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石子 作品

377 细思极恐的荒诞想法

    徐彦登自然听出李卫东语气中的不高兴,无论是谁大早上的被吵醒都不会高兴,因为刚刚他也是这么被别人吵醒的。

    但是,他得到消息后,只想着这件事的惨痛和其中的利益,而忘记了时间,等电话打出去时意识到已经晚了。

    若是挂了电话,李卫东知道是他打的,估计比现在打扰还得难过,那就不如现在硬着头皮直接说了!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他也必须要告诉李卫东,哪怕是不惜打扰到老板休息。

    徐彦登自认是李卫东的亲信,李卫东在账户上的操作,他都知道。

    毕竟在期货交易这件事情上,他算是专业的,从如何建仓开始,到如何加仓,平仓都是徐彦登亲自教会的。

    徐彦登对李卫东的持仓明细非常了解,而且事实上,他还是李卫东操盘的清算师,每一笔交易他都会在收盘时核实一遍。

    这也是行业规矩,虽然是李卫东操作的,但是这钱可还是在基金管理公司里,他要对每一笔钱负责,不容许有差错。

    清算就是最后一道弥补错误的保障,他本不用亲自干这种具体的工作,可以把这个活交给专门的清算人员负责。

    但是他摸不清李卫东的想法,也不了解李卫东的真是操作水平,盈利了能证明老板的英明神武,在李卫东不败的名头上锦上添花。

    不过若是亏损了,或者出现大面积的操作失误,可就会有损老板的颜面,毕竟到了这一步,哪怕有一点瑕疵,也会放大。

    所以他得亲自干这个活,并且还要严格保密,除非哪一天证明李卫东又赢了,他就是那个负责宣传的喇叭。

    他原本想在了解李卫东的持仓之后,搞一些操作,抬轿子把李卫东所买的股票价格炒上去,至少得让老板有的赚。

    但是看到李卫东的持仓之后,他就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想凭借个人影响全球第二的证券市场,这个人一定疯了。

    徐彦登说过话之后,就静静的等着李卫东的反应,大地震过后,股票市场自然会有所波动,波动的程度会和地震的烈度成正比。

    而徐彦登又用了“非常惨重”这四个字来形容这次大地震,这是他得到消息的原话,丝毫没有添油加醋。

    “好,我知道了!”李卫东强装平静,但是声音的颤抖却没有办法掩盖。

    这个颤抖自然不是激动,而是对生命的敬畏,虽然他和刘锦慧讨论的时候,对日笨地震没有造成人员死亡而感到惋惜。

    但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脑海中浮现的却又是当年蜀州大地震时,电视屏幕上那一幕幕惨绝的画面。

    而且,据说电视上播放的镜头和照片,为了照顾一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连真实惨状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李卫东说过之后就挂了电话,坐在床边久久不语,这一刻丝毫没有能从日笨股市赚取多少钱的想法。

    而且似乎还有一丝丝的自责和懊恼,尽管他知道,即使他说了会发生地震,也不会有人相信,至少在心理上会有预期。

    这一点预期,也许在面对真正的灾难时,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逃出生天。

    李卫东想抽支烟缓和一下。

    看着外面已经露出鱼肚白的天空,李卫东轻悄悄的推开阳台的门,走到阳台上坐下,摸出一支雪茄点燃。

    吸了一口之后,呛的咳了好几声才缓和,李卫东还是有些不适应抽雪茄,总想着把烟抽进肺里再吐出来,不然那是抽烟吗?

    但是抽到肺里的雪茄就容易呛人了,不过总的来说,雪茄的尼古丁含量比较少,危害要相对轻一些。

    但是李卫东对此却不信!

    认为这只是装品味的道具,都是抽烟,哪里有什么高尚和卑劣。

    李卫东抽雪茄只是闲暇无事时的调剂品而已,所以总是习惯性的把它当烟抽。

    一只雪茄燃烧过半,李卫东把它放在烟灰缸上,让它自生自灭,但这种纯手工的高档雪茄没有助燃剂,放一会自然就熄灭。

    看着天色渐亮,李卫东也就熄了回去继续睡觉的打算,就换了身衣服,洗了把脸下楼。

    值班的张浩看到李卫东下来,表情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手表,还不到六点,平时李卫东可没有这么早起床的习惯。

    “老板,要不要用车,我把谢哥叫醒?”张浩不得不问,即使看到李卫东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但是没人值班肯定不行。

    “不用,去海边走走!”

    李卫东说完就走出了家门,张浩赶紧跑到旁边的房间,叫醒谢明,拿着移动电话,紧随其后,也出了门。

    李卫东沿着外面的马路小跑着,自然也注意到身后的张浩。

    到了海边,正赶上退潮,偶尔能看见几个赶海的人,捡着沙滩上来不及逃生的海货,像极了在灾难中无所适从难民。

    李卫东沿着海边的沙滩上跑着,松软的沙滩,跑起来很有效果。

    身体的运动能减少心灵的波动,跑得久了,好像对于地震的事情想的就少了,慢慢的也就释然了。

    无论如何,这个地震总是要发生的,这是一个客观规律,也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若是以天人感应的理论分析,这是上天对日笨人的惩罚和示警,只是不知道日笨天皇会不会和中国古代的皇帝一样,颁发罪己诏!

    想到这些李卫东突然乐了,速度慢慢的降下来,跑步改为散步,方向也开始调转,向着深水湾别墅的方向走去。

    父母回去过春节,家里少了三个人,冷清了很多,李卫东让丁姐准备了点简单的早餐,吃过之后就去公司上班。

    平时可以不去,更不用按时上班,但今天必须要早去公司,日笨股市的开盘时间,换算成港岛的时间是八点。

    而且他也要提前过去了解一下情况,估计徐彦登已经早就到了。

    果然,等李卫东到公司的时候,徐彦登已经候着了,脸上能看到一丝困倦,但是掩盖不住眼睛里的那一丝兴奋与恐惧。

    他比正常提前两个多小时到达公司,连续喝了好几杯咖啡给自己提神,当然也有一些是为了驱散自己心里恐惧。

    早上和李卫东通过电话之后,心情逐渐平复,脑子也逐渐清醒,只是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让他细思极恐的荒诞想法!

    难道李卫东能预测到地震的发生?

    徐彦登仔细分析了李卫东的几次指令,好像每一次都是神预测,前几次经过仔细推敲,大胆预测,似乎都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像地震这种连最精密的仪器都无法预测的自然灾害,李卫东无巧不巧的提前半个月开始购买日经225的看跌期权。

    地震一定会造成经济上的反应,而股市就是经济的晴雨表,所以这个反应一定会在股市上应验,而且下跌的概率远远高于上涨。

    徐彦东越想越不敢想,但是脑子却不听使唤,老往着什么面想。

    所以此刻在看到李卫东之后,心里的那丝恐惧愈演愈烈。

    “董事长,这是最近两个小时内从日笨传真过来的几则消息!”徐彦登把手里的几张纸紧张的递给李卫东,这和他的心情一样。

    一个想要在金融市场赚钱的基金公司,肯定要有足够的可靠消息来源,往往这种快人一步的消息造成了信息不对称。

    徐彦登虽然没有往日笨派驻任何人员,但他们和日笨的多家财经媒体的记者合作,以获得第一手的财经消息。

    而且有些消息会推迟报道甚至都不会见报,就被一些大佬直接买下来,以获得独家消息,获取高额利润。

    据说炒石油期货的,会派人在各大油库储存区,用直升机观察浮顶油罐的浮顶高度,以判断石油储量,继而推断石油价格走势。

    炒铁矿石期货的,会在到澳大利亚的各个铁矿石矿区,派人观察统计每天所动用采矿机械的数量和运输矿石的车辆。

    消息不对称才是财富的来源,若是单纯的用考各种k线走势图,各种理论,各种技能,在金融市场上发不了大财,甚至亏损。

    几张纸上的文字是用英语书写,好在是徐彦登已经翻译成汉语,不然让李卫东连蒙带猜,那就很困难了。

    纸上不止有文字还有照片,可能是记者为了引起堵着的注意,拍摄的角度让人很不适,扭曲的尸体,看得李卫东直皱眉头。

    “你觉得日经指数会下跌吗?”李卫东看过这几张传真之后,对徐彦登问道。

    “这是我们整理的,历史上几次大地震对当地股市的影响,每次都会下跌,只是有些波动大,有些波动较小!”

    “而且地震对于建材和药品是利好的,尤其是地震周边的企业,这几家企业是我们搜集到位于震区周边的建材企业!”

    “还有这几家医药公司,他们的产品以治疗创伤和消炎的药物为主,可以预见市场的需要量会很大!”

    徐彦登对于日笨股市也做好了准备,资本肯定是逐利的,当然也肯定是冷血的,他们不会考虑地震对当地人民造成了什么样的灾难,只会考虑地震会给他们带来多少收益。

    所以今天的日笨股市,注定会在开市之后就会有大量的资金涌入基建和医药板块。

    但是也不可否认,也有大量的资金会从受地震影响的板块中撤出。

    神*户是日笨的第二大经济区,在这里的上市企业很多,无疑这些企业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抛售,股价大幅波动。

    虽然股票有涨有跌,但是总体看来,避险的情绪会增大,而且从历史经验看,日经指数下跌的概率将会很大。

    “这是我们对日经225指数成份股的分析,制造业占绝大多数,利好板块的建材和医药很少,利空的保险股占比也很大。”

    “而且根据我们的分析,差不多有10%的企业总部位于震区,对这些企业的影响将会非常大,日经225下跌应该不会有什么悬念!”

    徐彦登又递给李卫东几张纸,几乎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现在,李卫东两亿港元的本金已经投进去了一半,购买了9503看跌期权,李卫东是新手,采取的杠杆不高,但是若真的如徐彦登的分析,日经225指数下跌,利润也挺惊人。

    徐彦登想到这里也顾不了心中的那丝恐惧,暗自高兴起来,但是想到李卫东现在的身价,似乎这点钱不会产生实质的影响。

    心里叹气,都这么有钱了,还这么能赚钱,还给不给别人活路了?

    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表,时间已经快到八点,也就是东经的九点,日笨股市马上要开始交易了。

    李卫东又仔细看了一眼传真上面的照片,想要与金陵十三钗中的某些镜头对比,是否能找到其中的相似之处!

    都是无辜的百姓,一个天灾,一个人祸。

    “走吧,去交易室,这次又得让摩根投行赚咱们的手续费了!”李卫东站起身来说道。

    他所使用的账户是开在摩根投行的,配资也是摩根投行提供的,想使用杠杆必须得有配套资金,自然也得拿佣金和利息。

    这也是证券公司常规的收入来源,理论上配套的资金应该属于证券公司也就是投行自有资金,但是很多投行并不是如此。

    投行还有另一个称呼叫金融中介,就是把别人的钱拿过来然后再用出去,赚取中间的差价,但是这又不同于普通商业银行的存贷款。

    投行不能吸收公众存款,只能从商业银行登金融机构借款,然后再以配资的形式给加杠杆给客户或者自身使用,赚取差额利息。

    有些投行就是因借款太多,风险把控不严,没有及时平仓而陷入破产清算。

    做股指期货交易当然可以不使用杠杆,风险自然会大大降低,甚至比股票的还要低,但是所获得的收益自然也会大大折扣。

    那也就失去了期货交易的魅力,那是行走在天堂和地狱边缘的感觉。

    长*征可以从30万到3万,最后还能胜利,但是当你用30万做期货干到还剩3万时,你会是什么心态?

    这时,你就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长*征精神?

    李卫东保守了一些,并没有全部投进去,两个亿是他的底线,他不会再增加一分钱,所以他要留一点需要随时补仓的钱。

    一次梭哈,那是赌徒的玩法,是自暴自弃的方式;不到迫不得已,永远都要给自己留一点翻身的底牌。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折腾,股票有涨有跌,徐彦登也趁势买入了一部分基建和医药板块股票,当天就出现了较大的浮盈。

    只是日经指数并没有如李卫东想象那样出现大跌,仅仅跌了0.5%,只能算是正常的幅度,不过账面总算出现了浮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