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雪仙人 作品

第129章 女装

    129

    下一瞬,霜寒忍不住惊叫道:“一剑!!!你竟然认贼作父!!!背叛师父!!!”

    一剑怔了一下,无奈道:“师妹,鬼医阎罗就是夜神,就是我们的师父。”

    霜寒:“???”

    洛无声:“???”

    所有人:“???”

    刚刚出言嘲讽夜神是夜王八的那个映天境强者,直接摔到了桌子下面。

    至于卢青子,完全傻了。

    鬼医阎罗,就是夜神?!

    所以……请鬼医阎罗杀夜神,岂不就是请鬼医阎罗自杀吗?!

    这……

    霜寒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她呆立了好半天,才终于在鬼医阎罗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忍不住结结巴巴道:“师,师父?”

    鬼医阎罗就笑:“刀用得还顺手?”

    霜寒紧紧抱住怀里的绣春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狠狠点头。

    此时,她的脑袋乱糟糟的……原来夜神就是鬼医阎罗!

    难怪,当初自己告诉夜神,十四洲接了寻找鬼医阎罗的单子时,夜神说话的语气会那般古怪。

    还有,鬼医阎罗第一次现身的那一晚,夜神的表现也是奇奇怪怪的。

    原来……他们是同一个人!

    但下一刻,霜寒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刚刚她都做了什么!

    竟然对师父出言不逊,还险些对师父拔刀。

    情不自禁的,霜寒有点委屈的看向一剑,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早点告诉我!

    一剑福至心灵,读懂了霜寒眼神里的意思,他一脸无奈,本打算告诉你的,谁让你关了传讯符玉,也不知道和谁学的臭毛病。

    霜寒:和师父学的,他就经常把传讯符玉关了。

    一剑:今天下午,师父一直开着传讯符玉等你。

    霜寒:……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不对,还有洛无声,你刚刚说什么来着,夜王八?

    夜神就是鬼医阎罗,就是你师父!

    想到这里,霜寒就看向了洛无声。

    洛无声也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会儿看看一剑,一会儿又看看鬼医阎罗,最后一脸生无可恋的与霜寒对视。

    两人有种同命相怜的苦涩。

    洛无声挪开目光,一脸哀求的看向鬼医阎罗,颤声道:“师父……您真的是夜神?”

    鬼医阎罗就笑:“是啊。”

    洛无声:“……”

    所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在大庭广众之下骂师父!还骂的那么难听!

    让我去死!

    洛无声恨不得刨开地板砖,再挖个洞钻进去!

    霜寒见洛无声那一脸羞愤与无助,心里瞬间平衡了不少。

    我只是冲撞了师父,可没骂的那么难听!

    但下一瞬,两人心中微动,又齐齐看向花醉。

    我们的师父,是夜神,鬼医阎罗!比你师父燃神强了百倍。

    花醉见两人的眼神,心底无奈,那也是我师父啊。

    求两位师妹千万不要再说燃神如何了,不然你们姐妹俩还得再社死一次。

    师父这小马甲简直就是专坑徒弟,下午时候就坑了一剑,晚上又坑了两位师妹。

    不过花醉和满堂两人神色淡淡,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鬼医阎罗和夜神的身份重合,是因为十四洲本处在风口浪尖上。

    哪怕有夜神在,神域诸多方势力迟早也会对十四洲动手。

    夜神就是鬼医阎罗,恰好能震慑神域,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而三千客与燃神却超然物外,不沾因果。

    若是有一天,鬼医阎罗举世皆敌,十四洲被诸天讨伐,三千客就是他的退路。

    至于在场其他人,都被这件事震的七荤八素,哪里有心情管霜寒和洛无声的社死现场。

    北倾羽也回过神来,她一脸难以置信道:“前,前辈……您,您也是夜神?!”

    这一刻,北倾羽的脑海中电光石火,想起了很多事情。

    鬼医阎罗点头。

    北倾羽深吸一口气,道:“那……十四洲出手灭了云光商行……”

    鬼医阎罗道:“因为他们动了林烟。”

    “剑神大佬和刀神大佬出面保护我家公子爷……”

    “我让的。”

    这一刻,北倾羽对鬼医阎罗的抱怨不翼而飞。

    难怪当日,霜寒大佬会亲自出面邀请公子爷加入十四洲。

    鬼医阎罗一直都在护着公子爷,从没有忘记过她。

    这样想着,北倾羽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霜寒看向一剑,原来夜神发火灭掉云光商行,真的是为了林烟。

    可这林烟和夜神,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时,不少人又都看向满堂和花醉,眼底也带上了一抹疑惑。

    满堂笑道:“我并未说谎,八年前,若非那时尚且年幼的林烟一念之善,救了我和花醉,我二人早已葬身大海。”

    花醉也道:“此番我二人前来,是为了报当年救命之恩。”

    师父的小马甲还得捂住。

    众人闻言,尽皆恍然。

    八年前东海巨变,三千客顺势崛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另一边,自己为知道一切真相的洛无声,也彻底傻眼了。

    他呆呆的看着鬼医阎罗,脑海中闪过了叶燃那张英气逼人却又懒散至极的脸。

    这个少年,既是十四洲的夜神,也是三千客的燃神,现在又成了名震天下的鬼医阎罗!

    神域中的百面神君朱天松,能千变万化,拥有多重身份……但和这位一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泥云之别。

    叶燃的马甲,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足以震动诸天。

    不对,拿朱天松比夜神?夜神的徒弟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朱天松强百倍!

    红颜录三甲,丹神,剑神……可都是这位大佬的徒弟!

    那叶燃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这一刻,林君洛才发现,老十七哪里是在抱大腿,分明是抱上了一根擎天柱!

    林无意和青龙神朝的其他人,也都相顾骇然。

    若是十四洲和鬼医阎罗,全力支持林烟,他们还有机会吗?

    而熵君阳和霍执等人的脸色惨白如纸。

    难怪月圆之夜时,熵君婺和魔鲲尊者的行动会失败,甚至柳之川陨落,连圣翊漩神戟都被击断。

    原来是这位大佬,一直都罩着林烟!

    而熵君阳的心底,只能用绝望来形容。

    这一次,引凤府的人来大乾,是想请鬼医阎罗医治一位大人物。

    结果,刚见到鬼医阎罗,就发现他们早就把人得罪了个彻底。

    ……

    鬼医阎罗又看向卢青子,似笑非笑道:“一个天门之匙,就想要我自杀?”

    扑通!

    卢青子直接瘫软在地,哆哆嗦嗦不敢说话。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想到请鬼医阎罗杀夜神!

    卢青子身旁的段天意,也是哆哆嗦嗦,嘴里不住的嘀咕着什么。

    难怪霜寒会说,夜神就是她的神……这等人物,岂不就是真正的神明。

    鬼医阎罗轻笑,又对黄泉殿的两人道:“阎罗二字,我自己拿来用了,你们有意见?”

    那老者连忙道:“不敢,没有!若前辈喜欢,直接拿去用就是!‘黄泉’二字也可以送给前辈……”

    黄泉殿的两个送葬人,险些落荒而逃。

    当年夜神一人一剑杀入阎罗殿,剑斩阎罗天子,逼迫阎罗殿改名黄泉殿,早已成为他们这些送葬人心底的梦魇。

    更不要说,夜神就是鬼医阎罗。

    此时,这两位凶名在外的送葬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至于那个说夜神是‘夜王八’的映天境武者,已经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了。

    本来,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鬼医阎罗杀夜神,结果……

    竟会发生这种逆天的反转!

    卢青子,竟是请鬼医阎罗自杀。

    大殿之上所有的神域武者,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悚感。

    鬼医阎罗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从未归属过任何势力,而十四洲则是神域第一情报组织,手眼通天。

    更有剑神,刀神这等顶尖的神级大宗师。

    鬼医阎罗就是夜神,掌控十四洲……鬼医阎罗和十四洲,这是什么魔鬼组合?

    不仅如此,鬼医阎罗和夜神又成了玄武神朝小公主琴神洛无声的师父,北冕长城西天界之主!

    想灭掉十四洲?

    四大神朝联手,四大神皇齐出,也许能做到。

    可是……四大神朝联手?

    谁敢动鬼医阎罗,玄武神皇第一个和谁拼命!

    当年,鬼医阎罗不仅救了玄武神皇,更救下整个玄武神朝亿万苍生。

    玄武神朝举国上下,都为鬼医阎罗立下生祠庙宇,日日供奉。

    鬼医阎罗毁誉参半,杀的人多,救的人更多。

    觉察到大殿中,那惊悚伴随着恐惧的情绪,鬼医阎罗突然笑道:“各位安心,今日是林烟的生辰,不会见血的。”

    在场众人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他们的心脏又不由得一紧……今天不会见血,那明天呢?

    而且,今天下午的血,可没少流啊。

    霜寒和洛无声对视一眼,都读懂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子时一过,就去杀人!

    鬼医阎罗就是夜神,足以威慑诸天……但还不够,这威慑,得见血!

    本来这两个势成水火的师姐妹,竟因结伴社死,不禁惺惺相惜。

    被所有人都忽略的秦臻,这一刻好像是在做梦。

    他的师父不仅是鬼医阎罗,还是十四洲的夜神?

    所以,十四洲的剑神大佬是自己的师兄,刀神大佬则成了师……妹?

    ……

    此时,那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鬼医阎罗本夜神,正在紧张局促的站在一处偏殿门外。

    叶汐从偏殿里走出来,她的脸上还带着一点小小的遗憾。

    叶燃见叶汐的表情,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叶汐见他的模样,不由笑道:“没事,快进去吧。”

    可惜没看到林小烟女装时的真容,说什么也要让这小子第一个看到。

    这两人,简直是……

    哎!

    叶汐心底遗憾,催促着叶燃赶紧进去。

    叶燃的心脏怦怦乱跳,一步一步的挪进偏殿。

    ……

    林烟一身洁白的素裙,坐在偏殿尽头的软席上,正低头看着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出神。

    她记得自己的手受过很重的伤,伤愈后也没有处理,应该满是伤痕才对。

    可是现在,这双手白皙无瑕,哪里有半点疤痕。

    情不自禁的,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林烟不敢照镜子,她怕见到自己的脸,就没有勇气面对叶燃。

    这些年,她受过太多次的重伤,包括这张脸,早已伤痕累累。

    以前的林烟不在乎这些,可是现在,她却开始患得患失。

    但叶燃为她做了那么多,早已表明心意,他应该……不会在意自己好不好看吧。

    上次月圆之夜时,他就已经见过了。

    若真的嫌弃,怎么可能天天晚上都要抱着睡。

    林烟只是过不去自己那一关,她相信叶燃,却不愿相信自己。

    林烟终于鼓足了勇气做回女人,将自己原原本本的展现在叶燃的面前。

    “叶小燃好像给我吃过驻颜丹,还是那种可以恢复容颜的……”

    林烟胡思乱想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墨的长发倾洒在身侧。

    今日是她及笄的日子,叶汐姐姐说,这一天对女子很重要。

    林烟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乎礼仪,但她就是想让叶燃为自己绾发。

    七岁遇你,十五与你,一生都是你。

    耳畔传来了脚步声,很轻。

    林烟忙低下头,藏在发间的耳朵已经被血色侵染。

    叶燃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呆呆地注视着她。

    这一刻,他的眼睛和心灵,都被眼前的少女占据。

    少女一袭白裙,纤尘不染,如明月般皎洁的脸上粉黛未施,眉眼间含着羞意,安静地坐在那里,长长的睫毛低垂轻颤,不敢抬眼看他。

    月圆之夜时,叶燃见过林烟的真容。

    可那个时候,她是一身男子装扮,而现在的林烟已是原原本本的的女儿家模样。

    叶燃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这位纵横诸天,让无数强者闻风丧胆的鬼医阎罗,一时竟不知所措。

    过了良久,林烟终于鼓足了勇气,悄悄抬头,小声道:“今日小女子及笄,不知公子可否为我绾发……”

    她的声音轻颤,带着紧张和不安。

    “好。”

    叶燃回过神,他深吸一口气,拿起桌案上的玉梳,来到林烟的身后。

    他是第一次为女子梳头,动作轻柔,一丝不苟。

    如瀑的青丝被他拘在手中,挽起精雅秀致的发髻,末了,叶燃又从怀中取出一个早已备好多时的发簪,轻轻地插在发间。

    一瞬间,眼前的少女愈发明媚动人。

    叶燃痴痴的看着她,一时间竟忘了所有。

    过了半晌,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低喃道:“林小烟,你真好看。”

    林烟的脸红扑扑的,依旧低垂着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不禁暗下决定,一定要和叶汐姐姐,还有小羽学习如何做一个女人。

    叶燃也发现,小姑娘比自己还紧张,思索了一瞬,他便坐到林烟的身后,将人拥入怀中。

    一瞬间,叶燃觉得仿佛抱住了一团微冷的柳絮,柔软,轻盈,没有一丝重量,便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

    “林小烟。”

    叶燃凑到林烟的耳畔,轻声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温润的呼吸打在脸颊上,轻柔的声音如同涓涓细流一般流入心底。

    林烟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一瞬间被抚平。

    这个问题,也让她不那么紧张,迟疑了一下,林烟才道:“就……洛无声说你是北冕长城西天界之主的时候……”

    叶燃一怔,情不自禁的将她抱得更紧:“你知道我镇压西天界,所以就去了东天界?”

    林烟轻轻点头。

    北冕长城自北向南,是一条纵贯南北的空间裂缝,承载着一片无尽的废墟。

    东天界与西天界,则是北冕长城通向神域的两座门户。

    虽然一东一西,遥相守望,但相隔的距离却并不是很远。

    林烟知道鬼医阎罗守护西天界,所以她就去了东天界,经历一番生死杀伐,终于成了东天界之主,星王鬼烟。

    顿了顿,林烟又小声道:“还有……你送给我的吊坠,就是小时候的我……”

    叶燃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心里却不住的叹息。

    原来她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只是梦里的叶燃被天劫监狱左右,无瑕顾及这些细节。

    林烟忍不住道:“你早就认出我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声音中,还带着那么一丁点小委屈。

    但此时,林烟心底更多的却是庆幸和欢喜。

    这个世上,真的只有鬼医阎罗本人,才能看穿她的伪装。

    叶燃贴在她的耳边,低笑道:“我怕告诉你了,好好的老婆,就变成孙女了。”

    林烟的脸一红,讷讷道:“谁,谁是你老婆……”

    叶燃就笑:“你说的啊,一定会嫁给我的。”

    林烟本就红扑扑的小脸,不禁又红了几分,她呢喃:“明明说是忍不住……”

    叶燃抓住她的手,轻轻的握在掌心,笑道:“那现在……还忍得住吗?”

    林烟摇头。

    早就忍不住想嫁给你。

    叶燃轻轻道:“等我解决了这些麻烦,然后就明媒正娶,堂堂正正的娶你过门。”

    林烟心底的紧张和不安早就不翼而飞,她笑眯了眼,轻轻的蹭着叶燃的脸颊。

    不能一直都让你为我挡下所有,我也要变得足够强,为你遮风挡雨。

    烛火跳动,少年与少女静静的拥在一起,安静祥和。

    若那个下午,叶燃梦醒时就向她表明身份,哪怕明知鬼医阎罗是与自己同龄的少年,林烟也会如一剑霜寒那般,对他视若长辈。

    而现在,水到渠成,一切正好。

    ……

    “公子爷,公子爷!天大的好事!”

    北倾羽急吼吼的从门外冲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扬着鬼医阎罗交给她的红色匣子。

    “鬼医前辈和夜神竟……哎?!”

    “公子爷呢……叶燃!!!”

    北倾羽猛地尖叫出声,她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人,厉声道:“叶燃,你!!!这个女人是谁!!”

    “我家公子爷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叛她!!找了一个女人!!!”

    北倾羽杏目圆瞪,怒火冲天。

    “你这个骗子!”

    但片刻之后,她的火气就消散了一半,声音却愈发冰冷:“既然你有了女人,就不准再招惹我家公子爷!”

    “不然……”

    “小羽。”

    这时,林烟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是我。”

    北倾羽呆了呆,“是你……你是?”

    这少女的声音灵动悦耳,很是好听,长得……好像比霜寒,花醉,洛无声还要好看一些。

    就是年纪有点小,若是长大一些,一定会更好看的。

    不过,这少女说话的语气和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些熟悉。

    豁然间,北倾羽如遭雷击,不可思议道:“你你你是……公子爷?”

    林烟点头。

    北倾羽瞪大了眼睛,一脸委屈道:“不是,公子爷你怎么能这样,为了这小子,竟然装扮成女人?!”

    叶燃:“……”

    林烟不禁苦笑:“我本就是女人啊……”

    ……

    【小剧场】

    洛无声:好你个霜寒,竟然说剑师兄认贼作父,骂师父是贼?!

    霜寒冷笑:也比你骂师父夜王八好听!

    叶燃:五十步笑百步,都面壁去!

    霜寒&洛无声:师父,面壁后有灵鱼汤小馄饨吗?

    叶燃:……

    林烟:师娘这就给你们做。

    ————

    良慈拖着巨大的棺材大踏步而来,看向一剑和霜寒,冷笑道:等鬼医阎罗斩杀夜神,我便亲手葬下林烟!

    霜寒一脸不屑:难道你还不知道,鬼医阎罗就是夜神,林烟就是我师娘林神?你要葬谁?

    良慈:我葬我自己!告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