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仰见春台(七)

    “有娘娘护着奴婢,奴婢怕什么?”

    宁妃摇头,“是你聪慧,若不是你想到入尚仪局这个法子自证清白,我们杨家这回,就难了。”

    杨婉搅着腰上的悬玉线,低头轻声说道:“本来就是奴婢的错,奴婢自救而已。”

    宁妃握住她的手,往自己的怀里捂。

    杨婉忙退了一步,“娘娘……不用,奴婢不冷。”

    宁妃拽住她想要缩回去的手,偏头看着她的眼睛,“你别动,姐姐问你,你……从前在家的时候,喜欢那个人吗?”

    杨婉愣了愣。

    说起来,在对杨婉与邓瑛的事上,宁妃的态度比杨伦要平和得多,以至于杨婉不太想搪塞她。

    “谈不上喜欢,奴婢还没有喜欢过谁……”

    宁妃捏了捏她的手,“你都十八了。”

    十八,多年轻啊。

    杨婉在心里感慨。

    要说她在现代活了快三十年,人生中白雪皑皑,情史干净地连一个字儿都写不出来,资深性冷淡,全职科研狗,这要搁这会儿,不得跟政(hexie)府要一座牌坊。在现代怎么就会被四方喊杀,卑微得跟自己真就是个祸害一样。

    所以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本是怎么产生的?内涵又是怎么演绎的?

    这样一思考,女性风评被害史的领域,好像又可以添一个解构主义的研究方向了。

    她思绪跑偏了,没顾上答应宁妃。

    宁妃见她不说话,便挽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算了,姐姐入宫的时候,你还是几岁的小丫头,你长大了以后,姐姐也很难见到你,好多话都不能听你说,如今你进来也好,张洛这个人,是父亲定下的,那会儿姐姐年纪轻,看不出什么,也不能说什么,如今姐姐有了些力气,你再陪姐姐一两年,让姐姐慢慢地给你挑,一定会寻到一个合你心意的好人,但你要答应姐姐,一定要护好自己的名声,如果不是真的喜欢那个人,就不要再与他纠缠了。”

    杨婉垂下眼睛,“若是喜欢呢。”

    宁妃沉默了一阵,轻声道:“不要和那样的人,在宫里走这条路,婉儿,你最后不会开心的。”

    不知为何,杨婉觉得说这个话的女人,似乎也不是很开心。

    她不想再让她不好受,于是抬头冲她露了一个笑容,“放心,奴婢知道。”

    说完弯腰牵起易琅的手,随着宁妃往宫内走。

    地上的雨水还没有干,踩上去便有镜面破碎的声音。

    杨婉朝着地上深黑色的影子,轻声说道,“娘娘,奴婢有的时候觉得,清白贞洁原本就是碎的,不管我们怎么说都是没有意思的。”

    宁妃侧头看向她,“你怎么会这样想呀,姑娘的名节多么重要,人一辈这么长,若是一直活在别人的指点里,多不好受啊。”

    杨婉摇了摇头,“再干净的人,也会被指点。人们不是因为我们有了过错才指点,而是指点了我们,才能显得他们是干净的人。”

    宁妃听罢怔了怔,不由在庭树下站住脚步,端看杨婉的眼睛。

    “你这回进宫来,我就觉得你说话做事和哥哥他们说得很不一样。这几年……”

    她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开口问她。

    “嗯……这几年你在家里,是过得不好么……还是母亲和哥哥对你不好?”

    杨婉忙道:“不是的娘娘,他们都对我很好。”

    宁妃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可是,你怎么说话像含着雪一样,陡然听着到不觉得,可细细一想,竟冷得不像是个十几岁的姑娘说出来的。”

    “……”

    这话看似在试图戳破她,事实上却很温暖。

    杨婉解释不了,好在此时宁妃身边的宫人合玉从殿内走来问道:“娘娘,今儿婉姑娘还在我们宫里歇下么?”

    宁妃回过身点头道:“是,陛下现下在何处。”

    合玉回道:“去瞧皇后娘娘去了。”

    “好,知道了。”

    宁妃应了一生,回头拍了拍杨婉的手背,“今晚与姐姐一道歇吧。”

    杨婉点头,“是,不过等明日,奴婢还是回了姜尚仪,回南所去吧。在娘娘这里住的日子长了,对您不好。”

    “不必的,姐姐既然去皇后娘娘那里求了恩典,让你在我宫里留几日,你便安心地留着,易琅看见你就开心,你能多陪他玩玩,姐姐也高兴。”

    杨婉正要说话,见脚底下的小人又拽着她的袖子来回晃荡。

    “姨母姨母,你再变小人儿看看嘛。”

    杨婉虽然从来没想过生小孩这件事,但是她对软糯糯的孩子真的是没什么抵抗力。

    看着他像个小团子一样在他身边扑腾,便蹲下身搂住他的腰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小皇子哟,你把奴婢的头都要摇晕咯。”

    宁妃忙伸手替她托了一把易琅的胳膊,出声问她。

    “婉儿抱得住吗?听说你的脖子伤得很厉害,这孩子如今又重了好些。”

    杨婉拢了拢易琅的衣领,“早就没事了娘娘。走,我们进去,奴婢变小人儿给你们看。”

    **

    这日夜里,地上反潮依旧反得特别厉害。

    宫人们在内殿烧艾草熏床。

    杨婉把易琅抱在膝上,用几个小魔术哄得他咯咯咯地笑了好一会儿。

    乳母过来催好几次都舍不得去丢开她,后来竟然趴在杨婉怀里睡着了。

    宁妃坐在一旁剥了好些栗子给杨婉 ,说看她喜欢吃坚果,今日又叫人拿了几罐给她。

    杨婉吃了一颗宁妃剥好的栗子,见她又推过来一大把,之后也没再多说什么,接过她怀中的孩子,走到地罩后去了。

    杨婉看着眼前的栗子,试着回想了一宁妃的生平。

    宁妃生平不详,具体死在哪一年,也没有特别明确的记述,只知道,她是婧和帝朱易琅的母亲,后来好像是犯了什么错,被皇帝厌弃了。婧和帝登基以后,也没有给她准追谥。

    杨婉翻开自己的笔记,撑着下巴犹豫了一阵,终于另翻了一页,添上了宁妃的名字——杨姁。

    写完后又托着腮静静地在灯影下面坐了一会儿。

    想起宁妃说,“婉儿,不要跟着那样的人,在宫里走这条路,你最后是不会开心的。”

    细思之后,又念及其容貌性情,忽然觉得落笔很难。

    若说她对男人们的征伐有一种狂热看客的心态,那么她对历史上这些和她一样的女人,则有一种命运相同的悲悯。

    于是她索性收住笔什么都没写,合上笔记朝窗外看去。

    碧纱外云散星出,好不清朗。

    **

    转眼到了贞宁十二年的四月。

    暮春时节,杏花刚刚开过,落得满地都是。雨水一冲,就淌到了皇城的各个角落。

    太和殿的重建工程进入了覆顶的阶段,但是京郊琉璃厂却一直交不上瓦料。工部下去一查,查出了琉璃厂一个叫王顺常的太监。虽说不是一件特别大的案子,但是查到最后,却震惊了整个大明朝廷。此人监督琉璃厂十年,竟然贪污了白银两百余万量。相当于贞宁年间,朝廷一年的收入。

    六部的那些还在等着朝廷救济粮的官员知道这个休息,差点没在王顺常被锁拿入诏狱的路上,拿石头把他给砸死。不过,这件事在内廷的口风却非常紧,各处的管事都召集下面当差的人,严正吩咐,不准私议王顺常的贪案。

    这日,内学堂将散学,邓瑛正坐在讲席上与一位阉童释疑。

    杨婉坐在靠窗的一处坐席上,低头奋笔疾书。

    邓瑛趁着间隙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今日没有当值,所以没穿尚仪局的宫服。

    藕色襦裙外罩月白色短衫,头上只插着一只银臂坠珍珠的流苏釵。手臂下压着她经常写的那个小本子,手腕垂悬,笔尖走得飞快。偶尔停下笔,曲指一下一下地敲着下巴,想明白之后,落笔又是一番行云流水。

    春日晴好,透窗枝上停着梳羽的翠鸟。

    杨婉搁笔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又趴在窗上,拿包在绢子里的坚果子去喂鸟。

    发现邓瑛在看她的时候,便托着脸笑。

    “你们接着讲,我今天要写的东西写完了。”

    阉童只有七八岁,到不至于误会他们的关系。

    转身向杨婉作了个揖:“女使写的东西奴婢看不懂。”

    说完,又看向邓瑛,“先生能看懂吗?”

    邓瑛笑着摇头。

    “我这是鬼画符,你可不要学,好好跟着你们先生,他讲的才是大智慧。”

    阉童听了冲杨婉点了点头,又道:“先生,奴婢娘亲说,阉人都是苦命的人,我家里穷,不把我卖给官中,弟弟们都活不下来。家里人别说念书,就连字儿也不认识,先生您也和我们一样,为什么您的学识这样好?”

    杨婉听他说完,站起身几步走到那阉童面前,轻轻地提溜起他的鼻子。

    “嘿,你这个小娃娃,夸人都不会夸。”

    那孩子扭动着身子,“您不要捏我鼻子,都说尚仪局的女使姐姐们,个个都是最知礼的,您怎么……”

    “你说啥?”

    杨婉被他说得放开也不是,不放开也不是。

    邓瑛笑着合上书,“你也有说不过人的时候。”

    杨婉丢开手,抱着手臂站起身,低头对邓瑛道:“他小,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

    邓瑛捧了一把坚果子递给阉童,笑着应他将才的问题,“先生以前是读书人。”

    那孩子得了果子,欢天喜地藏到袖子里,抬头又问他,“读书人为什么要跟我们一样做宫里的奴婢。”

    “因为先生犯了错。”

    “哦……”

    阉童的目光忽然黯淡。

    邓瑛抬起手臂,把书推给他,“去吧,记得温明日的书。”

    “知道了先生。”

    杨婉看着那孩子离开时,不留意落在地上的坚果,抿了抿唇。

    “为什么要对他实说啊。”

    邓瑛起身走到门前,弯腰把那几个果子一个一个地捡起来。

    淡青的宫服席地,那只带着伤疤的手,又一次露在杨婉眼前。

    他捡完后站起身,看了一眼那孩子跑远的地方,看似随意地说道:“他们总会知道的。”

    “他们知道以后,反而不会当你是自己人。”

    “为何?”

    “……”

    这是一个关于明朝宦官集团和文官集团身份立场对立的研究。

    身处局中邓瑛不可能跳脱出来理解这个问题。杨婉觉得,如果直白地告诉他,简直就是精神凌迟。

    于是抿着嘴唇没再往下说,走到窗边重新坐下。

    谁知刚一坐下,就听到内书房外的场院里传来沉闷的杖声。

    她正要推窗看,却听邓瑛对她道:“过来,杨婉。”

    ※※※※※※※※※※※※※※※※※※※※

    大吼一句:我要写he!!!!!!

    感谢在2020-12-12 17:10:51~2020-12-13 20:11: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檐下猫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舒怂不怂、哼哼唧唧、勿试物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四点…… 20瓶;倾听ting 12瓶;宾语赋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