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第78章 蒿里清风(五)

    他还是和从前一样,  渴望触碰,却又不爱自身。

    杨婉听着邓瑛的话,手慢慢落向他的腰间。

    他身上的中衣也是绸制的,  因为洗得过旧,与手掌接触的时候,带着纤维的滞涩感。

    “躺过来些。”

    杨婉轻声说道。

    邓瑛却僵着背脊一动不动。

    杨婉的手指在他的腰上蜷起,一面手肘使力,朝邓瑛挪近了几寸。

    “我才是没有家的人。”

    她说完,  把自己的身子慢慢地蜷进了邓瑛得的怀中。

    深秋的冷雨虽然无情,却还是被这一方陋室阻挡在外。

    室内床帐垂落,帐后的床被,  散发着澡豆的清香。

    杨婉睡熟以后,  无意识地蜷紧了双腿,  膝盖轻轻地靠在邓瑛的腹下,若再朝下一些,  便是那令邓瑛不堪启齿之处。

    他受刑的时候早已成年,按照明朝的规矩,阉割成年男性,可以留势。

    然而因为他是一个罪囚,因此内廷并没有给他这一份仁慈。

    邓瑛至今都还记得,  伤养好后,他和其他的阉人一道,  在礼部接受入宫前的验身。

    验身的人冷漠地评述着当场每一个阉人的伤口。

    “他这个下刀少了半寸,以后里面的软骨会突出来也不好说。”

    “怎么,  难道还要再让他刷一次“茬”?”

    这话是对着邓瑛说的,  他并不想听,  但是却没有资格回避,  只能尽可能地把自己的思绪放出去。

    那时郑月嘉是司礼监遣来盯差的人,他原本没有进来,听到里面的对话,才在门前看了一眼邓瑛,侧面问道:“验完了吗?”

    “哦,差不多了,就这一个,还要您给看看。”

    那人说着,看了看手里的名录,确认面前的人,而抬头道直接唤出了邓瑛的姓名:“邓瑛。”

    “在。”

    那人朝郑月嘉所立之处指了指,“站过去,让司礼监祖宗掌一眼。”

    邓瑛转过身看向郑月嘉,郑月嘉却没有看邓瑛。

    他接过名录翻了两页,随口应道:“我这会儿不看了,等明年再说吧,若是不好就刷,若是好,没必要让人再受苦。”

    邓瑛垂手站在郑月嘉的面前,周身皮肤全部曝露在早春的薄寒里。

    郑月嘉合上名录,双手击掌,对室内接受验身的众人道:“穿衣吧。”

    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

    邓瑛穿好衣衫,和其余受验的人一道走出礼部的后堂。

    人们轻声地说着刑余后的疗养——少食辛辣之物,勤洗,修身养性,不要再妄想还能和女人快活,以后有了钱,只管买人放着服侍起居,也是一样能过好的。

    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阴阳之欲这种东西,它就不像“道理”。

    它不是拿来“立”的,它是拿来“破”的。

    杨婉的那双膝盖此时轻轻地抵着邓瑛的下腹,无欲,却令他再一次想起了自己下身破败的具像。也许“自卑”和“自厌”本来就是一种扭曲的性(和谐)欲,邓瑛躺在杨婉的身边,背后渐渐地起了一层薄汗。

    受刑之后,他一直是畏寒的人,除了疼痛以外,很少再流汗。

    且他本身不喜欢身上的粘腻,因为那样不洁净,可是如今,五感皆无声地破了他平时的界限。

    邓瑛不得已地闭上眼睛。一遍又一遍地回想他在杨伦面前发过的那个誓。

    然而被中混沌之处,那双膝盖却刮蹭到了他两腿之间的裤料,邓瑛肺中猛然地呕出一大口气,浑身像被瞬间抽干了血液一般,僵如湿柴火。

    他说不上哪里疼,但就是疼得连动都不了一下。

    “婉婉……”

    他下意识地叫杨婉。

    那只原本放在他腰上的手竟慢慢地放到了他的两腿之间,隔着绸质的亵裤,温暖地包裹住他的陈伤。

    那些被“抽干”的血液迅速回流入四肢百骸,他浑身颤抖,身上的疼痛却逐渐平复了下来。

    “邓瑛,慢慢就好了。”

    杨婉说完这句话,抿着唇闭上眼睛。

    好在窗外雨声不止。寒秋灭人欲,她才不至于脸红鼻热。

    事实上,她不需要邓瑛忍,但她自己却一定要忍。

    这是她对邓瑛的分寸,也是她对这个朝代的分寸。

    深秋至底,京城的春闱接近尾声。

    秋闱的最后一日,天有细雨,杨婉亲自撑伞,送易琅去文华殿读书。

    易琅进殿以后,杨婉倒也没走,站在门廊上静静地看着殿外的雨幕。

    不多时,杨菁从殿内走出,向杨婉作了个揖。

    杨婉转过身,“今日不在殿下跟前当值吗?”

    “是,姐姐为何不走。”

    杨婉转过身朝殿内看了一眼,“左右宫里无事,我索性等着殿下下学。”

    杨菁道:“姐姐冷吗?我去给姐姐取一件衣来。”

    “不必,我不冷。”

    她说着抬头朝杨菁看去。

    杨菁和杨伦长得不像,杨伦高大魁梧,杨菁却瘦弱白皙,通体的气质,倒有一分像邓瑛。

    “听说你之前连着几日受了张次辅的责骂。”她用家常音调,起了这么一个话头。

    “是。”

    杨菁垂下头,“是我进退无度,惹了张次辅不悦。好在有殿下替我说情。”

    杨婉道:“能跟我说说原由吗?”

    杨菁点了点头,“《五贤传》的内府本,想必姐姐已经看过了。”

    他说的内府本,即是皇家刻本,经由经厂刻版翻印,是所谓的官方书籍。

    杨婉没有打断他,靠在高柱前,认真地听他往下说。

    杨菁叹续道:

    “宁娘娘患疾不久,我本不想执笔这本书,所以几次向张次辅请辞,希望,能让国子监或者翰林院代差,最终被次辅斥责。我只好动笔,但所写之文非出自我本心,文辞刻意,行文凝滞,虽已送经厂刻印,但仍是令次辅不悦。”

    杨婉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很在意吗?”

    “是。”

    杨菁又叹了一口气,“这是官印的书册,张次辅让我执笔,实为抬举。但我内心不平……”

    他说着抿住了唇,半晌方松开,“既对不起姐姐,也辜负文墨。”

    杨婉听他说完,淡淡地笑了笑,“小小年纪,就思虑这么多。”

    杨菁道:“姐姐,我不小了。”

    “好,不小。那如果……你会因为这一册书受些苦……”

    杨菁怔了怔,“姐姐何意。”

    他将说完这句话,便见一个内侍从阶下奔来道:“杨侍读,锦衣卫的人话要问你。”

    杨菁与杨婉一道低头朝月台下看去。

    张洛身着玄色常服,带着数十个锦衣卫,立在离御道十步之外的地方。

    文华殿是皇子读书的地方,即便是锦衣卫,无皇帝明诏,也不能随意闯禁冒犯。

    “又是这些幽鬼。”

    杨菁说着对杨婉拱手:“姐姐稍候,我去去就回。”

    说完便撩袍朝阶下走,杨婉忙撑开伞跟上他,“撑伞,别淋着。”

    张洛看并没有看杨婉,直接对身后的校尉道:“把杨菁带走。”

    “等一下。”

    张洛转身面向杨婉,“你如果多说一句话,我连你一起带走。”

    杨婉朝张洛走近几步,“你要带我弟弟走,我连问都不能问?”

    张洛抬手一挥,两个校尉立即一左一右架住了杨菁。

    “你们把他带回去,先不审,等我回来。”

    “是。”

    “等等。”

    杨菁挣开锦衣卫的手,“我把伞留给姐姐,我自己会走。”

    他说着,把伞递向杨婉。

    杨婉接过伞柄,轻声对杨菁道:“说实话就好,不要害怕。”

    张洛待杨菁走后,方示意众人退后,低头看向杨婉。

    “想问什么,现在问吧。”

    杨婉笑笑,“我骗你的。”

    “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问,我甚至知道,你为什么要带走我弟弟。”

    “你说什么。”

    杨婉抬起头,“清波馆的东家,是不是去北镇抚司找过你?”

    张洛一怔,随即一把摁住了杨婉的手腕,“你怎么知道?”

    杨婉吃痛声颤,却并没有畏惧他,“因为是我想让你查,你现在手上的这个案子。”

    “是你在清波馆冒充锦衣卫?”

    “是。”

    “拿下她。”

    他冷漠地下了一道令,几个校尉立即上前,押住了杨婉的肩膀,将她摁跪在地上,膝盖接触到地面那一刻,痛得她几乎红眼,但她却没有挣扎,反而低头笑了一声。抬头看着张洛的眼睛道:“你还想再对我用一次刑吗?什么理由呢,冒充锦衣卫?然后呢?我攫取了钱财吗?还是荼毒了人命?你怎么判我的罪?再有,你还有人证吗?”

    张洛打断杨婉的话:“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

    杨婉平声应道:“让你做你想做的事。张大人,你手上现在应该已经拿到了姐姐写的那一篇《序》了吧,也应该上奏了陛下。接下来,就是顺着这一篇序往下查。张大人,我一直都记得,你对我说过,你不会让陛下受任何的蒙蔽。所以你会查到底。我只愿大人,触及真相时,还能像当初对待我那样,对待有罪之人。”

    张洛寒声道:“就凭你这一番话,我就可以从你查起。”

    杨婉摇头笑道:“从前我是尚仪局女官,你要带我走,不必知会任何人,如今我虽仍为奴婢,但却担着照抚皇子之责,理一宫事务,你带我走之前,需向陛下请旨。无凭无证收押我,你至殿下于何处?”

    她说完这句话,月台上忽然传来易琅的声音。

    “张副使。”

    张洛抬头,易琅扶着栏杆立在台边,他并没有走下来,低头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月台下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到张洛身上。“为何这样对待我姨母。”

    张洛行过礼刚要回禀,却又听他道:“你是欺我年幼,姨母柔弱,才在文华殿前如此狂妄。”

    张洛听完这句话,改行跪礼道:“臣不敢。”

    “你不敢就放开我姨母,否则我立即禀告君父,治你狂喧文华殿之罪。”

    张洛不能起身,只能抬手示意身后的人退下。

    杨婉撑着地面站起身,抬头看向易琅。

    易琅面上没有明显的表情,“姨母到我这里来。”

    他说完指着张洛道:“在我禀明父皇之前,你不得起身。”

    张洛跪在地上没有应答。

    易琅望着他的又添了一句:“君父立镇抚司是用来震慑奸佞的。你对我姨母这般,我很是不齿。”

    s..book28898175613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东厂观察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