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弯浅笑 作品

第97章 都是好事

    二牛活了过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才有人爆料道“二牛这孩子说他妈这几天干活累了,身子不舒服,想要下河给他妈捞条鱼吃,谁知道一下到河里就朝河底沉了下去,小孩子们吓坏了,跑回家送信儿我们赶过来,宝生已经把人捞上来了。”

    王婶子抱着二牛,又惊又怕又心酸,她哪里是身子不舒服,是这几天糊火柴盒时间太晚了,早上起不来给孩子们做饭,懂事的儿子还以为她病了。

    不管咋说,人是救过来了,侯宝生和穆槿成了柳河村的红人,上学学的东西还能救人命,这知识就是性命啊。

    原本还有几个家长,不想让家里的孩子上学了,下来帮大人干活算了,柳河村这么多年还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呢,像穆槿和侯宝生这样的高中生都是少数。

    书读多了,成才了好,不能成才人都木讷了,到时候干啥啥不行,还一身清高,那不是废了吗。

    现在他们不这么想了,还得上学,上学学的东西能救命啊。

    一行人簇拥着王婶子,王婶子背着二牛往村里走,别人想要换换王婶子说什么都不干,儿子死而复活,她才舍不得松手呢。

    路过侯宝生家门口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先跑回来的侯宝生,正被侯村长拿着根木棍追着打,他的老脸在门灯的映衬下红得发紫,看样子真是气坏了“我让你下水,谁让你放学不回家,下水去玩?

    多大岁数了,还让家里跟你操这样的心。”

    侯宝生抱着脑袋,在院子里画圈跑,一边跑一边解释“我没去玩水,我是救了人,我救了一条人命。”

    侯村长今天出门了,回来的晚,不知道村里发生的事,他进屋刚洗了脸,就看见浑身湿淋淋的侯宝生像个水鬼似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二话不说,侯村长就操起来靠在墙边的木棍,追着打起来。

    王婶子一看侯宝生因为救自家孩子挨了打,连家也不顾回了,抱着二牛就进了侯村长家的院子。

    “村长,别打了,这事不怪宝生,他确实是救了二牛的命,我先回去,明天我带着二牛来你家谢恩。”

    侯村长一看这么多人跟了过来,瞪了侯宝生一眼,把木棍放下了“都谁在河边玩水了?”

    侯宝生说了七八个孩子的名字,那些人刚才只顾着看热闹,没想到自家孩子也去了河边,听侯宝生这么一说,后怕的挤出人群,回家打孩子去了。

    不大一会儿,四面八方就传来小孩子的哭叫声。

    这注定是个凄惨的夜晚……

    穆槿跟徐小妹回到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徐小妹叹了口气“穆槿,你学校那边学习很紧吧?前段时间大牛二牛回来就跟你一起写作业,没时间跑出去玩,这几天这两孩子跟村里的孩子玩欢脱了,家里的大人只顾着忙地里的活儿,天不黑不回家,这帮孩子放了学没收没管,除了满世界疯跑,也没个人管,几个孩子到一起一商量,可不就干坏事吗?

    前几天他们跑去瓜园偷瓜,把人家半熟的瓜蛋子都给摘下来了。

    昨天又跑到咱家的草地里疯跑,那草都被他们压倒不少,再这么下去,这群孩子还不知道要干出啥来。”

    徐小妹本是无心一说,穆槿却上了心,这群孩子有的是精力,不发泄出去在家里憋的乱蹦,是该想办法管管他们。

    真要是像今天似的,再有掉到河里的,家里的大人哭死又有什么用?

    想到张爱国的扫盲班,穆槿有了个主意。

    第二天到学校后,穆槿又去了张爱国的办公室,张爱国这次见到穆槿,那脸上的笑容,简直就像是见到了亲人。

    “张老师,扫盲班那边很顺利吗?”穆槿掏出三十张写着优惠券的纸条,放到张爱国面前。

    “顺利!穆槿啊,这事还得谢谢你。”张爱国拿起那些纸条,不解地看了穆槿一眼“这是什么东西?”

    “那个”穆槿组织了一下词汇“我把学校旁边的那家国营饭店租了下来……”

    张爱国盯着穆槿的眼睛眨巴了几下,“你要开饭店?”

    这事瞒谁都瞒不住张爱国,穆槿早想好了,以后临时有事请个假什么的,找张爱国还能顺利些。

    “那个啥,张老师,是跟别人借钱开的,不算饭店,小吃部,卖点家常菜啥的,这优惠券是送给老师您的,算是感谢您那段时间给我带午饭吃,实在是不好意思。”穆槿咧嘴笑了,要不是有那一个月的饱饭,她的身体也不能恢复得这么快。

    “穆槿,你搞清楚好不好?马上就要到高二了,这可是高考之前最重要的两年,你告诉我你要开饭店?那你这学不想上了?”张爱国怒其不争的把那沓优惠券扔到穆槿面前。

    这孩子的进步飞快,没事的时候,老师们在一起可是谈论过了,她要是再加把劲,后年柳河一中怕是要往清北送人才,现在看,有希望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穆槿,另一个就是左小凯。

    现在穆槿在这关键时候居然要开什么劳什子的饭店,真是王二小放牛,不往好草赶了。

    穆槿知道张爱国是好心,是替她着急,她也不生气“张老师,那小吃部我不亲自经营,都是找的人,肯定不耽误学习,对了,不知道师娘在哪里上班?我那里还缺一个在后堂干零活的,要是有时间,可以让师娘去我那里干,每个月三十块钱的工资,干得好还可以涨……”

    张爱国坐到了椅子上,激动的情绪也平复了下去,不让穆槿干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他家多缺钱啊,媳妇要是每个月再挣三十块,那他们家可就成了富户了。

    “那个,穆槿啊,你保证不能耽误学习是吧?你师娘没事干,一天在家里带的腻歪心烦,去挣钱当然是好事……”

    穆槿又把那沓优惠券推到张爱国面前“老师以后去我那里吃饭,拿这个可以半价。”

    张爱国接过优惠卷,在手里翻来覆去看着“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你要是忙的紧,英语课堂笔记我可以给你记,不会的尽管来问我。”

    穆槿看张爱国松了口,心里轻松了,清了清嗓子,她又笑嘻嘻开口“张老师,还有一件好事,不知道你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