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漓 作品

第八十八章 不像花楼像酒楼

    笑容顿了顿安若瑜点了点头,紫苏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不过她可不会让自己陷入那样的麻烦里,而且那小东西也不是真笨,应该不会拆台的吧。

    只看宋元尧和宋元斌那两兄弟就知道定国公府的在孩子的教养上有多好,两个孩子都被教导的很不错呢,日后的相处应该不难。

    这是她的幸运,只是不知道钰哥哥那没有见过的女儿是个什么样子,希望是个好相处的,那她这个后娘可就轻松了。

    见小姐听了自己的进言,紫苏嘴边笑出了一朵梨花,但很快像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迟疑着开口,“小姐有件事情奴婢不知是不是多心了。”

    “嗯?”抬头看向紫苏,见她这么纠结便笑了,“这么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就说呗,我听着呢。”

    “奴婢今日在路上好像见到了三小姐。”

    柔中揉搓着花瓣的动作一顿,安若瑜拧眉看她,“她跟踪你?”

    “不是,三小姐没有看到奴婢,但她手上拿着很重的东西,匆匆忙忙的走过也不知在干什么。”紫苏摇头,虽然她不懂武功,但想要跟踪她而不被发现,三小姐还做不到,“小姐那可是国公爷每日出门的必经之路啊。”

    三小姐对小姐的恶意所有人都知道,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也不能轻视啊。

    “你担心她勾引国公爷啊。”终于明白她想说些什么了,安若瑜抖着肩膀笑了起来,“放心吧,钰哥哥可不是谁都能勾引的,就我那个三姐她还没那个本事。”

    安若瑜并不放在心上,她这个三姐对宋钰有想法她一早就清清楚楚,媵妾之事都能谋划了,什么做不出来,但宋钰那个人哪里是能被轻易算计的人,就她那次也是人家心甘情愿的跳下水救人的。

    见小姐并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紫苏虽然还是有点担心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多留意一番三小姐和苏姨娘的动向。

    婚期定下了,安鸿和王氏非常的高兴,当晚就举办了家宴打算一家人一起吃顿饭联系联系感情,饭桌上安若瑜再次得到了所有人的追捧和讨好。

    见到他们那谄媚的笑容,安若瑜突然也不觉得恶心难受了,果然啊见得多了,什么都能习惯了,现在她都能视若无睹的和他们虚与委蛇了。

    不过苏姨娘和安若霞安安分分的没闹腾出什么事情来,倒是让她意外了一下,这是终于认命折腾不动了,还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不管是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但最让她惊奇的是那个眼高于顶的大哥和大嫂,热情的让她起鸡皮疙瘩。

    在安家安鸿这个当家主人排在第一位的话,那安允文绝对是排在第二位,长子长孙嫡子嫡孙的规矩在安家非常的重视,就连安允翔都要退居二线。

    在父母的宠爱之下,安允文从来都认为自己是安家的下一任主人,自视甚高,从来就没有将这府中的任何一个人看在眼里啊,典型的捧高踩低之人,对于几个妹妹更是和爹娘一样只当做可以为他为安家谋利的工具罢了,对谁都是那么的冷冷的,说白了就是只把自己放在心上,自私!

    之前安若瑜即便是和定国公定下了婚约,他也只不过是态度更好了一些而已,从来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过,看到的只有她身边的定国公。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大嫂宋氏和大哥还真是绝配,同样的眼高于顶,同样的心比天高,同样的又没有能自己挣出个前程。

    这个大嫂姓宋,没错就是定国公的那个宋,祖上曾经和定国公是一个祖宗,只不过后来分家了而已,现在也就只是占着个定国公府的亲戚的名义,可这宋氏因为娘家是定国公府的那点关系,那眼睛差点就长在头顶上了。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定国公府如今正如日中天,宋氏娘家作为定国公府的亲戚,有点高傲也无可厚非。

    就是她那时时刻刻高人一等的样儿和不屑的劲儿,远远的看了就让人讨厌。

    可今儿这夫妻两个却是稀奇了,一个时不时的嘘寒问暖,做足了一个好兄长的模样,一个亲热的拉着她说话,还把手上戴着的水头顶好的玉镯子送给她,还美其名曰她戴着更好看,让她真是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这两人是终于想明白了?但这也太让人不适应了!

    最终这个镯子安若瑜回来就给压箱底了,虽然这玉镯子的确是漂亮贵重,但被她不喜欢的人戴过的她有些膈应,再说她又不是没得首饰戴,光宋钰给她送了好些衣裳首饰呢,不稀罕她的玉镯子!

    婚期定了下来,时间本就不充裕的安若瑜也不敢再装病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老老实实的起床,梳妆打扮之后去给老太太请安,在老太太那硬邦邦的笑容和亲近之下窒息的应付了一番逃了。

    然后又转战王氏的院子,又是一番虚情假意后遁了,回到汀兰苑这才能吃上早饭,然后一边吃早饭一边在冯嬷嬷的犀利的视线下保持着一个大家闺秀的优雅。

    偷懒了十几日,懈怠的安若瑜被冯嬷嬷的狠狠的罚了一顿,摸着红肿的手掌嬷嬷默默的继续学习,内心泪流成河,果然不该偷懒的,更不该差点忘记这冯嬷嬷的,冯嬷嬷就是冯嬷嬷!

    不仅如此,嫁衣之事还有嫁妆、陪嫁下人等,这些都需要她过目掌眼,一时之间忙得一个人恨不得分身成三个,什么也顾不上了。

    导致尝过蜜汁鸡翅和炸鸡的宋元尧小朋友天天期盼着紫苏再来,望眼欲穿到脖子都拉长了却每每失望而归,看得宋元斌好笑不已,亲自开口让厨房学着给折腾炸鸡和蜜汁鸡翅给这傻弟弟。

    就在安家和定国公府准备着婚礼之事时,除了那么几个特别关注着两人消息的人或高兴或是发怒,京城的其他百姓都被春风楼的红玉姑娘给吸引了所有的关注去了。

    金沙湖一事中,血流成河,百姓悲恸,皇上震怒,但还有一件喜事便是红玉姑娘这个花魁横空出世了席卷了所有男人的芳心。

    不过红玉姑娘在那一夜也被波及折断了手臂,导致她即便成为了花魁也不怎么见客,只闭门养伤,那些男人不仅不生气,反而怜惜不已,对建王余孽痛恨至极。

    苏妈妈很是担心,长久的不露面,红玉的热度要散了,可让她错愕的是,这样一来红玉的热度反而只增不减,无数男人捧着金银珠玉挤在那春风楼中,只为见红玉姑娘一面,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

    意识到这一点后,苏妈妈一改愁苦的脸,更是轻易不让红玉露面,更何况红玉的手本就需要时间调养,那歌舞她也需要练习才不会穿帮,一举双得的事情。

    可是就在今日,春风楼的苏妈妈一脸愁苦的对着那拿着金子银票围着她要见红玉姑娘人的宣布,接下来红玉姑娘并不想要见任何人。

    这还得了!

    虽然红玉姑娘伤了手,需要静养,不能跳舞也不能弹琴更不能喝酒,见面也只能说说话聊聊天,但总归隔那么个四五天会挑选一位客人相见,总归是还有些盼头的,如今突然说不见任何人,这怎么行!他们等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见红玉姑娘,哪个都不愿意啊!

    玉匙纷纷叫嚣着让苏妈妈给个说法。

    苏妈妈只苦笑着告诉他们,红玉姑娘为了治伤喝了太多的药了,这终日苦汤药不离口,把这胃口都给败坏了,已经好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了,没那个精力招待客人,只能暂时修养,否则谁还跟金银过不去啊。

    这就没办法了,就在众人着急之时,苏妈妈又说话了。

    但是!只要有人能够寻来让红玉姑娘胃口大开的吃食,不拘是糕点还是饭菜或是零嘴,红玉姑娘都分文不取的要见一见那位客人。

    哦豁!

    这条件!这奖励!还愣着干什么呀!找呀!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整个京城但凡是卖吃的的,那都是客似云来啊,把旁边卖其他东西的商家给看得眼红不已。

    最受欢迎的便是那厨艺好的了,不拘是别人家府里的厨子,还是山野农家的,只要有点儿名声的都赚得盆满锅满,有那家世不凡的更是出手阔绰。

    那一道道的美食流水一般的涌入了春风楼,好好的一个青楼,走进去闻到的不是扑鼻而来的脂粉香和女儿香,而是浓浓的食物的香味,不像花楼像酒楼。

    可以说红玉姑娘仅凭一己之力,搅动了整条花街也搅动了整个京城的饮食界,这人人碰面谈论的都是这红玉姑娘到底喜欢吃什么。

    但是很可惜,众人千方百计的带来的食物一样一样的被送到了红玉姑娘的面前,过后却又一样一样的被送了出来,红玉姑娘都只是浅尝辄止,别说是胃口大开了,就是多吃一口都没有。

    那些个男人们一个个自信满满的来垂头丧气的去,既难过自己没有被选中又高兴其他人也没有被选中,只能离去再接再厉寻找新的食物,以期自己是那个被红玉姑娘选中的幸运之人。

    一场寻找红玉姑娘爱吃的美食行动进行的如火如荼,苏妈妈和红玉见到这样的情景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但有些人却是恨得牙痒痒,不知多少女人暗自唾骂着红玉狐媚子,嫉妒愤怒的不知撕了多少手帕砸了多少杯碗花瓶和摆件。

    就连同行也是嫉妒的眼睛里都要冒出毒汁儿来了,年年那么多的花魁,就她这么多事!偏偏那些个男人就是被迷了心窍就吃这一套,贱人就是矫情!

    百花楼内,辛妈妈差点没把整个房间砸了,气得大喊贱人。

    “现在怎么办?”辛妈妈的得力助手直到她发泄完毕这才开口,这春风楼闹了这么一出,他们之前的计划完全不能用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辛妈妈气愤又恐慌,真是邪了门了,就苏醉红那个女人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哪里来的这么大本事,如果说捧出红玉这个花魁是个意外,那后来她想要利用那个书生抹黑红玉又被她逃脱那就太巧了,现在又闹了这么一出。

    这苏醉红要真有这本事,之前春风楼也不至于差点落到她的手上了,这苏醉红是开窍了还是有人在指点?

    计划完全被打乱,辛妈妈恐慌极了,完全没有办法了,公子想要春风楼想要红玉,可她至今都没有半点进展,上次二十鞭子的伤还没有好,这次怕是没这么容易过了。

    ……

    “嘿嘿嘿!”苏妈妈欢快的甩动着手里的小手帕,咧嘴笑呵呵的走进了红玉的屋子里。

    “嗝!没人了吧?嗝!都走了吧?”

    见到苏妈妈红玉挺直的背一下子就驼了下来,保持这优雅的姿势好累。

    “走了走了,最后一个也走了,怎么样你还好吗?”

    见红玉这一声声的打嗝,苏妈妈赶忙给她倒了杯水忍不住的絮叨了起来,“我说你怎么那么实心眼呢,那么多的吃得,你还非得每一样都吃一口啊,不知道做个样子就好,反正也没人看着你吃,别回头把自己给撑坏了!”

    “我这不是一时没转过弯来吗,哪里知道这么多吃的被送过来了,后来我就只做了做样子,要不那么多的吃的,一样我就吃一口我也得撑坏了。”

    摸着鼓鼓的小腹,红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多人给她送菜,不仅仅是那些个公子哥们,还有不少普通的百姓呢。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现在太火了!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京城里还有这么多我都没有吃过的吃食,有些味道还真是不错,要不是记得还有正事要做,我真想多吃两口。”

    “还多吃两口呢,看看你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你可别太贪嘴了,你现在是食欲不振,可到时候出来一亮眼你胖了一圈,那咱们可没法交代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