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孔丘 作品

第一百六十七章 神医难确诊

    丁凡赶到济仁医院大院,也没着急上去,在门前等了一会儿。

    不到五分钟,就看沈琪开车进来,里面下来了两位师父。

    沈琪停好车子,第一个跑了过来,拉着丁凡的手,笑嘻嘻的说:“小弟,情况不妙,咱们赢了张立,这小子找他爹,报复咱们,鲍爷爷和我爷爷说了,早上把我这顿骂!”

    “你就不该胡闹!”

    丁凡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出声来:“现在货都断了,怎么办?”

    “不怕的,还找到了石水宽,一会儿看看呗!”

    沈琪还是昨天那样子,也不着急也不怕:“大不了咱们再找进货商,还可一棵歪脖树吊死人啊?”

    “小凡!”

    沈奕辰也看到丁凡了,连忙过来:“咱们上楼看看,不管行不行的,见一面总是好的,还不知道是不是呢!”

    丁凡也连连点头,带着几个人就上了楼。

    路上沈奕辰就给丁凡说了一下,情况和昨天大致上一样,猜测就是张立搞的鬼,他爹的实力非常雄厚,石水宽为人不错,怎么也是个生意人,利益为重的。

    这情况放在谁的身上都是难免的,丁凡也理解,几个人很快就来到内科住院部医生办,果然围了一大群人。

    丁凡粗略一看,认识的就俩,其中有佟立阳一个,还有一个正是普外大主任冯青庭,上次见过。

    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有五十来岁,脸色发青,微微颤抖。

    旁边还站着一个很有气场的中年人,也五十岁左右,盯着佟立阳。

    沈奕辰此时也来到门前,往里面看了一眼,低声说:“小凡,还真是石总,不过······看到站着那个中年人了吗?他就是张光耀,石总看病,可能是他找的人,还真不好办了。”

    这下丁凡对上号了,坐着的那个,无疑就是石水宽了,旁边站着那个人,正是张立他爹,新耀集团董事长张光耀。

    情况大致上也梳理出来了,闵子健和张光耀一定也认识,佟立阳就是闵子健的走狗,他儿子进去的事儿,也怪到自己头上。

    这次石水宽来,一定也是闵子健给联系的,说佟立阳他们医院还不错,或许能治病呗!

    不过,这个患者的情况还真不好,脸色青黑一片,好像是中毒了?

    要是能帮忙治好病,无疑对师父是有利的,丁凡也没着急进去,就在门口凝神看了起来。

    这一看也是呆住了!

    石水宽的情况,非常怪异,身上并没有什么病灶,肿瘤、发炎、溃疡的情况都没有,但血液流动的速度,好像比正常人缓慢。

    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漆黑,仔细看的话,还没有,这是什么病啊?

    从异境出来之后,丁凡可以说屡战屡胜,不管什么情况,都能说的一清二楚,唯独今天,看穿了患者的身体,也没找到病灶,这不是奇怪了吗?

    此时,里面桌子旁边坐着的那个老头,看着石水宽问道:“你这情况,多久了?平时是什么感觉?”

    “就是最近的两三天的事儿。”

    石水宽的精神状况也不好,浑身一直哆嗦:“就是感觉······浑身发冷,还剧痛不止。”

    “哦!”

    那老头问道:“哪里疼?”

    “说不上来!”

    石水宽皱眉说:“浑身都疼,像是······被人群殴了一样,现在也是那样,疼的不行,还哆嗦,感觉好像······在热炕头喝了酒,穿的少,出来被冷风吹,从内往外的那种冷!”

    丁凡听得更是好奇了,难道说这是风寒?

    可是风寒也要有症状的,更不会造成浑身血流减速啊?

    这时,一个护士和一个年轻人从外面挤了进来。

    丁凡等人连忙靠边,让两人进去。

    那年轻人就把一叠单子递给那老头,老头应该是个厉害人物,以往好像也听说过,济仁医院内科有个著名的专家,是从省里聘请来的出名老医生,打招牌呗!

    这老头看了看检查单子,更是眉头紧皱,看着佟立阳说:“看片子和各项检查,确实有问题,但都没有明显的症状,我感觉好像还不是风寒,这个病······非常奇怪!”

    丁凡的看法,和这个老头一致,一时间也不敢确定了。

    这时,丁凡就感觉胳膊被人拉了一下,连忙回头,正是鲍瑛:“师父,您有事儿?”

    “小凡,你知道这是什么病吗?”鲍瑛微笑问道。

    “不知道啊?”

    丁凡看鲍瑛的样子,好像知道一样,更诧异了:“您老知道?”

    “我老人家还真知道!”

    鲍瑛把丁凡拉了出来,在一旁没人之处小声说:“他得的是阴毒之症,师父给你的书,你没看吗?”

    “我看了,也没有啊?”

    丁凡更是晕了,忽然想起来,可能没看到后面:“我没看完,前面的都看了,可能在后面?什么是阴毒之症?”

    “这病可厉害了,接触到什么阴毒的东西了,是至阴的病!”

    鲍瑛立即说:“这种病,我老人家见过,就是他这种症状,一般都是出现在收藏家、考古工作者身上,他们接触到多少年的墓穴和尸体,那里面就有这种阴毒,非常厉害,七天要命,五天之前要是不采取措施,就是个死!”

    “啊?”

    丁凡都懵了,不过看石水宽的症状,确实非常严重,人的血流一旦减缓,那么什么症状都出来了。

    心肌供血不足,脑供血不足,浑身上下各个脏器,都会受到影响,这个人自然是很快就完了,甚至会引起各个脏器的衰竭!

    这个机理丁凡可懂,连忙问道:“师父,那您老知道怎么治疗吗?”

    “我会治疗,说起来也不难!”

    鲍瑛笑着说:“但我也不是医生,一会儿你去和他们说一下,大吹一顿,我把药方告诉你,当场见效!”

    鲍瑛当即就把药方和丁凡说了一下。

    丁凡听得连连点头,此时也知道了,自己懂得很多中草药的药理了,但是药方还没看到,也没见过这种病,今天真是太巧了,鲍师父还在,否则,真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