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吃土豆 作品

第5章 你没做傻事吧?

    病房内,唐婉侧身坐在床沿,怔怔地看着熟睡中的妞妞,整个人仿佛痴了一样。

    进口特效药的效果,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一针注射下去,不到半小时妞妞的高烧就退了,体温已经恢复到了37度以下。

    这一刻,唐婉脑袋瓜里什么都不想了,整个人都放空了。

    仿佛这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她和自己的宝贝女儿。

    “婉儿?”

    陈江河蹑手蹑脚走了过去,轻声道,“妞妞退烧了?”

    “嗯。”

    唐婉点了点头,目光始终没有从女儿身上离开半寸。

    “你饿了么?我去买点吃的。”

    陈江河伸出手掌,指腹轻柔地摩挲着唐婉白皙的脸庞,“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咕——!”

    唐婉正要开口,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从前一天晚上妞妞发烧开始,唐婉就滴水未进,现在心情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坏了。

    “别在外面买东西吃,又贵……还不卫生。”

    唐婉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几张钞票,柔声道,“江河,你也饿了吧?要不……你在这守着,我回去做点饭带过来?”

    唐婉嘴上这么说,眼睛却始终从女儿的身上挪不开,脚步也完全迈不动。

    “我回家做饭吧,用保温杯带过来吃。”

    陈江河轻柔地摸了摸唐婉的头顶,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唐婉愣了一下,转过身看着陈江河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满脸的难以置信,喃喃道,“他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

    回到家中,陈江河打量了一番眼前不足40平米的小平房,心中满是感慨。

    这是他和唐婉租的房子,紧挨着城中村,勉强算是市区。

    每月房租150块,水电费另算。

    在2001年,燕京的人均工资每个月也就是1000块左右。

    唐婉因为形象出众,找了一个商场的化妆品柜台做销售,每月算上销售提成也就1500块。

    除去孩子的奶粉钱和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根本就存不下什么钱。

    陈江河是个孤儿,唐婉不顾家里反对执意嫁给了陈江河,和家里人几乎已经决裂了。

    当初俩人大学毕业,决定留在燕京“北漂”闯荡,就是为了实现陈江河的创业梦想。

    可妞妞的突然降生,彻底打乱了两个人的生活节奏,从此距离梦想越来越遥远。

    昨天晚上,俩人抱着妞妞匆匆离开家。

    屋子里乱糟糟的,煤炉子里的火焰也已经奄奄一息。

    陈江河先是给煤炉子里添了一块煤球,然后用蒲扇在进风口猛扇了一会儿,这才把煤炉里的火重新烧旺了。

    米袋子里大米已经剩下薄薄一层了,陈江河索性全都倒进锅里,多加了一些水煮成一锅粥。

    然后在屋子里搜罗了一通,找到一小块瘦肉切碎了,把剩下的几片菜叶洗干净,一股脑全都放进了锅里。

    锅里慢慢熬着粥,陈江河卷起袖子,把乱糟糟的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

    看着清贫如洗的屋子里,除了妞妞的奶粉外再也找不到一点吃的,陈江河的心里越发酸涩。

    因为他的好高骛远,不务正业,唐婉这两年独自一人默默支撑着这个家,日子过的太艰难了。

    无论如何,先把钱赚到手再说,让唐婉母女俩过上好日子。

    陈江河心里的这个念头变得越发坚定,紧紧握着拳头,指甲恨不得扎进掌心的肉里!

    这时,一股糊味突然传了过来。

    陈江河大叫一声不好,连忙跑到煤炉子旁,眼瞅着一锅粥已经糊底了。

    要是放在重生之前,他肯定就直接点个外卖,或者索性出去下馆子了。

    可现在家里面拢共就这点吃的了,唐婉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无奈之下,陈江河只得用铁勺小心翼翼把上面没有糊掉的白粥刮到保温杯里。

    可无论再怎么小心,依然有些黑乎乎的糊底混了进来。

    ……

    医院病房里,唐婉捧着保温杯里黑黑黄黄的白粥,眼泪扑簌扑簌直往下掉。

    “我真是没用……你要不别吃了?”

    陈江河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子。

    自己刚才还信誓旦旦要让唐婉娘俩跟着自己过上好日子,现在却让唐婉去吃糊了底的粥!

    好在妞妞经过抢救之后已经脱离危险了,这已经是诸多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我要吃。”

    唐婉抹了一把挂在腮边的泪珠,拿起铁勺舀了一点粥送进嘴里。

    旋即,她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很苦吧?要不你还是别吃了?”

    陈江河在一旁看得直挠头,劝说道。

    “一点也不苦……是甜的,太好吃了。”

    唐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吃着白粥。

    一会儿工夫硬是把满满一保温杯黑黑黄黄烧糊了的白粥,吃的一粒米都不剩。

    粥里没有放糖,怎么可能是甜的?

    陈江河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从俩人结婚到现在,他没有帮唐婉做过一次家务,更没有做过一顿饭!

    这碗粥可是他第一次亲手给唐婉做的!

    就算是砒霜,唐婉也会当蜜糖一样喝下去!

    若干年后,唐婉和陈江河俩人躺在私人游艇舒适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回想起当时那一碗粥的味道。

    唐婉笑嘻嘻地看着陈江河,眼神中满是爱意地说道,“那是我这辈子喝的最苦的一碗粥,但是喝进肚子里却把整颗心都给甜化了。”

    ……

    一碗粥进了肚子,唐婉感觉整个人都舒坦了。

    她闭着眼睛眯了一小会儿,突然睁开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视着陈江河,一直把陈江河都看毛了。

    “江河,你跟我说句实话,你之前跑出去干什么了?你没做什么傻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