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第74章 蒿里清风(一)

    一个历史的旁观者,要脱下外面这一层学者的外衣,穿上大明衣冠,在贞宁年间落笔张口,谈何容易,何况她还是一个在历史中岌岌无名的女子。不过,无论在哪一个时代,好的观念永远先行于世道,每一个人都奋力地抗争,邓瑛如此,杨伦如此,就连易琅也是如此。

    自从宁妃被囚禁蕉园以后,易琅逐渐变得沉默,每日出阁读书,伤寒发烧也从不停学。

    即便是回到承乾宫,也总是温书温到很晚。

    皇帝不准许皇后和其他嫔妃抚育易琅,杨婉便开始学着从前宁妃的样子,笨拙地照顾起易琅的饮食起居。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从前宁妃是承乾宫的主位娘娘,掌一宫之事,如今她不在了,杨婉照料易琅的同时,也就必须将承乾宫也一并挑起。

    宫内的事毕竟和尚仪局的事是不一样的,杨婉不是嫔妃,也不识宫务,除了易琅以外,承乾宫里还住着两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美人,虽然不得宠,但到底是人,有自己的诉求,杨婉面对她们身份尴尬,起初上手的时候,着实焦头烂额。

    邓瑛时常会过来,倒也不做什么,就是来看看杨婉。

    然而他对承乾宫的态度,倒成了内廷二十四司对承乾宫的态度,各司的掌印太监知道杨婉狼狈,做事的时候,纷纷用心替承乾宫多想一层。

    杨婉毕竟不蠢,半月下来,各处的事务逐渐理顺,合玉这些人,也跟着放下心来。

    不过她们也有自己的私心,合玉不止一次对杨婉说过,“督主护着我们承乾宫,延禧宫那边也不敢有什么话了,我看二十四司也对我们客气起来,不似我们娘娘刚病那会儿,势力得跟什么似的。”

    杨婉并不喜欢听合玉等人说这样的话。

    她明白,邓瑛这样做,无疑是正面迎向了司礼监。

    比起何怡贤放弃易琅这个被文华殿教“废”的皇子,转而投向延禧宫。

    邓瑛却对一个最恨宦官的皇子好,求的也不是这个皇子在下一朝对他的庇护。

    事实上,再过几年,这个被他护下的孩子,会亲手为他写《百罪录》,送他下诏狱,上刑场。

    杨婉看着邓瑛和易琅的时候,总是不断地想起“农夫与蛇”的典故,但同时她又觉得不合适,觉得过于粗陋简单,经不起推敲。易琅与邓瑛之间,君父与阉奴之间,其中的人情,政情之复杂,完全不是“农夫与蛇”这个是非分明的词可以概括的。

    就在当下,这层复杂性也存在。

    易琅开始不那么排斥见到邓瑛,但是他对邓瑛的态度依旧没有变。

    他会让邓瑛对他行礼,受礼过后才会让他站起来。

    有的时候他在书房温书,杨婉坐在一旁陪他,他倒也准许邓瑛进书房,但是他不允许邓瑛坐,只准他和其他的内侍一样,在地罩前侍立。杨婉每次见邓瑛侍立,自己也就跟着起来,站到他身边去。邓瑛见她如此,在易琅面前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对她摆手。

    易琅偶尔甚至会就书中的不明之处询问邓瑛。

    杨婉记得,有一回他就“南汉王室刘氏的三代四主”这一史实,询问邓瑛的看法。

    这是南汉历史上有名的宦祸,导致南汉由兴霸至全面衰亡。

    邓瑛跪地而答,在易琅面前说了一番令杨婉身魂皆颤的话。

    他教易琅学□□,遵《内训》,立铁牌。若有内侍干政,当以最严厉的刑罚处置,以震慑内廷。

    易琅问他,“身为君王,可不可以容情。”

    邓瑛答他:“不可。”

    易琅抬起头朝杨婉看了一眼,目光之中有一丝淡淡的怀疑。

    但他没有询问杨婉,而是选择直接对邓瑛问道:“你是宦官,但对我说的话,和讲官们对我说的话很像。可是,你言行不一,在我眼中,仍然是《□□内训》之中不可恕之人。”

    说完,便从高椅上下来,放下笔朝明间里去了。

    杨婉弯腰去扶邓瑛。

    邓瑛跪答了很久,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勉强,“殿下什么时候读的南汉史。”

    杨婉没理邓瑛的话,看着他的脚腕道:“你这几日是不是顾不上用药水泡脚了。”

    “是。”

    他老实地回答杨婉。

    杨婉道:“我以后从五所搬出来,就能盯着你了。”

    邓瑛问杨婉,“你要搬出五所了吗?”

    “嗯。也挺好的,以前在五所,离你那儿远,如今就近了。”

    “这是谁的意思?”

    杨婉应道:“陛下的意思。”

    邓瑛听完点了点头,“婉婉,等你安顿好,我带你去看我买的宅子。”

    “可以吗?我怎么出宫啊。”

    “有我可以。”

    杨婉搬离五所,也就正式卸下了女官的身份。

    尚仪局将她除名的那一日,宋云轻为她觉得可惜。

    “这以后就真的出不去了。”

    杨婉在五所里收拾衣物,覃闻德带着东厂的厂卫守在门口,预备着当苦力,听见宋云轻的话,一时没忍住抵了她一句,“我们厂督在这里,还怕以后不能带着杨姑娘出去?督主宅子都买上了,等交了冬,我们就要去给督主置办坐卧的家具。”

    宋云轻插着腰走到门口,冲他喝了一句:“你们懂什么。”

    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走到杨婉身边替她收拾摞在床上的衣物,一面道:“你别在意啊,你知道我是替你不值得。”

    杨婉抱起叠好的衣物装入木箱中,回头笑着应了一句,“知道。”

    宋云轻坐在榻上,看着空了一半的屋子道:“跟你住了快两年了,将看你进来的时候,我还羡慕你,想着你是宁娘娘的亲妹妹,一入宫便入了尚仪局,姜尚仪和陆尚宫她们也看重你,自然是和我不一样,以后等着恩典下来,就能出宫和家人团聚……你知道的,宫里的女人,只有做女官的才能守到这么一天。如今,你要去承乾宫了,这女官的身份也没了,要想出去,恐怕真的要等到陛下……”

    后面那句话是忌讳,尚仪局的人识礼,是绝对不会轻易出口的。

    宋云轻抿了抿唇,继续帮着杨婉叠衣。

    杨婉走到她身边坐下,“你还有擦手的油膏吗?”

    “还有一些,你要吗?”

    “要。”

    宋云轻拿来油膏,杨婉剜了一块涂抹在手腕上,褪掉自己的一只玉镯子递给宋云轻。

    “送给你了。”

    宋云轻忙道:“不行不行,你们杨家的玉都是稀世珍宝,我不能要。”

    杨婉拉过她的手,“那你就当帮我收着,若我以后落魄了,说不定,这还是一笔救命的钱呢。”

    宋云轻迟疑地接过镯子,“你……会落魄?”

    杨婉笑笑。

    “这种事谁说得准。”

    她说完替宋云轻扶了扶发髻上的银簪子,正色道:

    “云轻,宫中为女官虽然体面,但你我都知道,办差有多么辛劳,忙的时候我帮不上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宋云轻听完拥住杨婉的身子,“你也是,自从在诏狱里受了刑,你的气色就没以前那样好了,邓督主有了势力有了钱,你也别亏待你自己啊,他如今进出内廷比陈桦还自由,外面的那些什么人参雪蛤,你想吃多少都有,让他给你买。”

    杨婉听宋云轻这么说,便知道邓瑛像陈桦借钱买宅子的事情,宋云轻还不知道。

    “还人参呢,他没有钱。”

    宋云轻松开杨婉,挑眉道:“怎么可能,我听陈桦说,东缉事厂在正阳门北面那块地上动土开建东厂狱了。别的不说,就土木砖石这一项便是好几万的银子。”

    宋云轻说的倒也是实情。

    鹤居案以后,皇帝对北镇抚司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但这种转变发生的次数很多,每一次的程度都不一样,甚至会因为局势的不同而即时反转,所以历史上是没有具体的记载的。但是历代史学家通过对大量史料的分析,大致定出了几段时期,其中有一段,便是贞宁十三年秋,贞宁帝下了明旨,准东缉事厂在正阳门修建东厂自己的监狱,这个监狱后面也被称为“厂狱”。

    这一座大狱的修建,逐渐开始改变三司之外的司法格局,东厂的势力慢慢地与北镇抚司持平。研究者们分析,鹤居案以后,贞宁帝对自己的人生安全产生了怀疑,认为锦衣卫虽然隶属皇权,但到底都是外官,关键时候也有自己的原则,很难完全理解他的心意,更难以一心一意地保全他的性命。于是逐步放权给东缉事厂,默许东厂朝锦衣卫渗透,其标志就是厂狱的修建。

    通过厂狱对刑法的介入,邓瑛的人生也翻开了参政涉政的篇章。

    除了杨婉之外,大多数的历史研究者都对这座监狱的修建持否定态度,甚至有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比东厂诏狱还要不堪的地方。

    关于这一点,就连杨婉也不能辩驳。

    因为在易琅和邓瑛死后,后来的东厂厂狱在一众宦官的不断改制和发展当中,确实变成了一个有史可查的人间地狱,文人们回溯这座牢狱的历史,自然要把那个修建人的碎肉再次捡起来鞭笞。

    “杨婉,你怎么不说话。”

    杨婉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宋云轻却发觉她眼眶似乎有些红。

    “想什么,想得你整个人都愣了?”

    “哦……”

    杨婉摁了摁眉心,“没有,可能夜里没睡好,这会儿有些散神。”

    宋云轻站起身道:“那你坐着休息,剩下我帮你规整起来,叫外面那些人一口气就搬过去了,也不用再跑第二次了。”

    她说完利落地扣上箱扣,扎好包袱的口子,打开门对覃闻德道:“行了,你们进来搬吧。我先说好,杨姑娘的东西都很精贵,你们要有一分不小心,你们督主饶不了你们。”

    “知道知道。我们督主就在承乾宫等着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