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阅读 作品

第四百九十八章 陆寒川的女人谁敢碰!

    众人恍然。

    原来是为情所困。

    害,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喜欢上了夏语璇吗,谁不知道夏语璇是贺文轩的女神!

    “没事,夏小姐挺……挺好的,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她。”发小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夏语璇是挺好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男人为她着迷。

    脾气好,性格好,家世好,成绩好,长得漂亮,不依靠家里自己闯娱乐圈也能成为影后,的确很优秀。

    豪门公子哥里面,很多人都喜欢她。

    他们这些经常一起玩的哥们儿,多多少少都对夏语璇有过好感,然而自从发现夏语璇吊着贺文轩后就……

    总之,贺文轩喜欢就好。

    不就是个海王吗,他们谁没有过几十上百女人呢。

    其他人纷纷附和,“是啊是啊,夏小姐知书达礼,长得又漂亮,和你很般配。”

    “而且夏小姐对你那么特别,应该也是喜欢你的,放心大胆地去追吧。”

    贺文轩拿开横在眼睛上方的手,露出几分迷茫,“夏小姐?她不信夏呀,姓洛。”

    发小,“……???”

    “你说的不是夏语璇?”

    “不是。”说到这里,贺文轩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好像移情别恋了,喜欢上洛晚了,呜呜呜我怎么可以那么三心二意!我特么就是个见异思迁的渣男!世上怎么会有我这么水性杨花的男人!”

    众人,“……”

    见异思迁水性杨花!这比喻就特么很惊悚了!

    而且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说的好像你以前多专一似的,先问问你身后那几大卡车的女人答不答应!

    等等!

    不对!

    重点不是这个!

    “贺少,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洛晚?!”

    “晚晚……晚晚……我好喜欢她啊……”贺文轩仰天长啸。

    一直理不清他对洛晚的感觉是什么,以前只以为是愧疚,然而今天看到洛晚那冷漠的脸,他感觉心好痛,好像被人挖了一块。

    想要对她好,怕她以后都不理他了,这他妈不就是爱情吗!

    可惜他醒悟得太晚了!

    为了维护夏语璇,他做过那么多伤害洛晚的事情,她肯定恨死他了!

    而且洛晚和夏语璇关系恶劣,而夏语璇救过他的命,如果他喜欢洛晚,那么他是不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太痛苦了,为什么他会那么痛苦!

    包间里的人都被这个消息整懵了,随后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

    “贺少!冷静!”

    “世上美女千千万,我今晚就给你介绍一百个!绝对个个都比洛晚漂亮比她身材好!咱们不能喜欢洛晚啊!”

    “贺少,洛晚是陆总的前妻,而且陆总好像还没放下她,这个女人不能碰啊!”

    虽然洛晚很美,比夏语璇要美上无数倍,身材好性格好多才多艺简直是完美女神!

    但帝都上流社会的公子哥们,从来没有哪一个敢觊觎她!多看一眼都不敢!

    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洛晚身上打着陆寒川的标签!

    豪门也是分等级的,陆家和其他豪门的差距,大概就相当于十个豪门和平民之间的差距!

    所以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陆寒川的女人碰不得啊!

    之前贺文轩陷害洛晚的事情,已经够令人震惊,贺文轩简直胆大包天!

    不过那个时候陆寒川明显没把洛晚放眼里,还说得过去。

    然而现在,陆寒川为了洛晚砸了好几亿投资《血色江湖》!

    这分明是重新追妻的节奏,谁敢觊觎?!

    “滚!我就要我的晚晚。”

    贺文轩挣扎着爬起来,捡起破碎的手机,抱在怀里,“晚晚,我好喜欢你呀。”

    众人,“……”

    “刚……刚刚不是说这是朱干强?”

    另一个人问,“朱干强是谁?”

    还没等其他人回答,贺文轩就已经站了起来,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朱干强是个王八蛋!妈的!他一个给老子打工的,竟然敢处处挑衅我!”

    “员工而已,看不顺眼炒他鱿鱼不就行了,消消气,消消气。”

    “不能炒鱿鱼,他是洛晚的经纪人,我要是炒了他,洛晚会不高兴的!”

    众人,“……”

    得,又是洛晚。

    那女人究竟有什么魅力,能让陆寒川回心转意也就算了,就连贺文轩这个花花大少也栽在她手上!

    以前可没见贺文轩为谁买醉过。

    就连被大家说成是贺文轩心尖宠的夏语璇,也没有。

    贺文轩是真醉了,站都站不稳,又摔回了沙发上。

    他抱着手机,嘴里不断地叫着洛晚的名字。

    实在想念得紧,于是拿起手机,想给她打电话。

    心好痛,好难受,哪怕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手机屏幕全碎了,上面有很多玻璃碎片,他手指一划,顿时鲜血横流。

    食指竖在身前,盯着上面汩汩流出的血看了两秒。

    贺文轩双目圆瞪,“啊!流血了!我要死了!”

    然后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众人,“……”

    七手八脚地把人安置在沙发上,拿来药箱替他处理伤口,折腾到大半夜,贺文轩总算安安静静地睡了过去。

    只是梦里,依旧在叫着,“晚晚……”

    ......

    不同于包间里的鸡飞狗跳,此时的洛晚睡得非常恬静。

    一夜无梦,次日起床时朱干强已经到了,还给她带了早餐。

    洛晚开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包装,“不是外面买的?”

    “露露今天起来给球球做营养早餐,也给你做了一份。”

    朱干强把早餐放在餐桌上,走进厨房给她拿碗。

    洛晚打开嗅了嗅,很香。

    露露姐手艺真好。

    捏了一小块蛋糕塞进嘴里,“好吃,你没请保姆吗,怎么让露露姐做早餐。”

    朱干强拿了碗筷出来,递给她。

    “请了,但是她喜欢亲自给球球做饭。”

    说着眼神怨念地看了眼桌面上那份。

    唐初露总共做了四份,一份是她自己吃的,一份是儿子的,一份是保姆的,还有一份是洛晚的,他没有……

    惨。

    实惨!

    洛晚吃得正香,察觉到朱干强怨念的眼神,眨了眨眼,“强哥,你还没吃早餐吗。”

    “吃了。”

    被赶出门,自己在路上买了俩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