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第77章 蒿里清风(四)

    “能……”

    他说这个字的时候,肩膀不太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杨婉看着邓瑛的背影,清凌凌地嵌在古朴的箱柜之间。

    柜子里是他贴身的衣物,数件浆洗得很薄的中衣整齐地叠在一起。几乎全是绸制的,像他的皮肤泛着并不算太干冽的冷光。

    邓瑛之前说,他要买一间外宅,杨婉觉得很好。

    但比起外宅,护城河边的这一间居室,才是最令杨婉心安的地方。

    它就像邓瑛那个人一样,一尘不染,朝向背着天光,无人的时候,满地物影,但却一点都不晦暗。

    他居住于此,杨婉的魂就能在这个六百年前的人间里栖息。

    哪怕这方寸之外的人和事,都与她前三十年的三观背离,但只要邓瑛还能从柜子里取出一件不带血痕的衣衫,还能在秋夜里点燃一盏灯,还能和她坐在一起吃一碗阳春面。她就不算存在主义当中,那一粒偶然的尘埃。

    “那……我能穿你的亵衣吗?”

    她突然张口提了这么一个要求

    邓瑛怔了怔。

    “能穿吗?”

    她又问了一遍。

    “能……”

    他说完这个字,慌忙蹲下身,取出另外一套绸制的亵衣,放到杨婉手边。

    门外的李鱼又在出声催促了,邓瑛不敢再看杨婉,一把抱起自己的衣物,推门走了出去。

    杨婉低头抖开邓瑛留给她的亵衣,侧腰系带的上衫和下裤,宽大包容。

    她弯腰脱掉自己的鞋子,抱着膝盖缩进床角。

    这是她第一次在邓瑛的地方除去衣冠庇护,当手臂从衣袖里完全退出的时候,寒瑟的秋风便透过窗隙撩起了皮肤上的寒绒。她继续脱掉小衣,又屈起双腿,解开罗裙,将腿也从绣裤里褪了出来。

    风拨帘动,窗边淅淅沥沥地响起了雨声。

    杨婉受着风,抱着胳膊坐好。

    她没有立即穿上邓瑛的亵衣,也没有马上将自己捂入邓瑛的被褥。

    她安静地坐了下来,借着烛火的灯光,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这是一副原本死在贞宁十二年冬天的身子。

    曾经年轻,白皙,如玉石一般光滑无暇,然而此时,却在腰腹和大腿上分别留下了几道淡褐色的刑伤。而这些伤也是这副身子上,唯一属于杨婉的东西。

    杨婉伸手摸了摸腿上的伤疤。

    即便已经过去很久了,但触碰之时,痛觉仍在。

    死了一了百了,活着遍体鳞伤,屈辱不堪。

    大明朝的女子是如何认知自己身体的呢。

    在女性身体意识还没有觉醒的时代,封建的审美会接受这些在诏狱里留下的“罪痕”吗?

    这和邓瑛身上那道伤是不是一样的?

    她突然想起了福柯在《规训与惩罚》里写到的那一段话:“在人们看来,残酷的惩罚方式,其野蛮程度不亚于,甚至超过犯罪本身,它使观众习惯于本来想让他们厌恶的暴行。它经常地向他们展示犯罪,使刽子手变得像罪犯,使法官变得像谋杀犯,从而在最后一刻调换了各种角色,使受刑的罪犯变成怜悯或赞颂的对象。”

    这样的人性在大明朝也是有的。

    桐嘉书院师生惨死的刑场上,有无数人怜悯赞颂这些读书人。

    然而,这种怜悯不会对阉人,也不会对女人。

    所以,杨婉才想要反杀这个时代。

    但其实这根本说不上反杀,只是一个现代人,卑微地想要在自己身边划开那么一道口子,让那段惨烈的个人史能够以一种温和的方式,收束在她的笔记里。结局不需要多圆满,只要邓瑛还能像将才那样,在不过方寸的陋室里取出换洗的衣服,按着月日,时辰去沐浴更衣,然后回来,喝一杯热一点的水,捂好脚腕,不忧明日地睡下。

    这便够了。

    可是,杨婉不知道,为了这样一个结局,她自己要付出些什么。

    如果说她是这一朝的先知,那么改变结局之前,她首先要做的就是杀掉自己这个先知。

    她害怕。

    所以她也想要一方居室,给她像绸缎裹身般柔和的遮蔽感。

    天光将尽,将她的影子淡淡地描绘在地上。

    杨婉伸手摸索到邓瑛的衣衫,穿好上衣,又将将亵裤拢入双腿。

    光滑的绸缎摩挲过她的臀(hexie)部,最后遮蔽住腰腹上的伤痕。

    杨婉系好所有的系带,抱着肩膀慢慢地缩入被中。

    邓瑛的衣衫贴在她的皮肤上,有些凉。

    窗外雨声潺潺,黄昏迟暮。

    点秋声侵短梦啊。

    杨婉闭上眼睛,忽然就想起了后面那一句:“檐下芭蕉雨。”

    邓瑛从混堂司回来的时候,值房内的灯依然亮着。

    李鱼打开自己的房门,见邓瑛撑着伞立在门前半天没进去,便凑过来一句,“她还没走?”

    邓瑛点了点头。

    李鱼吸了吸鼻子,“她和姐姐真的不一样。”

    邓瑛原本不想接这句话,可是手触碰到门栓的时候,却不自觉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李鱼道:“姐姐虽然与陈掌印对食,但她从来不去掌印的屋子里,也不让掌印进她和杨婉的屋子。姐姐跟我说过,一定要把日子想法设法地过下去,但过不下去的地方,也不能闭着眼睛跨。”

    能把这话对着同为内侍的亲弟弟说出来,宋云轻的刚烈之中,也带着一丝狠绝。

    “但她太好了。”

    李鱼撅起嘴朝着窗上的灯光扬了扬下巴,由衷道:“她有的时候,好像比姐姐还好。但是,就像姐姐说的,她不该这样。我们是什么人啊,对吧?”

    说完,推开自己的房门进去了。

    门栓落下的声音几乎是直接打在了邓瑛的背上。

    我们是什么人啊,对吧。

    这句话,此时不是侮辱,不是自嘲,反是一番救赎。

    他是什么人啊,他又能对杨婉做什么呢。

    杨婉曾经问过他,在她面前,他是不是自认有罪,才会好过一点。

    他回答“是。”

    事实上的确如此。

    爱一个人,如同自囚牢狱,但从此身心皆有所依,毕竟……她实在太好了。

    邓瑛想着,轻轻推开了房门。

    杨婉安静地躺在他的床上,发髻已经松开,一头乌缎般的长发散于肩头。

    她面朝外躺着,一只手压着被褥露在外面,看得出来已经换上了他的底衣。

    邓瑛轻轻地走过去,撩袍在榻边坐下,脱去自己的鞋子,又弯腰将杨婉的绣鞋也捡齐,放在床边,而后吹灭灯烛,在杨婉身边侧躺下来。

    “邓瑛。”

    面前的人轻声唤他。

    “我在。”

    “进来吧。”

    “婉婉,你就让我这样躺吧。”

    杨婉呼了一口气,那淡淡的鼻息迎面扑到邓瑛的脸上。

    “你不是说,在我面前你是一个有罪的人吗?”

    这句话的温度和她的鼻息是一样的。

    这个世上其实没有人有天赋准确地找到,一个具体的人,他“哀伤”的根源。

    但杨婉可以找到的邓瑛的。而且,她从不自以为是地去伤害邓瑛的“哀伤”,她只是温柔地将它捧出来,捧到他和邓瑛面前,他让邓瑛试着表达,然后,一切情绪中的伤意,她来承受,她来消解,她来安抚。

    “我一直都是。”

    “对啊。”

    杨婉接过他的话,伸手撩开被褥,“所以邓瑛,进来吧。你不要害怕,不是别人,是我啊。”

    邓瑛的鼻腔中窜入一阵有酸有烫的浊气。

    “你怎么知道我害怕。”

    “你的手……快把我的头发捏断了。”

    邓瑛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攒住了杨婉的头发,慌忙松开。

    杨婉撑起上半身,将满头长发向背后一抛,淡影绘于墙,在邓瑛眼前展开一幅模糊却凄艳的画面。

    “邓瑛你听话。”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面上似乎有笑容。

    “一直都听我的话,你在我面前,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有罪之人,的确应该听话。

    她总是知道,怎么劝他。

    邓瑛抿住唇,捏住被褥的一角,盖住自己的肩膀。

    杨婉却用手肘撑着榻面,侧挺起身,把自己身后的被褥向邓瑛拥去,继而拽着被角,轻轻地替他掖好。

    这么一来,她的手臂就已经越过了邓瑛的肩膀,两人相近,她的下腋就在邓瑛的额前。邓瑛虽然看不见,但他感受到了来自另外一幅躯体的温度,比他温暖,也比他诚实。

    “这样不冷吧。”

    “我不冷……”

    “不冷就好。”

    杨婉松开手肘,重新面对着邓瑛躺下,轻声道:“这一日的夫妻,我们装全了。”

    “婉婉,不要这样说。我们不是夫妻。”

    “听话。”

    她说着,伸手摸着邓瑛的额头,一下一下,从额顶至眉骨。

    邓瑛浑身抑制不住地一阵颤抖,杨婉的手却没有停,她放平了声音,在他耳边道:“别害怕,你只要想,摸你的人是我就好。”

    她说着,轻轻地笑了笑,“其实我也害怕。”

    邓瑛哽咽道:“婉婉会怕什么。”

    “怕输。”

    她说完又添道:“怕输了以后再也抚摸不到你。”

    她的不安在邓瑛听来像是一颗将碎不碎的玉是珠子。他若有力收纳,一定买椟藏之,但此时他无力收藏,只能剖开内心,像她安抚自己一样,试着去安抚杨婉。

    “婉婉。”

    “在呢。”

    “我对你自认有罪,但你从来没有惩罚过我,所以婉婉啊,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但请你不要为我不平,也不要替我着想。”

    他说着,朝下躺了一些,把自己的头放到了杨婉的颚下。

    “我没有家,我也不敢有家。婉婉,你随时都可以把我带走,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让我回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