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仰见春台(四)

    说来也怪。

    十二年的初春一直都是干风天,但是翻到二月,雨水却突然之间多了起来。

    这种天气并不是和适合血肉伤的将养。

    邓瑛也不想过多得走动,几乎是一日一日地呆在太和殿。

    太和殿的重建工程备料就备了四年,原制的工程图是张展春主持绘制的,由于主体是木制结构,一旦遇雷火,延烧的势头几乎不可逆。邓瑛在复建太和殿之前,曾与众工匠们一道,对图纸进行了多次修改,现而今放在毡棚(1)里的图档,已经堆了半人来高。

    连日大雨,图档受损,需要运大木料的工艺也都没有办法完成。

    工匠们得闲,大多坐在毡棚里一边躲雨,一边闲聊。

    桌椅脚跟都在发霉,但也把老木的香气逼了出来。

    有人沏了滚茶,用小炉子吊着,热热地喝上一口,身上的潮气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

    邓瑛端着茶碗,站在人堆里与工匠们说话。

    这些匠人大都是张展春的香山帮(2),与邓瑛熟识十几年的大有人在,他们都是靠手艺吃饭的人,与宫廷和朝廷的牵连不算多,没有那么多顾忌也就更敢说,但他们没什么大局观念,想对邓瑛表达些什么,具体的话又说不出来。反而因此在邓瑛面前,变得小心翼翼。

    不过邓瑛知道,这些人远比他自己更在意他内心的平复。

    但他也明白,“平复”这件事,对他自己和这些人来说,都很漫长。

    于是,除了工程上的事,他也偶尔也会和他们谈及自己在内廷的日常生活。

    “我前两日还在想,宋师傅送的茶,要放过今年惊蛰才拿出来喝。结果今日大家都被雨绊在这儿,就索性拿出来了。”

    送茶给他的匠人听了这话很欣喜,忙道:

    “您喜欢就太好了,今年地里又出了新的,就是年初家里女人生病,没及得上去摘。我前几日赶回去叫了村上的人去帮忙,终于是收了一半下来,赶明儿家里的女人身上好点,叫她再给大人送些来。”

    他唤邓瑛“大人”,刚说完就被旁人扯住了胳膊。

    一堆眼风汹然扫来,他顿时就愣住了。

    自悔失言,低头不敢再看邓瑛。

    邓瑛在旁随意地接过他的话,“我还怕你们进来做工,就不稀罕家里田地。”

    那人见邓瑛不怪罪,自己更后悔,也不敢大声说,低头悻悻道:“是,再少也是祖业,不敢不守着……”

    气氛有些阴沉,棚门也被风吹得咿咿呀呀的响。

    外面的雨气很大,木香土腥都带着春寒,邓瑛的身子一直养得不是很好,尤其是腿上,早晚畏寒惧冷,站久了便不舒服。

    但他还是习惯在这些匠人当中站着。

    这也是张展春几十年的坚持。

    他曾对邓瑛说过:“营建宫城和在外带兵是一样的,没有那么复杂人心算计,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只要你能让他们安心,他们就能一门心思地扑在自己的事情上。大厦之稳,莫不出于人心之定。但要做到这件事,光精进自身是没有益处的,你得有‘终身为士,不灭文心’的毅力。有了这样的毅力,才能有你该有的担当。如此,你带领着他们建造的殿宇城池,才不会是一堆楠木白骨。”

    张展春说这话的时候,邓瑛还很年轻。

    不免要问,“那要如何,才能守住‘文心’呢。”

    张展春对他说,“不管身在何处,都不能忘了,你是十年书斋,苦读出身。尽管你不喜欢仕途上的人和事,走了和杨伦这些人不一样的的路,但你得记着,你真正的老师,始终是大学士白焕,你和杨伦一样,活在世上,要对得起自己的功名和身份。”

    邓瑛成年后才慢慢明白,这一袭话中的深意。

    累世的师徒传承,同门交游,不断地在辩论,阐释他们“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欲望,这些欲望撑起了读书人大半的脊梁骨,他们是王朝的中流砥柱,也是大部分社稷民生事业的奠基人。

    杨婉早年也在自己对明朝的初期研究里,对所谓的大明“文心”进行过一般性阐释。

    有了辩证法的介入以后,她不得不去看其中迂腐的一面,但是在她后来对邓瑛的研究当中,她认为“文心”这个概念,一直都是邓瑛行事作风的支撑点,甚至是他最后惨烈结局的根本原因。

    他就是不喜欢站在宦官集团的立场上想问题,就是要做与自己身份不合的事情。

    但怎么说呢。

    杨婉抽风的时候,偶尔也会有抓马的想法。

    “太监皮,文士骨”,这和“妓(和谐)女身,观音心”一样禁(和谐)忌又带感,稍微发挥一下,就可以写它几万字的jj小文学。

    她爱这种有裂痕性的东西,比起史料罗列,这才能彰显大文科当中的“人文性”。

    可惜这一点,她还没来得及跟邓瑛碰上。

    邓瑛是用他本身的性格,在内化那个时代里如深流静水般的东西。

    因此他的进退分寸和杨婉是完全不一样的。

    正如张洛不喜欢杨婉,是觉得杨婉的分寸感,凌驾于当时所有的妇人之上,这让他极度不安。

    而在邓瑛身旁的人,却从来不会感觉到,他的品性当中有任何刻意性的修炼。

    “我在狱中数月,很想念这一口茶,若还能得新茶,那便更好,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劳烦到你家中人。”

    邓瑛主动提及之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事。

    说话的匠人听完之后,立即明白过来,邓瑛是想让他放宽心。

    他心里头本来就有愧,忙站起来拱手道:“这怎么能是劳烦呢,我这秃噜嘴,啥该说的都说不出来,也可以不要了。以后,只管留着手跟着您做工,给您送东西罢了。”

    众人听完都笑开了。

    邓瑛也笑着摇头。

    那茶烟很暖,熏得他鼻子有些痒,他抬起另一只手,用手背轻轻按了按鼻梁。

    没在内学堂当值,他今日穿的是青色的常服,袖口挂在手臂处,露着即将好全的两三处旧伤。

    “您身上还没好全吗?”

    气氛融洽后,人们也敢开口了。

    邓瑛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点头道:“好得差不多了。”

    说完侧过身,拢紧身后的遮雨帘子,转身续道: “我……其实也没想太多,虽不在工部了,但现下与大家一道做的事,还和从前是一样的,你们若是肯,从此以后可以唤我的名字。”

    “那哪里敢啊。”

    其余人的也应声附和。

    将才那个说话的人转身对众人说道:“我看还像之前在宫外的时候一样,唤先生吧。”

    邓瑛笑着应下,没有推迟。

    棚外是时响起了一声雷,众人都站起来拥到了棚门前。

    天上蓝雷暗闪,云层越压越低,雨看起来,根本没有停下来的预兆。

    邓瑛抬头,望着雨中才盖了不到一半的琉璃瓦,负手不语。

    “先生。”

    “嗯。”

    “今年这雨水多得不太寻常啊。”

    邓瑛点了点头“是。年初那会儿没有雪,开春雨多,也很难避免。我将才过来前,看楠料(3)被雨水濡废了一大半。”

    “是啊。”

    工匠们面露愁色,“得跟衙门那头提了。南面的斗拱已经造好了,琉璃厂被来的来料我们现在都没看见,这雨再这样下下去,主梁的隼,又得再修一次了。”

    正说着,徐齐从工部衙门议事回来,一身雨气,神色不好,模样有些狼狈。

    匠人们纷纷让到一边行礼。

    徐齐看了他们一眼,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摆手说,“你们歇你们的。”

    邓瑛放下茶盏,走到徐齐面前行了一个礼。

    “正在议琉璃厂的事,大人……”

    徐齐打住他,“你也不用催促,横竖这两日能见得到款项。”

    说完喝了一口茶,觉得粗得厉害,心里气本来就不顺,索性跺下茶杯,借茶发泄“茶这样,人也是这样,都是惹得满口酸臭还吐不出来。”

    邓瑛站在一旁没出声,徐齐越说越气,不妨开了骂口。

    “被砍头的吃朝廷,砍别人头的也吃朝廷,邓瑛,”

    邓瑛还在想琉璃厂的事,一时没及应答。

    “你还不惯被称名?”

    徐齐不快,难免揶揄。

    “不是。”

    他说着又拱手,“大人请说。”

    徐齐放下茶盏问道:“你之前在工部的时候,是怎么跟内阁处的?”

    邓瑛平声应道:“开年内阁与六部的结算和预算,其实我们不用参与过多。”

    徐齐抬眼,“何意。”

    “父亲伏法以后,山东的田产至今还在清算,司礼监和其余五部都在等最终的账目,这两年盐务和海贸都算不得好,所以不论今年如何统算拨派,都得等山东巡抚的呈报进京,待那个时候,我们提报三大殿重建的实需,才能探到户部的底和内廷的真实的意思,现在说得过多,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番话有些长,他说完忍不住低头嗽了一两声。

    徐齐没有想到他会亲口提清算邓颐田产的事,有些诧异,开口问道:“你们邓家在山东的霸举,你之前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是。”

    邓瑛平和地回应,“十年未访。”

    十年未访。

    到底算为骨肉冷落,还是算作自洁不污?

    徐齐一时竟有点想给眼前这个人下个具体一点的判定。

    “你……”

    他刚开了个话口,太和门上的内侍就发动了下钥的催声。

    徐齐只得作罢,与工匠们快速总完工需料单,起身走了。

    邓瑛见雨没有停的意思,便让匠人们各自休息。

    自己一个人独自撑伞穿过太和门广场,回直房去。

    那日是二月初五,正是内阁与六科的给事中会揖(4)的日子,南三所的值房内灯烛还暖着,今日不光是清谈,还说到了几个京官品行的问题,内阁次辅张琮不悦六科参奏他的学生,两边一杠起来,竟杠过了时辰。

    邓瑛走到南三所门前的时候,内阁首辅白焕也刚刚从会揖的值房里走出来。

    雨下得太大了,邓瑛没有提灯,他一时到没太识出邓瑛的样貌。

    邓瑛进士及第那一年,白焕是科举主考。

    那一年中进士的人当中,虽然有他白家的后辈,但白焕最喜欢的却是邓瑛和杨伦这两个年轻人。杨伦是他一手提拔,但邓瑛却在做庶吉士(5)的第二年,被张展春给看重了。张展春后来跟他私下提过很多次,即便邓瑛不在仕途,但还是不想让他断了和白焕的师生缘分。他不是一辈子好在土石上的人,等三大殿完工,还是要把他还回来的。

    没想到,还没还回来,张展春就中了风。

    接着猖獗多年的邓党在张琮的谋划,以及他的推波助澜之下,终于彻底倒台。

    迟暮之年,得见天光。

    而他最喜欢的学生,也就这么,再也找不回来了。

    ※※※※※※※※※※※※※※※※※※※※

    (1)毡棚:有布遮挡的简陋工棚

    (2)香山帮:出身香山的工匠群体

    (3)楠木:明故宫的主要殿宇都是木制结构,采用的木料主要是楠木。

    (4)会揖:六科(相当于监察部门)和内阁大臣作揖的日子,说白了就这是行政部门和监察部门在一块交流感情,免得闹得太僵。

    (5)庶吉士:相当于一个翰林院见习岗,考完进士的年轻人一般都会干几年。

    感谢在2020-12-06 21:49:29~2020-12-09 17:3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哼哼唧唧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哼哼唧唧 3个;倾听ting、psd1991、舒怂不怂、白非浅、autumnc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飞天小粉猪 80瓶;autumncc、今天熬通宵了吗 20瓶;倾听ting 14瓶;psd1991、九子、币从树上来、谨言慎行 10瓶;啊呸、何粥粥 6瓶;一撇 5瓶;转向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