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孔丘 作品

第一百六十八章 阴毒之症

    病情弄清楚了,药方也知道了,丁凡确定,这是徐氏家秘方之中的记载的,一点儿也不会错。

    但自己这么进去,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显得太突然,还是让师父进去打个招呼,他们看到自己,自然会攻击,那时候再出手,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时,里面也在研究,到底是什么病,根本就难以确诊,他们也不敢确诊!

    丁凡连忙过来,轻声对师父说:“师父,鲍师父和我说了,这病我也能治,他们好像研究不出来了,您老进去打个招呼,一会儿我帮石总看病!”

    “哦?”

    沈奕辰还觉得为难呢,人家病这么重,自己去打扰也不好,一听丁凡这么说,立即走了进来:“石总,我还到处找您呢!”

    “沈老?”

    石水宽也是一愣,不过此时病情严重,浑身疼,嘴上还直哆嗦,真没那个心情了:“咱们的事儿,今天不说了,改天吧,我的情况不允许,现在······疼的要命,好像······快要不行了!”

    “沈老来了!”

    旁边的张光耀也认识沈奕辰,毕竟是全国知名的鉴定大师,坏说坏的,见面总要打个招呼:“您老人家还跑到医院来了?”

    “哦,张董也在,老朽眼拙!”

    沈奕辰微笑道:“我是听说石总有病,正好我徒弟也是个医生,就带着徒弟过来,一起看看石总,没想到还遇见了张董!”

    沈奕辰说着话,特地往后面比划了一下。

    丁凡也顺势进来。

    “丁凡?”

    佟立阳一看丁凡进来,立即皱起了眉头:“没还来我医院?你这小子······这里不欢迎你!”

    张光耀一听丁凡,也皱起了眉头,以往也不认识,知道这小子就是把自己儿子弄进去,还赢了儿子一笔钱,抢走沈琪的那小子。

    “佟院长,我是跟我师父来的!”

    丁凡现在和以往可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业务员了,淡淡说道:“再说了,我也是来看患者的,同样是医生,如果我能治好患者,不管在哪里,不都是为了患者解除病痛吗?佟院长这么说,是不是显得格局小了?”

    “你······你能治病?”

    佟立阳气得不行,咬着牙说:“你蒙上了两个手术,还真以为自己是神医了?你认识这位吗?是我们医院高薪聘请来的,省城著名老专家,内科大主任汪寿春医生,你小子有什么资格在老主任面前说治病?”

    “确实名头不小!”

    丁凡淡淡说道:“我可没有攻击老人家的意思,但到目前为止,患者的病情严重,你们确诊了吗?”

    这一问,那小老头也不吭声了,脸上通红一片,难以确诊啊!

    “丁凡,我们正在商量!”

    普外大主任冯青庭忍不住了,冷吭一声:“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商量出来结果,你这么问,你一定知道了?”

    “当然了!”

    丁凡点头说:“我虽然不敢说神医,也精通中西医结合,对各种疑难杂症,都很有心得,今天跟着师父来,正好遇见了患者,不能不管,可佟立阳院长的意思是,不欢迎我,那我就不说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知道个屁!”

    佟立阳气得直咬牙,认为丁凡是吹牛逼:“你知道你说一下,大家都在呢,立即就知道你说的对不对!”

    “那好!”

    丁凡转身看着石水宽问道:“你现在浑身发冷,剧痛不止,不知道疼痛的具体来源,对吗?”

    “对,对呀!”

    石水宽现在是疼的不行,浑身哆嗦:“我这是什么病?”

    佟立阳立即说:“石总,这小子什么也不是,您别听他的,我们这么高明的医生正在商量,他说的这些,都是刚刚听到的!”

    “我刚刚听到的?”

    丁凡冷吭一声,看着石水宽又问道:“你是不是还感觉头脑不太清醒,也有阵痛,而且心跳加速,浑身不仅仅疼,还没有力气?”

    这些都是丁凡推断来的,但一定也不会错。

    “这个······对,您是越说越对!”

    石水宽也看到了希望:“我自己都没感觉得到,确实是您说的这样,真是神医,快给我治疗一下,疼得受不了,马上就要不行了!”

    “我可以告诉你,你得了阴毒之症!”

    丁凡没什么不敢说的:“这种病,比癌症来的还快,很少有人得,但得上之后,少则五天,多则七天,就没命了,你现在是发病的第几天?”

    “我都三天了!”

    石水宽吓得脸色都变了:“现在还来得及吗?”

    “到本神医这里,还来得及,要是等他们商量完,用药再不对症,那就来不及了。”

    丁凡很快就接着说:“但我不能在这里给你看病,佟立阳院长说了,这里不欢迎我,如果你想治疗的话,就去我们惠仁医院,我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多留,告辞!”

    丁凡和他们说了也没什么,他们不知道药方,就算有中医知道,他们也不知道细节,没人有把握能治好这个病的,一定会去找自己。

    如果此时就治疗,那么患者毕竟是在济仁医院被治好的,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的目的是,早晚要压过济仁,成为一流的知名大医院。

    再说了,师父也有话要和他说,在这里有张光耀盯着,有些话也不好说。

    说完,丁凡也是转身就走。

    “沈老!”

    石水宽着急了:“您徒弟不能走啊,他说的都对,您给我说句话!”

    “这个······要不咱们就过去?”

    沈奕辰老人家多聪明,知道丁凡的意思,不想在这里看病,说话也不方便:“我徒弟这人,性格非常倔强,也是恃才傲物吧,但只要去惠仁医院,老朽说话,他一定不敢推辞!”

    “好,咱们这就走!”

    石水宽勉强站了起来,可能也是被丁凡说的,浑身无力更加严重了,站起来是站起来了,走不动了,浑身哆嗦成一团。

    好在他还带着几个人过来的,立即过来扶着石水宽,往医生办外面走去。

    佟立阳都要气疯了,看着内科大主任汪寿春问道:“他是这病吗?你不会治疗?就眼看着这么被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