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要暴富 作品

第148章 妻离子散的下场

    小桃见她这个样子,狠狠的朝着许老婆子的屁股踹了一脚。

    她用手绢擦着手里的银子,恶狠狠的朝着许老婆子骂道,“这本就不是你的钱,是我们小姐看你可怜才赏你的。”

    “结果你这个老太婆根本就是个骗子,装的母慈子孝,孝子贤孙的样子骗我们小姐的钱,我家小姐一共给了你那么多银子,结果你这才三十两银子,还有那么多钱,你弄哪去了?”

    小桃说着,又踢了一脚。

    许老婆子哭着道,“我们一家人要吃要喝,那点银子怎么够?”

    说着,许老婆子不顾浑身的疼痛,爬起来跪在小桃面前。

    “好姑娘,求求你把这银子给我吧,要是没这银子,我们一家人可就要饿死了。”

    小桃一脚踹在许老婆子的胸口,直接将许老婆子踹翻在地上。

    “哼,你们一家人好手好脚的,干什么不能养家糊口,还想装可怜骗钱,世上比你们可怜的人多了去了,可没谁比你们恶毒。”

    小桃说着,转身离开,根本不搭理许老婆子。

    两个家丁也狠狠教训了一下许老婆子,再才离开。

    许老婆子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哭着,许老爹见人走了,这才敢走过去扶。

    王秀娥也不好袖手旁观,也去扶许老婆子,结果许老婆子反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王秀娥的脸上。

    王秀娥的嘴里涌上血腥味,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这时许老婆子指着王秀娥大骂道,“你个没良心的,看着别人打我,你像个乌龟王八一样缩在后头,你是不是巴不得他们打死我,你好称王称霸?”

    虽然王秀娥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被许老婆子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王秀娥的脸上挂不住,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娘,我不是这么想的…”

    “我看你就是这么想的。”许老婆子站起来后还想打人,许老大和许老二都看不下去了,连忙出声阻拦。

    “奶奶,你不能再打我娘了。”

    “就是,要不是您哭着喊着上衙门,我们也不至于挨打,刚才您要不是找这个姑娘,银子也不会被搜刮走。”

    言下之意,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而且还连累了他们。

    许老婆子哪里听不出这个意思,气的咬牙切齿,指着两个孙子的手都在颤抖,“你们两个小畜生,你们跟你娘一样,就是想我死是不是?”

    “奶奶,您误会了。”许老大面无表情的说着,没有丝毫诚意。

    摆明了就是这么想的。

    许老婆子气的直抖,昨天他们怎么不敢这么跟她说话?

    不,不是昨天,就是今天,没上公堂之前,他们怎么不敢说?

    因为她手里有银子,他们惦记着手里的银子,所以不敢。

    现在觉得她没钱了,所以都敢理直气壮的跟她这么说话了?

    许老婆子气的要死,重重的哼了一声,将手伸进棉裤里,从裤裆里掏出了一个布包。

    打开布包,里面足足还有三十多两银子。

    她将钱分成几份放在身上,就是怕别人偷钱,没有想到竟然防到了自己家人身上,真是作孽。

    王秀娥和她的儿子们看到这些银子眼睛都直了,没有想到刚才已经搜刮了那么钱,现在竟然还有。

    “奶奶…我们真不是那意思…”

    许老大讪讪的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银子。

    许老二也盯着银子,陈氏看了他一眼,示意了一下。

    许老二心里瞬间就有数了。

    他刚想开口,许老婆子直接把银子给包了起来。

    她就是给他们看看而已,叫他们知道自己还有银子。

    这些银子她花不完,谁孝顺她,这银子就是谁的。

    她正得意呢,谁知道衙门的人再度走了过来。

    十几个人毫无征兆的将他们围了起来,然后直接押下。

    “你们干什么?”

    “放开我!”

    “我们可没犯法啊!”

    衙门的人直接将许老婆子手里的银钱给抢走了,许老婆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那是我的钱,我的钱……”

    衙役厉声说道,“有人告你们欠债不还,证据确凿,去衙门走一趟吧!”

    话落,许家所有老老少少,全都被带走。

    ——

    许小夕被林瞻带回家后,没一会吴翠红和乌太太都来了,还有盛盈盈和李玄卿。

    吴翠红看到两人从一辆马车上下来,眼里满是惊奇。

    “你们……?”

    盛盈盈迎上她的目光,笑着开口道,“吴嫂子,我们来看看小夕姐姐!”

    “哦,是,我也是来看她的。”

    人家都这么说了,吴翠红也没好多问。

    几人一道走进去时,许小夕正在大厅里和高云熙说话。

    “需要我帮忙吗?”

    高云熙现在已经行走自如,只是正月里,许小夕没让她走,所以她就没走,一直养着。

    毕竟上次受那么重的伤,的确需要一段时间养。

    许小夕笑着说道,“已经解决了。”

    “就是断绝关系吗?”

    高云熙皱着眉头,觉得这样的处决对于那家十恶不赦的恶人来说太轻了。

    许小夕听到这话笑了,“那你想怎么解决?”

    高云熙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可以帮你杀了他们,以绝后患。”

    许小夕摇头,道,“算了吧,杀人偿命,为了那样的人,不值得!”

    高云熙还想说话,吴翠红已经走到跟前来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

    高云熙道,“没什么,说许家那些畜生该怎么死,才解气。”

    听到这话,吴翠红吓得眉毛一竖,随后又想到许家人做的那些事,他们的确该死。

    “大正月里不说这个,晦气!”

    吴翠红说着,朝着许小夕看去,眼里满是担心,“小夕,你没事吧?”

    许小夕再度摇头,“我没事!”

    她是真的没事,因为和那些人断绝了关系,所以她轻松地很。

    “小夕姐姐,我帮你教训他们,你别担心,她们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盛盈盈也愤愤说着。

    李玄卿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他非但不觉得盛盈盈脾气暴躁,心思狠毒,反而觉得她很果断,很可爱。

    经历过魏宁一事,他更加明白柔弱小白花根本没用,为人还是得果决狠辣才行。

    原本许家人为了还元灵清的银子,掏空了自己的老本不说,还将老家的房子给卖了。

    最后居无定所,成了城里的叫花子,又在盛盈盈的刻意打击下,过的凄惨异常,每天裹腹都成问题,找个地方睡还被叫花子打,最后弄得妻离子散,当然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