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新生 作品

第二百零五章 王者和精灵

    圣地玛丽乔亚,盘古城中。

    穿过铁门,走进城堡,塔塔托特隐去身形。

    一路上所见,尽是宽阔的走廊,华美的立柱,一尘不染的阶梯和典雅古朴的大厅。

    随处可见的帷幔从穹顶上垂落,遮掩着墙壁上具有浓厚象征意味的壁画。

    本该守在阶梯和走廊两侧的护卫,此时正一股脑的向各层的大厅中汇聚。

    明显能看出,这些手持长矛,戴着尖角铁盔,一身铠甲的护卫,正在反击入侵者和保卫盘古城间摇摆不定。

    但很快,他们就不必再为此烦恼——

    就像被镰刀割倒的麦子一样,随着塔塔托特毫不停留地走过,茫然中,乱糟糟的护卫们成片成片地倒下。

    接下来的景象,就如同在和看不见的幽灵战斗,围成一圈的护卫们举着长矛,朝着四面八方乱戳乱刺,舞的虎虎生风,也无法阻止自己步上前辈的后尘。

    这样的场面一次次的重复,期间伴随着气急败坏的喝骂,惊恐至极的喊叫和止不住的后退。

    最后,摇摇欲坠的士气再也维持不住,随着第一个护卫转身逃跑,就像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塌,因未知而放大的恐惧感折磨下,这些纪律整肃的护卫军,顺着所有能找到的通道,很快就【流淌】的一干二净。

    即便,确实存在少数的悍勇之辈,他们所能做的唯一反抗,也只是一动不动地僵立在原地,等待迎来必然的终局。

    而塔塔托特自始至终,也只是在迈步而已。

    所谓百万人中唯一的霸王色霸气,也即天选之人的【王者资质】,悲哀的将人数优势,在战场上削减到近乎于零。

    ……

    破灭的气流滚荡,一声声震天巨响中,乌云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下方的城镇,多弗朗明哥引起的,士兵的暴乱被强硬的杀戮镇压,政府的特工在少数几个cp0  的带领下,正挨家挨户的搜救幸存的天龙人。

    但此时,天龙人的血液早已经肆意流淌,往日里高高在上的世界贵族,面对无可抗拒的死亡时,看起来甚至比普通人更加恐惧和无助。

    圣地的士兵拼命地与革命军纠缠在一起。

    风声越烈,无数碎石瓦砾混杂在暴风中,如同一个巨大的磨盘,飞快的将一栋栋艺术般的的建筑碾得粉碎。

    “颜面残像!!!”

    高速移动产生残像,数以百计的大脸围成一堵围墙,挡在革命军成员和奴隶的身前。

    “银河wink!!!”

    无数双眼皮像抽筋了一样飞快眨动,连绵不断地爆炸将席卷一切的狂风死死地挡住。

    “从什么时候开始——”

    风中响彻着龙的声音。

    “自由和正义成了反义词?”

    高空之上,极端强大的涡流扭结成团,一个白蒙蒙的龙首从乌云中探出。

    “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想要追寻梦想,就必须拥有付出生命的觉悟?!”

    巨龙咆哮着向下方挥拳的人影冲去。

    “一切本不该如此!!”

    攻击未至,如钢似铁的风压下,大片的建筑已如饼干般碎裂。

    ……

    除了建立在顶部,类似空中花园的城内社交广场,以及附属的塔楼别墅等世界会议期间,供各加盟国王室使用的建筑外,盘古城的主体共有六层。

    在第三层,塔塔托特遇到了挡路者。

    第一眼是光头,接着是无框圆形眼镜,单穿一件白色道袍的老者极瘦又高,衣襟下胸腹半露,可见嶙峋肋骨,出奇的,竟给人一种松柏坚洁之感。

    他站立在走廊中央,闭目不动,左手握持一柄长刀,直直竖立,高足齐眉。

    随着塔塔托特接近,呼吸之间,刀鞘自然而然的向后摆荡,右手虚虚握住刀柄。

    接着左脚后撤,右腿屈膝,上身微微前倾,左手拇指顶住刀镡,右手实握——

    他的身前,正要迈步,塔塔托特突然停顿了一下。

    下一瞬间,光头老者睁开眼睛,长廊上空无一人。

    但是,刀鞘之中,【初代鬼彻】传来了隐隐悲鸣。

    ……

    香波地群岛,【不法地带】与海军驻扎地的交接处。

    “战国大将!您怎么来了?!”

    看着眼前身披正义大衣的身影,接到任务的巡逻士兵十分惊讶。

    “……”

    目光扫过身边镣铐连接在一起,表情颓丧绝望的长长队列,战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

    “这些奴隶由我来负责押送,现在立刻出发前往圣地。”

    “遵命,战——”

    领头的士兵忙不迭的想要敬礼,但下一瞬间,却突然两眼翻白,一头栽倒,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所有的士兵都倒了下去。

    “……!!”

    瞳孔骤然一缩!战国猛地侧过头去——

    手里拿着银制的扁平酒壶,穿着拖鞋的男人施施然地从远处红树巨大的气生根后绕了出来。

    “【冥王】雷利……!”

    看到雷利的出现,不妙的预感越发浓重,战国沉声道。

    “你要打破与海军的默契吗?”

    “不要说得那么严重,我只是个涂膜的大叔罢了,但是……”

    雷利耸起眉毛,眼睛向一侧的奴隶瞥去,不得不说,拍卖的奴隶中绝对不会缺少美女,他咧开嘴笑道。

    “年轻女孩……我最喜欢了……”

    ……

    黑发的少年出现在一片草地上。

    薄薄的雾气弥散,脚下是湿漉漉的青草,间或有鲜花开放,空气中花香与青草的气味交杂,混合为一种很好闻的清香。

    他的目光往远处望去。

    披着小小的披风,戴着小小的兜帽,一个个小小的人拿着木槌,在草地上欢快地相互追逐。

    无法形容颜色,也看不清楚身高,只是分辨得出,每一个都有所不同。

    一个戴兜帽的小人停在他的身前。

    梆!

    先拿木槌敲了他的膝盖一下,又怯生生的抬头看他。

    塔塔托特一动不动。

    “嘻嘻……”

    清脆的欢笑声隐隐约约。

    小人向前跑了几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如一阵风吹过,身影消失在雾气之中。

    【船精灵,是船员们世代相传的说法】

    【正因为珍惜船,船才会感谢船员,这艘船无论如何也想将你们载到另一个海岸……】

    【以人的姿态出现,与船想搭载的船员见面】

    “每当一艘诞生精灵的船在海上沉没——”

    一袭黑袍曳地,面目模糊的身影侧坐在草地上。

    “我都会把它带到这里。”

    【这艘船也真是幸福……】

    “你也是吗?”

    注视着那道身影,塔塔托特走近几步。

    “船精灵……”

    “算是吧。”

    在祂身侧,一个个挥舞着木槌的小人跑来跑去。

    “很久……很久之前。”

    伊姆闭着眼睛,扬起的嘴角有若隐若现的弧度。

    “我也曾被人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