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第65章 天翠如翡(二)

    杨婉又是一夜未入睡。

    她忍着要命的伤痛,躺在被褥里试着于心中推演,明日御前受审的情形。

    大明皇朝至此虽不足百年,但由于先祖草莽出身,每一代的皇帝都致力于谨铸天为威,严酷的刑罚制约着内廷众人和百官们的言行,但也时常因为过于严苛,而遭遇反噬。

    前朝的壬寅宫变(1)中,宫人们不堪压迫,差点合谋杀死先帝,以至于先帝不得不搬出寝宫,移居西苑,从此几乎断绝了阴阳念头,终日修道,临时的死后才重回乾清宫。

    贞宁帝吸取了君父的教训,登基以后就命宫正司严厉地规训后宫,除了皇后之外,嫔妃们在皇帝面前无不战战兢兢。

    由于嫔妃们的畏惧,贞宁帝越发刚愎自用,自然是喜欢像蒋贤妃这样出身宫女,没什么见识,却事事遵他,时时求怜的女人。

    宁妃虽然生得极好,但性子淡,并不似蒋贤妃那般会奉承贞宁帝。

    时常因为“应答不及”这样的错处,而遭申斥,再加上她有她自己的气度和清傲,即便受罚,也很少会向皇帝求赦。贞宁帝对宁妃的这个性情一直是又爱又恨。

    心情好时,觉得宁妃像一件名匠精雕的艺术品,心情不好时又觉得她令人厌恶。

    历史上的宁妃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死因和死期。

    大多数的史料都只是用一句“遭厌弃”轻飘飘地带过。

    然而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遭到皇帝的厌弃呢?

    杨婉闭着眼睛,在心里收束所有相关的文献,结合当下的情形,她基本上可以推定,贞宁十二年的春夏之交,就是宁妃失宠的时候。原因无外乎是因为鹤居一案,曝露了她与郑月嘉的私情。至于后来贞宁帝残杀三百宫女,了结鹤居案,应该是为了抹掉这一段对贞宁帝自己来说,羞耻万分的事情。

    杨婉厘清了所有的经过,也预见到了结果,然而心中却仍然荡动不止。

    明日皇帝要亲自讯问她。那么,在没有她历史上,皇帝明日讯问的又是谁?那个人说了什么?杨婉皆不得而知,如果这是一段确切的史料,那她现在就可以有预见性地规避掉错误,从而做更好的应对。但是大明几百年,日夜无数,人事间的繁荣和凋零时常在一念之间,做千百次转变,而一部《明史》能有多少个字?大段叙事,小段评人,字里行间皆无人情,对此时的杨婉而言,像一堆看似逻辑严密的论文骨架,动笔写时,就会发现处处都是错误,根本无处下笔。

    她内心纠缠,实在睡不着,后半夜时,听到了下雨的声音。

    忍不住撑起身子翻了个身,不留意压到了邓瑛的手臂。

    杨婉原本以为他会出声,但他却只是在夜色里轻咳了一声,慢地将手臂抽出,顺手拉拢她肩上的被子。

    檐下雨声如敲琴,砖面儿上大片大片地反潮。

    第二日卯时,雨才刚停,司礼监秉笔太监胡襄便带着金吾卫的人等在了门口。

    邓瑛从直房内走出,朝胡襄行礼。

    胡襄低头道:“她自己能走吗?”

    邓瑛直起身应道:“尚需人搀扶。”

    胡襄道:“陛下的意思是,就在东缉事厂的堂内问她,你可以在场。”

    “是。”

    雨水伶仃地低进屋檐下的水凼子里。

    简单的几句对话,交代了审讯的安排,邓瑛和胡襄便皆没了言语。

    这一次对杨婉的审问,虽然是在内廷之内,但却没有任何人能从中斡旋。

    杨婉被厂卫从直房内带了出来,她仍然只穿着中衣,没有梳发髻,人还在发烧,脸虽然红得厉害,嘴唇却是惨白的。

    胡襄道:“今日主子亲自审你,有几句话我要先交代。”

    杨婉颔首道:“胡公公请说。”

    “内东厂是内廷衙门,陛下将你从北镇抚司诏狱召回,原意是赦免你,但你若欺君,则罪无可恕,这宫里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你的性命。你才十九岁,还年轻,能为自己着想,就应该为自己着想,陛下仁慈,会宽恕你。”

    这一番话,是为了破杨婉的心防。

    杨婉抬起头看向胡襄,“奴婢不敢欺瞒陛下。”

    “好,既然明白,那就带走吧。”

    东厂的厂卫都知道她刑伤疼痛,因此走得很慢,好在西直房和内东厂相距不过几百米,杨婉被带到内东厂正堂前的时候,皇帝的圣驾还没有来。厂卫搀着杨婉跪下,杨婉撑着地面伏下身,喘息了一阵,到比站着要好受一些。

    邓瑛蹲下身,“你什么都没有吃,撑得住吗?”

    杨婉点了点头,“吃了反而不清醒,我没事。”

    正说着,站在甬道上的厂卫全部跪了下来,邓瑛也不再出声,撩袍在杨婉身边跪下行礼。

    “都起来。”

    一个高瘦的人影从杨婉身边走过,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到并不是很年老。

    除了杨婉之外,其余人都应声站了起来。

    “邓瑛。”

    皇帝在前面唤了一声。

    “奴婢在。”

    “你把她带进来。”

    “是。”

    邓瑛搀着杨婉的胳膊站起身,走进正堂。

    “合上门。”

    “是。”

    内东厂的正堂只有一扇朝西而开的窗,门一关上,便四下无光。

    邓瑛搀着杨婉跪下,替贞宁帝点燃手边的铜灯,铜灯的光落在杨婉面前,也把贞宁帝的身影投到了她的膝边。

    她下意识地想要看一眼贞宁帝,却听邓瑛道:“杨掌籍,不得抬头。”

    “是……”

    贞宁帝道:“无妨,抬头朕让朕看看。”

    杨婉应声抬起头,贞宁帝扫了一眼她中衣上渗出的血,对邓瑛道:“北镇抚司审过她几次。”

    邓瑛道:“回陛下,只有一次。”

    贞宁帝点了点头,“你禀告的算是及时。”说完,低头看向杨婉,“你叫杨婉是吧。”

    “是。”

    贞宁帝撑额回想了一阵,“贞宁七年的时候,宁妃曾请太后做主,将你许配给了张家,这事儿朕没过问,但如今倒还记得,你后来为何没有成亲?”

    杨婉低头道:“奴婢失足落崖,久未归家,张家疑奴婢贞洁已失,是以未成婚。”

    贞宁帝点了点头,“哦,朕想起来,因为这事,去年朕还责过张洛。”

    “奴婢谢陛下当时为奴婢做主。”

    贞宁帝冷笑了一声。“知道谢恩,尚算不愚。”

    他说完,手指在茶案上不重不轻地敲了敲,转话切入要害。

    “朕问你,宁妃与郑月嘉何时相识的?”

    “郑家与杨家的确是旧识,奴婢与姐姐,也的确见过郑秉笔。”

    她会这样回答,贞宁帝倒是有些意外。

    “你在北镇抚司也是这般说的吗?”

    杨婉摇了摇头,“不是……”

    “那你是如何说的。”

    “奴婢在诏狱受刑……怕自己受刑不过,胡言乱语,所以一直在求饶,什么也没有说。”

    贞宁帝站起身,“好,在朕面前你可以说了,朕不会对你动刑,无非你说得朕不满意,朕直接杀了你。”

    杨婉咳了几声,撑着地面抬起头,“陛下杀了奴婢,若能将此谣言扼止,保姐姐清誉,维陛下与皇家名声,那奴婢甘愿受死。”

    贞宁帝负手走到杨婉面前,低头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沉声道:“朕没明白,你怎么就甘愿受死。”

    杨婉捏住有些颤抖的手,“陛下若不杀奴婢,还会把奴婢送回诏狱吗?”

    贞宁帝不置可否。

    杨婉抿了抿疼得发白的嘴唇。

    “陛下可知为何张大人会比陛下先知道,姐姐与郑秉笔是旧识吗?”

    贞宁帝闻话一愣,负于背后的手不自觉地攒成了拳。

    杨婉已经有些跪不住了,身上的高热令她有些晕眩,胃里也是翻江倒海,她索性狠心在自己腿上的伤口上掐了一把,凭借疼痛来让自己清醒,张口继续道:“他们根本不顾陛下的名声,他们只是要……让姐姐担下谋害皇子的罪名……北镇抚司刑讯我和郑秉笔,不论我和郑秉笔谁人受刑不过,屈打成招……第二日,陛下的御台上就会摆着罢黜姐姐的奏折……姐姐冤屈,陛下又何尝不受屈……好在陛下让邓厂督协审此案,奴婢才有幸,能在陛下面前陈述。如若不然……奴婢在诏狱疯口胡言,那便死一万次,也赎不了罪了。”

    杨婉说完着一席话,几乎用尽了全部的精神,眼前发黑,伸手抓住身旁的椅腿,才能勉强在皇帝面前跪住。

    她心神紧绷,屏息等待着贞宁帝的反应。

    这是杨婉能想到唯一的一个应对之法。

    在这个过程中,她必须把握住自己此时的身份,不能去狂妄地谈杨伦和政治,甚至也不能谈鹤居案,只管按着住一个君王敏感自负的本性,用言语不轻不重地扎了那么一刀。

    其余的事,就留给这个多疑的贞宁帝自己去怀疑。

    虽然她并没有把握,皇帝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至此她已经竭尽了自己的心力,去理解贞宁帝这个君王,去寻找皇权与北镇抚司之间细微的裂痕,给宁妃和自己一线生机,也给东厂分取北镇抚司的权力创造机会。

    只不过,她并不敢像当初救郑月嘉时那般自信,因为她自己的生死,此时也在贞宁帝的一念之间。

    “杨婉,你这话,在朕这里算是诚恳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