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灯 作品

第80章 蒿里清风(七)

    秋闱考试结束以后,京城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顺天府书市却没有随着秋考的结束冷清下来,等着放榜的考生趁着转晴,三三两两地在书市上闲逛,清波馆却大门紧闭,门上贴着的封条引得好些人驻足议论。

    “怎么单单就清波馆被封了呢?”

    “听说还是镇抚司带人来封的,不仅封了店,连里面的人也带走了。”

    说话的这两个人都是其他州县进京的考生。

    两人一面说,一面联袂走进东公街口的面摊子,放下包袱倒茶,暖烘烘的茶烟熏湿了两人的鼻尖儿。

    “这天啊,有日头都冷。”

    “是啊,但是干得厉害,今年冬天也不知道怎么样呢。”

    “哎……”

    两个人合叹了一声。

    “连年年生都不好,我们南边的书院个个都撑不下去了。如今连书馆都封……”

    “嘘!”

    对座的人连忙打住他的话,“行了,考个功名不容易,防着嘴祸欸。”

    两人不再说话,向摊主各自要了一碗清汤面。

    覃闻德坐在最靠近火炉的位置上,风卷残云般地吃完面,转头对摊主道:“再来一碗,不要浇头了。”

    锅里的清汤面刚刚下锅,面摊上的人都守着摊主舀浇头。

    摊主趁着挑面前的空挡看了覃闻德一眼,“覃千户,您今儿吃第四碗了。”

    这话一来,将才那两个说话的人抓起包袱拔腿就跑。

    “欸欸欸!面不吃了!”

    摊主追人未果,甩着抹布回来,“也是晦气。”

    覃闻德把钱往桌上一拍,爽快道:“他们那两碗给我。”

    摊主无奈地笑笑,“您照顾我生意我开心,但您别一直坐这儿吃啊,你上前面转转去,也像是在办差的样儿啊。”

    覃闻德道:“您老得了吧,我现在这身份,还用得着自己办差。”

    摊主笑着点头,端了两碗没浇头的清汤面上桌,“吃吧吃吧。”

    覃闻德将要动筷子,忽见面前落下一道人影,他抬头看了一眼,忙不迭地站起来,架在碗上的筷子应声掉到了地上。

    “哎哟,督主。”

    邓瑛弯腰捡起地上的筷子,放到他手边:“坐吧。”

    覃闻德见邓瑛怀里抱着一摞书,便用手擦了擦桌上的油污,“督主您放这儿。”

    “好。”

    邓瑛放下书,挽袖倒了一碗茶。

    覃闻德道:“督主买这么多书啊。”

    “嗯,顺便买的。”

    他说着低头喝了一口茶,覃闻德看着自己面前的两碗面,忙推了一碗给邓瑛,“您吃碗面吧。”

    邓瑛笑道:“既然端来了你就吃吧。”

    覃闻德道:“属下跟这儿守着,已经吃了四碗了。”

    说完打了一个嗝。

    邓瑛见此摇头笑了一声,将碗挪到自己面前,起身去临桌取了一双筷子回来。

    那边摊主舀来一大瓢浇头,“厂督啊,您吃,若不够我再给您挑。”

    覃闻德吸着面偷偷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道:“督主,您这性子好的,连这些人都没个惧怕。”

    邓瑛和开面上的浇头,“人盯得如何。”

    “哦。”

    覃闻德忙放下筷子正色回道:“庞凌那个人,昨儿就出了一趟宫,哪也没去,就来了清波馆,眼看着北镇抚司拿人封店,人吓得跟喝了狗尿一样,骑个马也险些摔下去,今儿辰时他又来瞧了一次,混在人堆里不敢到馆前去。督主,这清波馆被北镇抚司那些人围得跟铁桶一样,里面到底有什么啊。”

    邓瑛轻道:“你们只管看好庞凌,不要因为清波馆的事与北镇抚司接触。”

    覃闻道:“照理,我们东厂是该监察他们的。这回查封清波馆,您让我们避着,镇抚司那伙人还真当我们是怕他们,得意得跟什么一样。”

    邓瑛笑笑,“吃面吧,吃了回内厂。

    覃闻德扒拉着面碗道:“您这么急着回去啊,属下们可把家具给您搬进宅子里去了,您不趁着早去看看。”

    邓瑛看了一眼天色。

    “今儿不早了。”

    覃闻德想破头也想不到,邓瑛着急回宫,是为了替杨婉修屋顶。

    承乾宫这边刚过午时,天虽冷,日头却很大。

    合玉站在树冠下面,用手搭棚朝硬山顶上看去。

    邓瑛穿着灰色的短衣,绑着袖口,正与下瓦的工匠说话。

    承乾宫的内侍领炭回来,见合玉仰着头站在庭中,也跟着抬头看了一眼。

    “啧……玉姐姐,这是……邓厂督?”

    合玉脖子已经有点僵了,也懒得说话,怔怔地点了点头。

    那内侍放下炭筐子凑到合玉耳边道:“我听说,司礼监的那些随堂太监,如今都不敢在厂督面前造次,咱们婉姑姑,这是让人厂督来我们这儿修屋顶啊。”

    合玉继续点头。

    她最初见是邓瑛带着宫殿司的人过来,也有些诧异,但杨婉接易琅下学去了,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自己在庭中看着。谁知他们上了硬山顶就没再下来,她也跟着站了半个时辰。

    “哎呦,我们这里可真是金佛罩着了。”

    他说完竟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玉姐姐,您不知道,我今儿去惜薪司那边,那儿的掌印都对我们客气着呢。”

    合玉这才道:“别胡说,婉姑姑又不爱听这些,再说,那陈掌印一直都是个老好人,从来不拜高踩低的。”

    “谁拜高踩低?”

    庭中的人一愣,转身忙行礼。

    易琅牵着杨婉的手走进庭中,抬头朝偏殿的硬山顶上看了一眼,转身对杨婉道:“姨母,我去更衣。”

    “好。”

    杨婉示意合玉等人跟过去,自己走到廊柱下抬头看着邓瑛道:“站上面不敢行礼了吧。”

    “动砖木时不行礼,这也是规矩。”

    高处有风,邓瑛次日没有束巾,只用一根石灰色的布带束发,立在重楼之间,从容轻盈。

    杨婉很喜欢这一幕,不禁由衷道:“你一直这样就好了,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邓瑛听完,弯腰扶稳架在斗拱上的□□。

    “想不想上来看看。”

    “不会摔吧。”

    她问是这么问,人已经迫不及得地扒了上去。

    “慢一点,踩稳。”

    匠人们也跟着过来扶□□。

    杨婉踩上最后一梯,没了在借力的地方,难免有些错愕,“还有些……高啊,我踩得上来吗?”

    邓瑛半屈一膝,向杨婉伸出手,“你抬手臂,我搀你的胳膊,你自己试着借力,慢一点。”

    和他的慢性子一样,邓瑛时不时地就会对杨婉说“慢一点。”

    殊不知,她才是最想“慢一点”的人。

    “来。踩上来。”

    杨婉一手拽着邓瑛的手臂,一收用力撑了一把瓦顶,终于爬上了硬山顶。

    邓瑛弯腰拍去她膝盖上的灰尘,“一会儿下去可能还要难一些。”

    杨婉试着蹲下身,“你是自己爬上来的吗?”

    邓瑛笑道:“不然呢。”

    “你爬高这么厉害。”

    邓瑛听着这句话笑出了声,略有些地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匠人。

    “扶你坐着吧。”

    “嗯。”

    杨婉在垂脊旁坐下,对邓瑛道:“昨儿漏雨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做梦呢,想着宫里的房子,怎么还有漏雨的。”

    邓瑛应道:“至我离开时止,皇城共有千余处屋室,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能像我们修建太和殿那般面面具到,好比琉璃瓦片,三大殿的顶瓦大多都是京郊琉璃厂烧产的,但承乾宫这处偏殿的瓦片……”

    他说着弯腰从碎瓦里捡起一片递到杨婉手中。

    杨婉低头一看,见上面赫然写着——贞宁元年平州元庑吴厂贡制。

    “这家烧瓦厂姓吴啊。”

    “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里是皇家的居所,也是一个历时很长,也极其复杂的工程,我也只参与其中十年,哪怕是老师,也是在对各处宫室进行修缮的同时,才逐渐知道,当年的砖瓦来自何处,工匠们又是怎么想的。”

    杨婉抱着膝盖,迎着高处的风闭上眼睛。

    “砖石土木也能教人,是这个意思吗?”

    “嗯,类似的话,老师也对我讲过。”

    杨婉点了点头,“张先生真好,如果他还在的话,我一定会好好侍奉他。求他放心地把他的好学生交给我。”

    她说完,拍了拍有些发酸的膝盖,腰上的芙蓉玉坠磕叩在一起,伶仃地响了两声。

    她说,要去求张展春把邓瑛交给她。

    邓瑛顺着这句话,猛地想起广济寺中白焕交给他的那一枚浮翠雕芙蓉的玉佩来。

    张展春死后,他一直不敢看那枚玉佩,那是张展春对他的希望,可是他不敢接受。

    “邓瑛。”

    “嗯?”

    “你是不是当张先生是你的父亲。”

    “是。”

    “嗯,好的。”

    杨婉说着,抿起嘴冲他笑弯了眼睛。

    邓瑛不禁问道:“什么就好。”

    杨婉道:“不管,以后你得带我去拜他。”

    二人正说着,忽听合玉在下面唤道:“婉姑姑,您怎么也上去了。”

    “哦……”

    杨婉探了个头下去,“我上来吹吹风。”

    合玉有些无奈地冲她招了招手,“您下来吧,摆饭了。”

    杨婉颤巍巍地站起身,“你伺候殿下先吃啊。”

    “殿下不肯,等着您一道。”

    “哦,那我马上下来。”

    邓瑛忙扶住杨婉,温声问了一句:“殿下准你与他一道用膳吗?”

    杨婉站在檐边回想了一阵,“以前是不准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准了。”

    邓瑛点头笑笑,却没再说什么。

    杨婉拍了拍邓瑛鼻上的灰,“邓小瑛,你别我的屋顶上乱想啊。”

    “我什么也没想。”

    “不可能,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

    邓瑛低头避开杨婉的目光,“婉婉,你以后会是很尊贵的女子。”

    “那我也敬你。”

    她说完,没有给他去细想这句话的余地,挑高声音道:“今儿在我这儿吃饭吧,别回司礼监折腾了。”

    “等下……婉婉,我中午吃了面……”

    说完,又觉得这句话会让杨婉误会,忙又道:“不过我还是想吃面。”

    杨婉看着他的样子,捂着嘴背身笑得停不下来。

    邓瑛却有些不知所措。

    “婉婉……”

    杨婉转过身摆手道:“放心,不吃面,你去我屋里坐着等我一会儿,我叫厨房煮些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