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泥虾仁 作品

第189章 特别反常的宁慧茹

    花姐的内心戏很足,是脱离苦海只想做个普通女人,但她毕竟是宁慧茹,宁慧茹不会让外人看到自己特女人的一面。

    沿路遇到老熟人上来打招呼,她都是端庄贤惠的模样,若是老熟人问其身边那位年轻人是谁,她自豪的介绍‘我儿子小凛,小凛叫王叔叔。’

    “……”

    母慈子孝。

    魏凛瘆得慌,内心颇有罪恶感。

    当然也知道这是女大佬的惩罚。

    论花姐在镇上有多受欢迎,还未走出半里地,就有七八家人请她吃饭,六七位老太太提着土鸡蛋和蘑菇给她补补身子。

    花姐领了个心意,没要,却也嘴甜的说下午来看你们。

    都是以前村里街坊邻居,有的拆迁搬到镇上居住,有的是在镇上有宅基地,就在马路边盖起了小洋楼做点小生意。

    花姐是个不忘本的女人,即使当初嫁到帝都,混成大佬,依旧重点关注老家的发展建设。

    偏心,对就是偏心,偏心的要大力建设老家的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毕竟吃九溪水长得的儿女,偏心九溪镇,这才是正能量,倘若飞黄腾达,忘记初心,忘记老家,有权有势也不管偏僻的老家人民,若是那样的话,恐怕她现在退了,也没脸回到老家,老家的人也不会如此这般的爱她。

    魏凛越来越佩服这个女人了。

    搞手段溜得飞起,一招诛心之术,直接把阿剑打的灰飞烟灭。

    搞百姓民生事业,无论是帝都还是九溪,她宁慧茹一出现,周围人都竖起大拇指佩服。

    可刚,可柔。

    这样的女人就是个宝藏,谁得到谁笑醒。

    反正魏凛想笑醒了好多次了。

    魏凛把手搭在花姐肩上,问道:“花姐,问你个问题,你在帝都那会儿没想过从政吗?”

    这个问题,曾明川也很好奇,“对啊,你要是从政,保证能干到那个位置。”曾明川指了指天。

    花姐对自己的能力其实很肯定的,带着点小骄傲,笑着打趣道:

    “我一个女人哪有那么厉害。”

    “不过呢……以前要不是为了照顾老爷子,我应该会去当官,嗯……或许就是宁市长了吧,呵呵~”

    魏凛羡慕的说,“我也想干市长。”

    花姐杏眼微眯,魏凛立刻就正经了。

    曾明川指着前方一条岔路,“小凛你看那条村村通,就是你宁姨出资修的,叫做花溪路。”

    “噢~花溪路,人间富贵花,修条路都带花字,挺好的。”

    花姐看了一眼那条路,随后认真的说道:“小凛,取之于民要用之于民,成功之后贪图自我享乐的同时,更应该为社会,为自己的老家做点什么事实,这才是树立良好的榜样。”

    “而不是飞黄腾达后就和老家人民剥离开,让养你育你的老家享受不到一点你的成就,也没带给他们什么变化,人不能忘本,不求要为社会做多大贡献,至少是要为老家做一些实实在在的的事情。”

    “如果都这样的不忘本的话,每个成功企业家都为自己家乡做点事,那么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就变得更加繁荣富强呢。”

    花姐总是在不经意间给魏凛上课,因为她洞悉人心很强,魏凛缺什么,她总会找到合适的时机点拨他。

    魏凛略表惭愧的点点头,“明白了。”

    魏凛和二姨娘都来自江宁,江宁地处西南,经济发展有限,虽然江宁是个省会城市,却只派的上一个三线城市。

    以前魏凛用w财团也做了一些公益事业,但和其他那些企业家一样,都是全国各地做,以此彰显自己公司的实力,往往如此,却忘掉了经济发展落后,需要扶持的老家江宁。

    若不是花姐点拨,魏凛甚至都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而且魏凛的机会过年会江宁开同学聚会,只是私人玩!

    那这样的话,魏凛成为神豪以后的成功,毫无意义可言。

    即便是名震天下,全国各地谈起魏公子都竖大拇指,只有老家的人民对其无感,甚至觉得白眼狼。

    花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魏凛年轻贪玩,他自我成功之时,没意识到自己也兼具着造福百姓的任务,现在提醒他了,他能做好这点的。

    魏凛心里悟了,嘴上却调侃道:“明白了,等我回江宁,我就把江宁所有泥巴路全部搞成泊油路!”

    花姐嗤的一声笑了,“傻子。”

    一旁的曾明川也有所感悟,和宁慧茹这种大佬待在一起,能学到很多东西。

    一路聊天走了二十分钟才到达城乡结合部的农家乐,花姐累得坐在院子里石登上,伸长紧身运动裤包裹的大长腿,垂着腿,抱怨。

    “这就是所谓的不远?走了二十分钟腿都走断了,再也不相信所谓的‘不远、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明明很远好不。”

    魏凛看着她那双大长腿,腿玩年。

    “不是,花姐你以前挺能走的,在帝都的时候散步两三里都不累,现在一回到老家就不行了?”

    “也是哈,应该是这双运动鞋不合脚,走久了就累。”

    “呵、花姐这是穿八公分的高跟鞋穿习惯了,穿运动鞋还不会走路了是吧?”

    “嘁~”花姐白了他一眼,起身朝农家乐那边草莓地走去,“小凛去拿个盆儿,载点草莓回去给你大伯他们尝尝。”

    “好勒。”

    “你们去摘草莓,我去点杀跑山鸡。”

    曾明川朝那边鸡棚走去,魏凛拿上一个小盆去草莓地找花姐。

    30块钱一个人的草莓地,你想吃多少都可以,不过你要是想打包带走,就要按斤卖。

    阳光明媚,岁月正好,又是周末,农家乐的人很多,上百亩的草莓地里的人也很多,大部分都是一家人出来玩耍。

    花姐看着对面一家三口,羡慕的说:“好幸福。”

    魏凛掏出电话,“我给梦婕打电话,让她也来。”

    花姐抢过他手机,放进包包里,“不用,她现在那么忙,不许打。”

    魏凛蹲下来,捧着小盆子接花姐摘下的肥美多汁的草莓,说道:“花姐你是不是挺想成家的?”

    “不想!”花姐摇头,“命就这样,不想了,下辈子吧。”然后摘下一个红红的草莓,在裤子上擦了擦,塞进魏凛嘴里,“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没了幸福的家庭,但我有你和梦婕,我也一样满意了,草莓好吃吗?”

    “酸。”

    “酸吗?”花姐咬了一口剩下的半只草莓,“不酸啊,挺好吃的,你尝尝,尝尝嘛。”

    “不吃,要吃我吃你的草莓,嘶~踢我干嘛。”

    ……

    摘了满满一盆草莓,准备去吃柴火鸡,花姐站起身,腿麻,差点摔倒,魏凛扶住她往草莓基地外走。

    魏凛一只手扶着花姐的手,另一只手就不老实的放在蜂腰上,想往下,花姐瞪了一眼,“你是禽兽吗?”

    “啊这……”

    吓得魏凛赶紧把手收回来揣进兜里,说明还是有良知的。

    “花姐我就是觉得你现在的身材越来越好了,人也好香,我馋了,要不今晚我们梦回紫禁城?”

    小奶狗想吃奶呢?

    花姐摇头:“不可能!说了只有一次就只有一次,别想、别馋、没戏、不感兴趣。”

    魏凛故意脸色一垮,“哦,我突然想起我在魔都还有点事,拜拜,不送。”很‘绝情’的松手。

    “魏公子后会无期,拜拜。”

    花姐挥手告别,转身哼着歌捧着草莓盆,就去那边论斤称重。

    然后,魏公子就返回到她身边。

    “魏公子怎么不走了?”

    “柴火鸡还没吃,我才不走。”

    “呵呵,付钱。”

    花姐拿了一些草莓,魏凛扫码支付,让服务员打包,随后跟上花姐的脚步,拿了两个草莓吃着,去了另一边土灶看厨师现场炒柴火鸡。

    曾明川也吃了一个草莓,然后吐了出来,“好酸,还要等几天,草莓才甜。”

    “我觉得现在这样酸酸甜甜的就很好吃。”

    花姐吃了很多草莓,以至于柴火鸡做好之后,没吃几块鸡肉就饱了。接下来曾明川在吹牛,花姐在挑鸡肉到魏凛碗里。

    魏凛是看出来曾明川想要追求花姐,优秀的女人有追求者太正常不过了,要是没追求者那才叫不正常,温氏姐妹工作中也有不少的男同事追求,这说明魏公子的女人有魅力啊~

    不过,追求归追求,女人对魏凛之外的男人不感兴趣。

    但是……魏凛觉得有必要委婉的让曾明川的幻想破灭。

    于是,故弄玄虚的想起来什么,问道:“对了,花姐你男朋友元旦不来陪你吗?”

    花姐一愣,没反应过来。

    曾明川一听‘男朋友’都傻了,“啥…男朋友?慧茹有男朋友了?”

    魏凛:“对啊,花姐有个小男朋友,魔都一个大公司的老板,叫什么魏公子什么的,挺有钱的,对吧?”

    花姐一笑,点头:“对,就是那个姓魏的。”

    曾明川:“小男朋友,有多小?”

    花姐:“很小。”

    魏凛:……

    花姐笑道:“二十多岁吧。”

    曾明川:“啥,二十多岁?”

    花姐:“小鲜肉不可以吗?”

    曾明川:“可以,祝你幸福。”

    花姐:“你也一样,希望你早点找到自己对的人。”

    曾明川扎心了,果然这种女大佬和男大佬更配。

    然后……曾明川食之无味,柴火鸡一点都不像了。

    花姐却突然来了胃口,有继续吃柴火鸡,越吃越香。

    饭后,魏凛和花姐要去拜访老邻居,曾明川就不跟着了,反正他清晰的认识了自己是没希望,人家女大佬虽然锦衣还乡住在农村,但眼界从未放下。

    唔,别低头皇冠会掉。

    ……

    花姐一身轻松,带着微笑,又拿出一颗草莓喂魏凛,“表现不错,特意给你挑了一颗甜的喂你。”

    “嗯,挺甜的。”魏凛伸手搂着花姐的肩膀,花姐貌似看到前面有什么,笃笃笃的朝前走了两步,魏凛的手悬在空中,无语笑了笑,这女人其实挺谨慎的,担心流言蜚语。

    上午花姐就答应老邻居要去看望那些送鸡蛋蘑菇的老奶奶,于是买了牛奶让魏凛提着,挨家挨户的去看望,唠唠嗑。

    还是那句介绍词‘我儿子小凛,小凛叫伯伯婶婶。’

    “……”

    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走亲访友渡过,快五点钟的时候,两人去了菜市场买了些菜打道回府,没坐野地,而是乘坐乡村客车,那种一上车就有一股很大的汽油味的车。

    是魏凛怀旧想坐。

    太有年代感,一下子把魏凛拉回到小时候,一坐着车就感觉要回老家了。

    两人在位置上坐下,周围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客车突突突的开着,沿路有人招手就停,载上继续突突突……

    花姐坐在里面靠窗的位置,一路上给魏凛介绍那些地方以前小时候玩过,那些地方小时候曾明川他们男孩子爱躲起来吓唬她们女孩子……

    花姐在讲,魏凛在听,手从靠背后面伸过来搂着花姐的蜂腰,车上没人注意,倒也没在乎,有时候让你过过瘾,有时候不给你过过瘾,花姐拿捏得妥妥的。

    不过,今天的客车,花姐异常的觉得好臭,汽油味很浓,夹着在抽旱烟的老头身上的气味,很难闻,加上一路走走停停,没一会花姐就晕车了,戴上口罩,倒在魏凛肩上眯了一会。

    一直到村口,两人下车,客车继续一路向西。

    “还好吧?”

    “就是好难闻。”

    魏凛搀扶着花姐。

    “现在变那么娇气了?”

    花姐白了他一眼,“我哪有娇气,这几天不舒服,我打电话叫我哥开三轮车来接我。”

    “现在你和大伯那么好了?”

    “当然。”

    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功夫,大伯就骑着三轮车来到村口,“咋了,天天坐车还晕车。”

    “不舒服,呕~”

    正要话说,花姐扭头就吐,干吐,什么也没吐出来。

    “小凛,你赶紧扶她上车回去休息。”

    扶上车,大伯骑着三轮车在乡村机耕道上一往无前,回到家,花姐就回房休息,大伯去田里把刚才被背回来的猪草背回来。

    农村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魏凛提着菜来到厨房,调侃道:“大美女,二美女他们没来吗?”

    大姨娘笑道:“你二姨娘趁着元旦,带你二伯去省城玩了,明天回来。咦,你们买了草莓?”

    “对啊,我正在洗,要吃一个吗?给!”

    “谢谢。”大姨娘接过草莓送进嘴里,一咬,脸色就变了,呸的吐到泔水桶里,“那么酸,买来干嘛?”

    “花姐喜欢吃,最近的草莓都这么酸,要过段时间才甜,她说买回来给你们尝尝。”

    “……有钱任性,对了她生病了吗,上午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

    魏凛:“她说晕车了,休息一会就好了,待会再看看情况吧,要是真不舒服再找医生。”

    大姨娘:“也行。”

    魏凛:“大姨娘你先忙,我去换身衣服来帮你打下手。”

    “呵呵、真懂事。”

    大姨娘现在特希望魏凛,这位魔都魏公子有钱还孝顺懂事,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

    魏凛从行李里换了一套便装,而且他这次来村里还特意带了一样东西——最新款的大疆无人机!

    魏凛对那瓶能量液馋的要命。

    而且不是说对面那神秘大山里有人熊不能去吗?

    所以……魏公子不去,派出一架无人机去探一探,总是可以的!

    ……

    晚饭前,花姐醒了,没事人一样,的确是闻不惯那味晕车了。

    大姨娘:“三妹还好吧?”

    花姐叹口气:“好多了,就是刚才在车上闻到那味,心里就很不舒服。”

    大姨娘:“你变娇气了。”

    花姐:“我哪有。”

    大伯:“好了,吃饭吧,来小凛喝一个,欢迎回来。”

    魏凛:“好的。”

    魏凛来了,晚饭很丰盛,不止有红烧牛肉,还有凉拌土鸡、回锅肉、酸菜鱼。

    大姨娘:“小凛你你们别顾着喝酒,来尝尝大姨娘做的酸菜鱼好吃不。”

    魏凛夹了一块吃下,“好吃,大厨级别的,比大酒店的厨师手艺还要好。”

    大姨娘:“小凛嘴真甜,这酸菜鱼将就的就是酸菜,这一趟酸菜是你大伯特意腌制的。”

    魏凛:“噢,原来如此,大伯挺厉害的,大姨娘你也挺厉害,酸菜鱼做的挺好吃的。”

    大姨娘笑呵呵的说:“三妹你觉得好吃吗?”

    “挺好吃的,就是不够酸……”花姐立刻放下筷子,捂住嘴巴,冲出饭厅去干呕。

    众人:……

    蒜泥虾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