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吃土豆 作品

第9章 过河拆桥?

    三十万!

    陈江河的心脏都瞬间骤停了一下!

    即便是放在二十年后,三十万也是一趣÷阁巨款!

    更何况是2001年,商品房均价才五六千块的燕京!

    林晗的这位朋友,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太过了。

    “林晗?你这位朋友……”

    陈江河忍不住开口道,“是不是玩的有点过了?”

    “过了么?”

    林晗歪着脑袋,略显呆萌的表情有些无辜,“我这个朋友,就是这副倔脾气,最忍不了别人跟自己抢东西。”

    陈江河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脑子里有点混乱。

    听林晗的口气,她的这位朋友是真的在参与竞拍,而不是跟着瞎起哄凑热闹。

    与此同时,柱哥那边“砰”的一声巨响,一拳砸在电脑桌上!

    震的电脑主机,连同电脑桌一起微微颤抖。

    “这个家伙,不是托儿!”

    好一会儿,柱哥才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这回,咱们算是遇到对手了!”

    “怎么办,柱哥?”

    “三十万买个免蜡外挂,也忒特么贵了吧!”

    “这家伙要么是脑子有问题,要么就钱多烧的!”

    ……

    柱哥眉头紧锁,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了,眯了眯眼睛道:“看来,又有狠角色盯上网游外挂这块蛋糕了。不过,他就算再有钱,也不可能有完善的销售渠道!再好的外挂捏在手里卖不出,还不是一堆没用的代码?”

    飞羽工作室之所以凭借“石器霸主”一款外挂,就能月入三四十万,靠的是全国上千家网吧的销售渠道!

    这可是他们几个人起早贪黑,努力了小半年的成果!

    除了飞羽工作室外,再也没有第二家工作室能够做到这一步!

    在销售渠道这一块,柱哥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

    “不管是哪个土大款买了这个免蜡外挂,如果他卖不出去,也只能砸在手里。”

    柱哥吐出一口烟圈,淡淡道,“我相信那位高手,这次只是牛刀小试,应该很快就会编出更好用的外挂!不用着急,钱迟早都是咱们的!”

    长发男小关几个人,听着柱哥这一番分析,眼睛都亮了,信服地连连点头。

    要不说,柱哥永远是柱哥呢!

    “对了,小关。”

    柱哥把烟掐灭了,看着长发男吩咐道,“这个大江大河,应该和论坛上发帖的那帮人是一伙的。你带着两条好烟、一千块钱,找找论坛管理员,把发帖的和上传者注册登录的ip地址找出来。”

    听到柱哥的话,小关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道:“柱哥?你查那位高手的ip,是想做什么啊……”

    “是啊,柱哥,咱们几个就是想敲敲代码,挣点钱花花,犯不着把事情整大发了。”

    其他几个人也忍不住劝说道。

    连同小关在内的这几个人,都是埋头编程的技术宅男,每个月拿工资和提成的。

    柱哥对于编程只是略懂皮毛,却是这几个人真正意义上的老板。

    和这帮只会写代码的技术宅比起来,柱哥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匪气十足的混混。

    看着其他人畏畏缩缩的神情,柱哥笑了笑,缓和了一下气氛:“我就是想找到那位高手,然后见一见谈谈合作什么的……你们几个不会想歪了吧?”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其他人顿时舒了一口气,可心里面却依然有点不踏实。

    要知道,这位柱哥放在几年前,还是个小有名气的混混街溜子,还因为斗殴打群架进过少管所!

    谁敢保证这些年过去了,柱哥到底转性了没有?

    ……

    圆梦网吧。

    陈江河坐在椅子上,看着放在自己面前这个鼓鼓囊囊的鳄鱼牌皮包,有点发懵。

    “我朋友在外地,就先把钱给你送过来了。”

    林晗坐在对面,把皮包推到了陈江河的面前,努了努嘴笑道:“你点点,钱数对不对?”

    陈江河深吸一口气,缓缓拉开皮包的拉链。

    拉链滑动起来微微有些生涩,有点像是一个新买的皮包。

    皮包打开的一瞬间,陈江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定格了两三秒钟,一动没动。

    皮包里满满当当,全是一扎一扎红彤彤崭新的百元大钞。

    陈江河把手伸进皮包里,触摸着钞票特殊的质感,手指都不由地微微颤抖。

    “稳住,稳住……”

    陈江河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尽可能舒缓下来,“这只不过是重生之后,挣到的第一趣÷阁小钱!有什么好激动的,一个大男人,有点出息没有?!”

    “钱数没问题吧?”

    林晗笑盈盈道,“我可以叫胖彪过来,把你卖的那个软件刻录到光盘上了吧?”

    “没问题……没问题。”

    陈江河把手从皮包里拿了出来,正要重新拉上拉链,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又把手重新伸进了皮包里。

    “林晗,这件事真的很感谢你。当初我跟你说好了,如果买卖做成了,分给你两成。”

    说着,陈江河没有一丝一毫犹豫,从皮包里拿出六扎百元大钞,整整齐齐地摞在林晗的面前。

    接着,他又单独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双手递了过去:“这一百块钱,是我借你的。现在我有钱了,还给你。”

    然而,林晗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江河,并没有伸手去接这一百块钱。

    甚至对摆在她面前的那六扎百元大钞,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扫一眼。

    “陈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晗笑着问道。

    “什么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啊?”

    陈江河上辈子就是个标准的技术宅男,哪儿懂得什么人际间交往的弯弯绕,瞬间有些发懵。

    “你急着把好处费给我,连借我的一百块也还清了,是不是从此以后咱们俩就互不相欠了?”

    林晗忍着笑,板着小脸冷冷道,“是不是出了网吧这个门,咱们就谁也不认识谁了?”

    “这怎么会呢?我真没有这个意思!”

    陈江河想要辩解,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只不过是履行自己之前的承诺,而且欠债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怎么到了林晗的眼里,却变成了他想要过河拆桥,从此恩断义绝了?

    “这六万块钱,我收下了。不过,我不会拿走。”

    林晗笑吟吟地看着陈江河,“我到现在也不太明白你在做什么,但是却很感兴趣。”

    说着,她伸出手把六扎百元大钞推到了陈江河的面前,换了一副认真的神情:“你要是不想落个过河拆桥的坏名声,就拿着我这六万块钱,让我也入个伙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