处的元军,尽管有着人数优势,可还是不住的后退。

    咔嚓,噗噗!

    先是金属扎在铁甲上的声音,后是利刃入肉的声音。

    火真肋部吃痛,用手一摸,自己滚烫的鲜血涌了出来。同时,几个元军,用盾牌反推过来,弯刀如毒蛇一样,在他的肋部猛刺。

    “曹!”火真大骂一声,刺骨的疼痛让他力气尽失,再也坚持不住。

    “大人!”

    身边的亲兵们惊呼一声,不要命的扑上来,用胸膛挡着对方的弯刀,死命的把火真的身体拖出来。

    “曹,要死球了!”火真捂着伤口,面色苍白。

    “大人!”忠心耿耿的亲兵哭了。

    “你娘改嫁了?嚎啥?”火真白他一眼,“怂货!”

    而就在此时,眼看缺口处元军再次处在了上风,可元军却突然如潮水一样的退去,散开。

    “鞑子撤了!”明军欢喜的呐喊。

    火真挣扎着站起来,看着远方,喃喃道,“撤你娘呀,臭丫挺的是准备再用骑兵冲呀!”

    他目光中,无数蒙元铁骑,策马奔腾,天地颤动。

    “真要死在这了!”火真吐出一口血水,惨笑着对身边亲兵说道,“老子战死了,记得把老子尸首抢回来,就算是被砍碎了,也给我拼起来。你们汉人说,人死的时候,要是肢体不全,下辈子就不能再做男人了!”

    火真不是汉人,他是胡人。他的父亲,元末归明。

    但他也是汉人,汉文明之下的人。

    亲兵含泪,点头。

    “曹!”火真勒紧腰带,不让鲜血继续喷涌,“兄弟们,堵上去,死战!”

    周围的士兵们,疲惫的喘息,漠然的应承。

    就这时,突然身后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燕王千岁来了!”

    火真回头看去,燕王大旗已经至阵前,纯黑的战马杀那个,那个雄武的汉子,不是燕王朱棣,还能是谁?

    “儿郎们!”火真大喊,“燕王千岁跟咱们并肩子厮杀来了,不能让鞑子冲了千岁的架,跟老子堵上,死战死战!”

    三军齐呼,“死战,死战!”

    这样危机的关头,三军主帅大明的皇子亲王,亲自来到阵前,顿时让明军士气如虹。

    火真话音刚落,一队重甲步兵从燕王那边出列,数百人朝这边缺口冲来。

    “燕王的亲卫?”火真惊呼一声,“千岁下血本了!”

    他正这么想着,那队人马已经到了他前面,带队的是个无须的年轻人,说话声音很是轻柔,显得很有涵养。

    “火指挥使,你的人歇歇,我带人堵着!”说着,对方看看火真,“受伤了?赶紧让郎中包包!”

    “呸!”火真骂道,“老子这边不用你帮,帮别人去!”

    “别逞强了,方才我在上面看了,就你这边最险!”那年轻将领笑道,“下去歇歇吧,这里交给我。”他说的很是礼貌,也挑不出毛病,但不知为何,这话就是隐约带着几分嘲讽。

    “郑三宝,你个没卵子的货,敢笑话咱?”火真大怒。

    叫郑三宝的年轻将领无所谓的笑笑,带人上前,“你个骚鞑子!”

    “嗨,他娘的!”火真大笑,“等打完仗,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郑三宝回头道,“喝酒我可不怕你!”

    “喝花酒你行吗?”火真大笑。

    郑三宝暗骂一声,抽刀大喊,“站好了,鞑子上来了!”

    ~~~

    轰,轰!

    元军的骑兵再次冲击而来,明军的步兵方阵严阵以待。

    砰的一声巨响,仿若江湖倒灌。铁骑狠狠的撞击在步兵的方阵之中,霎那间人仰马翻,鲜血再次开始弥漫。

    疲惫的明军不顾袍泽的哀嚎,机械的用力的不断用长枪疾刺。

    郑三宝带着数百人,直接爬到了尸体堆成的胸墙上,手中的弩箭,不住发射。

    “钩子!钩子!”郑三宝在军弩射击的间隙大喊。

    而后在明军方阵中,无数钩枪在敌人的马腿上开始收割。

    许多蒙元骑兵猝不及防,翻身落马,瞬间便被明军的刀斧淹没。

    “去!”战斗最惨烈的地方,朱棣看着前方大声道,“把本王的战旗立在那,告诉鞑子,本王就在这。有本事,过来杀老子!”

    “喏!”

    燕王的大旗,在战场上飘荡。

    元军看清之后,冲锋更加疯狂。

    ~~~

    战场的另一边,数千明军骑兵整装待发。人马俱无声,只是有时战马会不安的踱步。他们在等,在等最合适的时机。

    丘福看着手里即将燃尽的香,眼中的杀气越来越浓。

    就在燃烧的香,即将烧到他手指的时候,他突然狠狠的把香摔在地上,用脚踩灭。

    翻身上马,没有大吼,只是简单两个字,“跟上!”

    呼,朱高煦高举手中骑枪,在出发时歇斯底里的大喊。

    “大明!”

    骑兵们微微错愕,随后忽然疯狂的呐喊,“万胜!”

    “大明!”

    “万胜!”

    ~~

    “杀!”

    轰隆,轰隆!

    元军铁骑的侧面,一条黑龙破土而出。

    黑色棉甲的大明骑兵,突然从元军的侧翼出现,在他们措手不及,来不及调整的时候,直接把元军的尾巴凿穿。

    “死!”朱高煦一枪挑翻一名元军,兴奋的踢打战马。

    “不是那边,这边!”丘海直接拉住他,带他往反方向冲去。

    他们冲锋的目的,是元军的中军,主帅大帐。

    “保持队形!”丘福在冲锋的最前头,不管麾下能不能听见,一个劲儿的大喊。

    数千精锐骑兵,呈一个锥子的形状狠狠的朝元军王帐冲击。

    渐渐的,元军的苏勒德在望。

    苏勒德是汉人的叫法,胡人叫苏鲁锭,他们的传说中,铁木真出生时手里握着此物。

    “杀!”朱高煦兴奋的呐喊,不住的催促战马向前。

    元军王帐周围,那些军兵见到明军的骑兵,居然不战而退。瞬间,元军的中军门户大开。

    “不对!”丘福心中忽然涌出一个不好的预感,“有埋伏!”

    苏德勒对于胡人而言,堪比大明的龙旗。就算死,也不能让敌人砍到或者得到。

    可此刻,面对冲锋而来的明军。这些北元士卒第一反应不是死战,而是四下奔逃。

    “不对!”丘福大喊,在前进中举起右臂,“绕个圈子!”

    骑兵们跟着他的手臂,在前进的途中整齐右转。

    可是其中,却有一个人杀得红眼什么都忘记了,举着骑枪,疯狂的朝那面,在空中飘扬的苏德勒冲去。

    “二殿下!”丘福大惊失色,“有埋伏!”

    “跟我杀!”朱高煦一马当先,疯狂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