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亲赴鸿门宴

    此事很快便在内院传开了,同等境界灵气属性压制的情况下,秦风一拳击败杨贺伦的事情,让不少人震惊,也让不少未曾亲赴现场的人质疑。

    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是违背修炼常识的事情。

    一栋小院里,略微装饰后的客厅中,宁宏远紧紧攥着手里的茶杯。

    砰!

    因为用力过猛,手里的茶杯碎成粉末。

    “这秦风修炼的速度着实惊人,怪不得万鬼宗如此忌惮,曾经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击杀,只求留下灵魂即可!”

    在一片的徐凤娇缓缓站起身来,行至宁宏远的背后,双手轻柔的捏着他的肩头。

    见他不语脸色凝重,徐凤娇接着说道。

    “但你也无须有太大的压力,即便他修炼速度惊人,两月时间也不足以追上你这三气初境,况且你已是即将突破,届时一战依旧是有颇大的胜算!”

    闻言,宁宏远默默摇头,道:“不尽然啊,凤娇,你可知那秦风,竟然能够涉足武塔八层,那是唯有北寒雨和妖妖,这等妖孽方才能够涉足的地方。”

    “八层?他已经到了八层吗?”徐凤娇捏着肩头的手猛的一颤。

    宁宏远抬头看着他,神色凝重的点头,道:“是啊!我也是听妖妖所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特殊,这样一个人决不能留啊!每天一个变化,谁敢预料他两月之后将是何等实力。”

    这让徐凤娇也开始担心了,能登临武塔八层,那可绝不简单,况且此人能让万鬼宗大动干戈,有此也说明他的特殊性。

    “你莫要担心,今晚宴会他已经答应前来,只要他来便上钩了!庄闲长老已经调查处他的软肋。”

    宁宏远问道:“你是说魁绯梦的事?”

    徐凤娇重重点头,道:“庄闲长老已经可以确定,九幽寒潭之事并非是魁绯梦一人所为,秦风绝对是同党!”

    “可此事已经告一段落,即便有铁证,太上长老也不会动他啊!毕竟,那魁绯梦已经受罚。”

    “哼哼,关键那秦风是个极为讲义气的人!我跟庄闲长老聊过,秦风极有可能打算去无妄空间救魁绯梦,如此便需要几样东西相助,而那地狱魔牛的牛角,是必不可少的!宏远,你可记得潘博跟兽王的事?”

    看着徐凤娇那狡猾的笑容,宁宏远心头一喜,道:“你是说兽王跟潘博,因为戴美凤的挑拨而闹掰那件事?你是想借他之手,除掉秦风?”

    “不错!”徐凤娇狞笑道:“庄闲长老已经在暗中安排,只要唬弄那兽王地狱魔牛跟潘博一战,逼他走投无路来求助秦风,再加上秦风想要地狱魔牛牛角,必定会前往相助!到时候,即便是他有三头六臂,也不是兽王的对手!况且,庄闲长老说了,为了保障完全起见,还会有更大的杀招,而今天邀请他来,便是准备先给他透露一点线索。”

    听到这里宁宏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此事有兽王动手,加上背后的庄闲长老,想必秦风活不久了,那他也就无须担忧两月之后的对决了。

    “把心搁在肚子里,咱们背后可是有庄闲长老跟妖妖,更是有万鬼宗哦!”

    徐凤娇说着,趴在了宁宏远的后背,在他的脸颊上深深的亲了一口。

    心里舒爽,宁宏远顺势一拽,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大笑着朝着房间走去。

    “死鬼,干嘛呀!晚上还得接待客人呢!”徐凤娇半推半就的说着。

    宁宏远大笑道:“时间尚早,我心里那块石头落下了,也该轻松轻松,好好地伺候伺候你吆。”

    “你好坏吆,不过我喜欢……”

    ……

    竹林小院,石桌上一只烧鸡两坛酒,秦风跟钟熊畅饮着。

    咬了一口鸡腿,灌了一口酒,钟熊大笑道:“畅快,大哥,今儿算是出了一口恶气!那些孙子,竟然不看好咱剑宗。”

    秦风一笑,端起酒坛扬了扬,旋即二人灌了几口酒。

    “钟熊,这外院剑宗有胡媚儿照看,内院的话,暂时还是不要声张了!最近我手头事情太多,关键是忙不过来。”

    “你忙你的,救魁绯梦要紧!反正我也是闲着,在这内院给咱剑宗打打基础嘛。”钟熊笑呵呵的说着。

    两人攀谈许久,其中因果关系秦风也尽数告知,从其口中也知道了外院剑宗一切安好,而且还接纳了两位天赋不错的姐妹花。

    不过至于在内院发展势力,秦风并不着急,他打算等救出魁绯梦后再慢慢布置,况且要组建一支将来可以帮他攻打万鬼宗总部的势力,可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也好!”斟酌再三,秦风叮嘱道:“我知你有度,也有头脑!往后在内院怎么闹都可以,但有一条你得记住,生死台决不能轻易上!”

    内院可以说没有约束,但也有约束!

    为何这么说,因为内院之中不可以搏命,但上生死台便可决一生死,方才能够离开!不管钟熊在内院闹出多大的事,也没人胆敢正大光明的对他下手,只要他不答应上生死台,那就没有生命危险。

    “大哥叮嘱,我谨记于心。”钟熊抹了一把嘴,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我赔大哥去那鸿门宴走一遭,咱俩接着喝?”

    “也好!”

    秦风站起身来,摇了摇酒坛见所剩无几,索性一口气将其干了。

    一抹嘴,笑道:“走,咱兄弟俩去看看,那徐凤娇到底搞什么鬼。”

    “哈哈,走!”钟熊也把剩下的酒一口干掉,二人并肩朝着山下走去。

    天色渐暗,在内院一栋小院中却是灯火通明,来客络绎不绝。

    这里是武榜第十金辉剑主宁宏远的居所,今天所谓的茶会,邀请了不少人,也不乏一些内院颇有名气的强者。

    只不过宁宏远的人品,在武榜前十的那些人眼里不咋地,故而武榜之上倒是没有一个人前来。

    小院外,搞得有莫有样,四名男子恭敬的站立着,替宁宏远恭迎着众人到来。

    其中便有送信给秦风的那名男子,张涛。

    “吆,秦风兄弟来了,这位是?”

    见秦风二人走来,张涛快步的迎了上去,客气的拱了拱手,而后看向一旁的钟熊。

    秦风淡然一笑,道:“这我兄弟钟熊,刚来内院带他来见见世面!”

    “既然是您的兄弟,那快请小院里坐……”

    张涛的话语还未说完,在不远处便传来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而且话语颇为挑衅。

    “真是不知羞耻啊!金辉剑主能请你来,那是人家大度!你倒是好,还拖家带口,当是来吃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