挎剑游侠儿 作品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决战春神湖(一)

    靖安王赵衡脸色阴沉,一时瞧不出喜怒,“你这小子,就这么敢断定我的立场……万一我若是忠于太安城那边,你这个有反骨之人岂非自投罗网?”

    赵楷拱手道:“正是因为在下知道王爷您一定心有不甘,这才胆敢只身前来进谏。在下为王爷您感到不值啊,王爷您雄才大略,当年距离那太安城的龙椅不过一步之遥,如今在这青州襄樊城做靖安王,实在是埋没了您!”

    靖安王赵衡不置可否,问道:“那北凉的季青临你打算怎么办?世人皆传他本可成为徐骁的‘第七位义子’,武功异常高强,另外,他还从北凉王府里带出来了一众高手,连那‘青城王’吴灵素引以为傲的‘神霄剑阵’都已被他破去,你拿什么对付他?传闻,那‘神霄剑阵’可是足以抗衡一品高手,可见季青临那一行人非同小可。”

    赵楷微微一笑,十分有信心地说道:“在下不才,倒是聚集了一批高手,其中不乏实力抵达一品的强者,若再得王爷您青州水师的帮助,截杀季青临那一行人应当不在话下,将北凉小王爷徐龙象杀死后,咱们便可将脏水都泼到那季青临身上去。”

    ……

    季青临率领一众扈从及一百凤字营轻骑,雇佣四条大船,绕过北凉旧部王林泉一家,多走了几段燕子江的水路,往青州而去。

    从青城山离开时,北凉王妃吴素生前的剑侍赵玉台将吴素留下的“大凉龙雀”装在一红漆剑匣之内,交给了季青临。

    这柄“大凉龙雀”在昔年白衣女子剑仙吴素手中,曾让天下无数英雄低首。

    四条大船来到春神湖没多久,才隐隐能窥见远处的青州码头,两条春神湖水师楼船便忽然间靠了过来。

    北凉铁骑在春秋不义战中,可称得上是一支无敌虎狼之师,摧城灭国势如破竹,以往,西楚王朝觉得它的十二万大戟士无人敢撄,结果景河一战全军覆没,降卒悉数被坑杀,哀嚎如雷。

    就是不擅水战。

    其实,北凉如今北拒北莽,也不太需要研究水战,但季青临所图甚大,因此偷闲时将春秋各国的水师,乃至离阳王朝湖上战舰大小四十余种都研究了一通。

    他眯眼望去,打量了两条春神湖水师楼船一番。

    眼前这种楼船,被称作“黄龙”,在青州水师之中只略逊色于青龙楼船和五牙巨舰,已算得是气势凌人的巍然大物,设三楼,高六丈,饰丹漆,裹铁甲置走马棚,上下语音不相闻,女墙上的箭孔密密麻麻,触目惊心,更有巨型拍竿,一竿拍下,寻常大船都要被拍得支离破碎。

    “好家伙,刚来就摆这么大的阵仗欢迎我!”

    季青临不由得感慨,一抬手,四条大船内一百凤字营白马义从尽数出舱,持弩而立。

    世人皆知北凉三十万铁骑的北凉刀清凉如雪,陷阵冲杀无往不利,令人胆寒,却往往忽略了,北凉制式的枢机神弩,也是一绝,杀伤力巨大,能够不输黄镫踏弩,故而被美名其曰“开山”,既然敢称开山,力道不可谓不惊人。

    季青临施展轻功功夫,跃至大船桅杆顶部,放眼望去,粗略估计,对方两艘黄龙楼船上的楼船士约莫有四百余人,皆身着黄裳头戴黄帽。

    这种水战兵种,名为“黄头郎”,因五行之中土胜水,其色-黄而得名,这一类水战兵种往往按照水战兵书《水上制敌太白阴经》配备长矛钩斧各十,弩各三十二,箭矢三千三百,甲胄四十。

    黄龙楼船靠近之后,二话不说,四百余“黄头郎”立时施放手中连珠弩,无数箭矢如雨,朝着季青临及一百凤字营轻骑袭来。

    季青临眼见漫天箭矢犹如雨幕,脑海上不由得浮现昔日武当山上那位武当的年轻师叔祖洪洗象一柄木剑自然斩断瀑布的画面,这一招他其实也能做到,难得的是其中蕴藏的道韵。

    还有那老剑神李淳罡弹指一剑,引动无数血珠

    凝成万千飞剑,破去青羊宫的镇宫剑阵——“神霄剑阵”。

    季青临腰中所挎漆黑的北凉刀骤然出鞘,清亮如雪的刀刃绽放出锋锐无俦的刀气,引动四周无数江水,形成一道巨大的水龙卷将漫天雨幕般的箭矢尽数裹挟卷飞。

    随后,他左手弹指一剑,江面无数水柱浮起,化作千万柄水剑,一齐朝着那两艘黄龙楼船激射而去,仿佛骤雨倒飞,霎时间刺穿了数十位当先“黄头郎”的心脏,另有近百位“黄头郎”被这江水化作的飞剑所伤。

    “这是……指玄境高手!”黄龙楼船上坐镇指挥的靖安世子赵珣心下登时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毕竟也是这青州地位最崇高的世子,见闻广博,见识过一些一品金刚境、指玄境的高手,如季青临这般一弹玄机便引动无数江水化作飞剑的手段,恐怕唯有那玄之又玄的指玄境高手能够办到了。

    季青临确实已如他所料,前些日子参悟武当年轻师叔祖洪洗象的一拳一剑,以及老剑神李淳罡弹指千万血剑破“神霄剑阵”,加大黄庭真气已吸收三成,终于就此迈入了一弹玄机即指玄的高深境界。

    “上来就给咱们备上青州水师的大礼,靖安王真是有心了……放箭!”

    季青临一声令下,一百凤字营白马义从立时呈扇形阵型,施放手中被誉为“开山”,力道极大的枢机神弩,百箭齐发,嗡嗡破空而去。

    弩,其势怒,方能称之为弩。

    一百北凉凤字营白马义从,竟能射出当头泼墨般的威势,立时又射杀了数十位黄龙楼船上的“黄头郎”。

    “这帮人真是难啃的骨头啊,赵楷,你不是说你已聚拢好些高手吗,人呢,这般下去,咱们可也要和那青城山青羊宫里的‘青城王’一样,栽在这反叛的北凉蛮子手里了!”靖安世子赵珣面色阴沉,望着身旁仍是气定神闲的赵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