菓蒹 作品

第74章 媳妇儿是个工作狂

    北堂赫亦在酉时之前回到了首辅府,到了首辅府门前,他翻身下马。

    值班的守卫还是早晨的那一批,他们亲眼见证了他们大人跟袁家小姑娘告别的情景,而且还约定了酉时见面。

    他们家大人何时酉时回来过,此前要么是处理公务,或者是忙于应酬。

    不过他家大人可是大明第一权臣,哪有他用应酬的时候,所以后面那个理由可以忽略不计。

    自从认识了这袁家小姑娘,以前总是起早贪黑的大人,渐渐地变得规律起来,有时日上三竿才上朝,晚上很早便回来了。

    好像是有家室的男人一般有了牵绊。

    不过,大人,您老跟袁家小姑娘约定的是酉时,您怎么在酉时之前就回来了,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果然是恋爱中的男人伤不起,恋爱中的老男人更伤不起。不过怎么感觉大人有点不开心呢,大人能够这般神情外露还真是少见啊。

    这世间能够让北堂赫亦为之动容的恐怕只有袁姑娘的事情了。

    炎彬跟着北堂赫亦翻身下马,看到张轩宇在门口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地等待着,心里面很是鄙夷。

    这小子武功武功不行,偷奸耍滑倒是一流,最近因为跟袁清菡走得近,居然平步青云升了统领,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跟袁清菡正所谓狐朋狗友,狼狈为奸。

    炎彬料想这小子找大人,定然是关于那跟屁虫的事情。果不其然,张轩宇跑到北堂赫亦身边,抱拳行礼道:“大人,有些事情想要跟您汇报。”

    北堂赫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向府内走去,说道:“到书房说。”

    张轩宇心中咯噔一声,看大人这种情形,难道是知道了什么、

    也是,大人神通广大,耳聪目明,什么事情能瞒得了大人呢?

    眼下大人之所以让他进去说,无非就是想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

    看来等会儿要说得要多细致有多细致才好。

    在洞察人心这块,武功处于劣势的张轩宇比起武功高强的炎彬来说,还是相当占优势的。

    到了府内,北堂赫亦说道:“炎彬,你且退下。”

    炎彬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是说道:“是,大人!”

    袁清菡从袁氏医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戌时,比跟北堂赫亦约定的时间整整晚了一个时辰。

    她站在袁氏医馆的高台上,看着已经是墨蓝色的夜幕,抬起素手敲了一下脑门儿,自言自语道:“袁清菡呀袁清菡,你能不能长点心啊,怎么一工作起来就忘乎所以了呢?眼下好不容易……”

    眼下好不容易跟北堂赫亦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如今又变得不上心,落在北堂赫亦的眼中,定然会认为她始乱终弃,有始无终。

    她可不能大意失荆州啊!

    这些心里话,她当然只能放在心里面,不能够说出来啊。

    绛珠也站在高台上,看着自家小姐一副懊恼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实在是想不明白,在小姐的主持之下,袁氏医馆运作如常,小姐为什么还愁眉苦脸呢?

    “小姐,您怎么了?”

    袁清菡说道:“没什么。”

    她踮着脚向马路两边张望了一下,急不可耐地说道:“阿坤的马车怎么还不来啊。”

    绛珠对天翻了个白眼,说道:“阿坤这才刚出门,您以为他是神仙啊。”

    袁清菡回身抬手敲了绛珠的头,说道:“最近对你太好了是不是,跟我在这儿贫嘴。”

    绛珠吐了吐舌头。

    她家小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对待她就跟亲姐妹一样,打的也不疼,雷声大雨点小,可是嘴上却不饶人。

    袁清菡刚好看到一个医馆的伙计牵着马从后面走了过来,她想都没想,匆匆下台阶,边走边说道:“绛珠,你自己坐马车回去啊,我骑马回去。”

    绛珠急的下了台阶,跳着脚说道:“不行啊,小姐,太危险了,绛珠跟你一起走。”

    袁清菡已经向那伙计知会了一下,然后翻身上马。

    那马匹扬起前蹄长长的嘶鸣了一声,绛珠赶紧让到一边,然后便看到她家小姐镇定自若地拉住缰绳,那马翻腾了几下,便温顺地站定了。

    她家小姐骑术精湛,在京中的贵族小姐中,可是数一数二的。就说刚才那个情形,若是旁的小姐定然吓得梨花乱颤。

    但是她家小姐偏生镇定自若,气定神闲,游刃有余,英姿飒爽,实在是可盐可甜,这样的妙人儿,真是便宜了那北堂赫亦。

    袁清菡拉住缰绳,说道:“你放心,我会武功,不用担心。”

    说着便策马奔去,很快便消失在巷口。

    绛珠本是想说些什么,但是说了也是徒劳,只能闭嘴了。

    袁清菡来到首辅府门前,正想先进去跟北堂赫亦打声招呼再回柳园。

    毕竟超过了约定的时间有一个多时辰,不说一声实在过意不去。

    但是呢,柳园那里也不能不回去,再玩一些不露面,她的爹爹和娘亲肯定会急疯了。

    所以她的盘算是先打完招呼,然后回柳园吃饭,以身体不舒服为由,回到房间,再偷偷溜出来,跟北堂赫亦私会。

    她的算盘打的噼啪响,但是一切全都被柳园门口高台上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儿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原来,柳如烟看袁清菡还是不回来,有些急了,便让袁瑞鸿去门口等着去。

    袁瑞鸿饭饱茶足,拎着蛐蛐笼子,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面,左等右等,也没有见到袁清菡的身影。

    真害怕阿姐会发生什么意外,正想回去向爹娘汇报情况,好早些派出人去寻找。

    脚都迈进高高的门槛了,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袁瑞鸿出于惊讶,退回来查看,就看到袁清菡骑着高头大马停在了首辅府门口。

    袁瑞鸿惊喜万分,叫道:“阿姐!”

    说着便提着蛐蛐笼子兴奋地跑下台阶,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差点绊倒。

    他却不以为意,站稳了之后,便向袁清菡跑去,喊道:“阿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袁清菡没有办法,看了一眼首辅府的门口,心道:被发现了,看来只能从长计议咯。

    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门口的守卫看到袁家小姑娘来了,心想,他们家大人肯定很高兴,大人高兴,他们就高兴。

    袁清菡策马向袁瑞鸿这里走来,马儿走的很慢,踩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刚才袁瑞鸿摔倒的一幕,袁清菡看得真真儿的。

    于是离得还有几十米远便说道:“鸿儿,你下次小心些,磕疼了又哭。”

    袁瑞鸿边走边撇着嘴说道:“我是个男子汉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哭呢。”

    袁清菡到了袁瑞鸿身边,翻身下马,低身抱住袁瑞鸿小小的身体便将他抱到了马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