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米 作品

第694章 我不要死啊!

    霎时间,黑色的领域空间内白光闪过,雷电轰鸣,黑气浓云密布,带着毁天灭地之势!

    厉刹三人同时出手,连带着盘踞在地表的海蓝色镜片朝着半空虚浮的红色掠杀而去。

    只见那一缕红丝倏然飞向了最顶端朝着苍穹之上狠狠一撞,顷刻间红光大盛,穿过黑色领域的光瞬间消失,剩余下来的被黑气吞噬殆尽。

    “司诺诚,这一方天地,容不得你!你且等着……”

    虚空之上,随着那穿透而出的红光消失,这道悠长的嗓音带着强大的压迫力席卷而来,将下方肆无忌惮乱窜的黑气给压下了一大截。

    厉刹和其余两人都吐了一口血,满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上方,就连冲在最前面自诩有爸爸撑腰嚣张得不行的黑煤球都傻了眼,而他们下方,庞大的海蓝色镜片上出现了无数裂纹。

    黑煤球眼看着自己本体要碎,震惊惶恐之余大喊,“爸爸,爹,亲爹,你快想想办法啊!”

    它的本体怎么就这么突然,要碎了呢?

    不是,他们不是正群殴得正起劲的吗?干掉红丝,劳资天下第一了吗?怎么就这么突然呢?

    黑煤球被压得动不了,眼睁睁看着下方自己的本体上的裂缝越来越多,急得“哇”的一声嚎啕大哭,“爹,我不要死啊……”

    它以前是干过不少坏事,可是也是为了在这一方天地存活下来啊,它没那傻白甜白团子那么好的运气,能遇上陆瑶,有千机菱那神奇洗涤杂物能干干净净,还得了机缘能做个人,它不想办法吸取能量早就消散在这天地间了啊!

    如果不是它这些年蓄积出这么多的能量也不可能在刚才发挥出那么大的作用,要是它本体一碎,它也会碎掉的。

    别说做人了,做灵都没机会了!

    黑煤球哇哇大哭,厉刹三人听到它的哭嚎不禁皱眉,小小一个灵而已,也敢称尊主一声“爹”?

    不过眼前这块镜片是真的不能碎了!

    他们也知晓八荒镜的重要性,看着镜片上布满的密密麻麻的裂纹,也露出了焦虑之色。

    “主子!”只怪这股威压太强大了,他们出手全力一击结果都被压了下来,那种恐怖的威压之力激起了他们曾经的记忆。

    而在那段记忆里,支配他们的只有这种恐惧感!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嚓”!

    几人脸色大变!

    镜片,要碎了!

    ……

    “哎呀!”霍北野一个跟斗翻了下去,身体本就是悬空飘浮的,他拿着自己的大刀在黑球上劈劈砍砍,没成功,正打算用其他的武器试试,就被一道刺眼的红光袭来,他本能地扛刀一挡。

    铿锵一声巨响!

    他被那股大力撞飞!

    不远处传来凯奇的声音,“霍北野,你还能不能再没用点啊?”

    霍北野飞出去后,眼睛就看到那束红光冲天而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什么东西飞出去了?

    霍北野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其他人的打趣,被一鞭子缠回来时,他急声,“虞尤你刚才有没有看到那道红光?”

    虞尤甩出鞭子将他扯回来,蹙眉,“什么红光?”

    她没看见!

    霍北野面色一沉,扯开嗓子问其他人,“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红光?”

    其余人正在绞尽脑汁地破界域,一听纳闷了,“你莫不是跟斗摔狠了,眼花了?”

    压根就没人信他看到了什么红光!

    霍北野不信邪了,飞回自己刚才待的地方,拿出大刀一阵狂砍,这一次,没了!

    霍北野:“?”劳资眼瞎了吗?

    与此同时,当那束红光从西域上空消失的瞬间,陆瑶心有感应地猛然抬头,眼睛捕捉到那一缕扫尾的红光,目光有一瞬的凝滞,表情不可置信。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如此熟悉?

    那种熟悉感,仿佛……

    “喂,陆小姐,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戴个面皮吗?”

    耳边聒噪的声音响起将陆瑶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看着头顶的苍穹,红光早已消失无踪,那种感应也消失了,她心口一阵怅然若失,扭头看向了霍西祁。

    霍西祁被她那一眼看的心里发毛,忙解释,“我不是让你戴司家那位的,我这里也有不少女人的,你要不要试试?”

    行走西域这里,顶着个真脸真的不好啊,他也不是要表示自己有多崇高无尚。

    打个比方啊,你戴个面具在这里烧杀抢掠都可以,干过啥坏事都没人知道,毕竟大家都这样干,不这么干的也活不了啊。

    你总不能因为一张脸被别人惦记上,万一能活着出去呢?到时候就算有命出去了,别人找你麻烦怎么办?

    所以,面皮,百利无害,值得拥有!

    陆瑶瞥了一眼他抠搜出来的几张面皮,沉声,“我不需要!”

    身侧陆胥也急忙摆手,“我也不要!”反正跟在陆瑶身边,安全感回来了!

    霍西祁瞪大眼:“真不要啊?”

    陆瑶没再搭理他,都说一门两兄弟里,极有可能是性格互补的,但像霍家这两兄弟,却是一个德行,都是二哈属性!

    “不戴的话那怪物马上就来了啊!”霍西祁还在努力说服两人戴一戴,“我处理得很干净的,没怪味儿……”说着说着就开始介绍自己如何做面皮,各种步骤信手拈来,甚至开始推销起自己的手艺来。

    陆胥:“!”这位爷出去后应该可以靠这个谋生了!

    “霍少爷,你难道没发现,你已经有好一会儿没戴面皮了吗?”陆胥忍无可忍,霍西祁不敢去跟陆瑶推销,就拽着他一个劲儿地巴拉巴拉!

    好烦啊!

    比霍北野还要烦啊!

    “哎,我们在说制作面皮的事情呢,怎么就……咦,我的面皮呢?”他往脸上一模,顿时惊恐起来,抬手囫囵一把就把手里的面皮直接盖在了自己的脸上,目光警惕地看向周边,“不好……”

    由此可见,他这些年在这里是怎么过的了!

    陆胥深表同情,拍拍他的肩膀,好心提醒,“你戴了个女人的!”

    霍西祁:“!”僵住!

    啊……

    所以,多年靠着面皮才能苟活下来的他,为什么突然不需要面皮了?

    “是那怪物的原因吗?”他惊呼,三两下扯下面皮,确定周边没有任何异样后,震惊之中满是狐疑。

    也就在此时,前方走着的陆瑶突然掠身而起,速度之快是眨眼间移形换影。

    “喂!”霍西祁一把拽住陆胥紧跟而上,狂奔时卷飞起阵阵黄沙,不过瞬息之间,就被眼前巨大的黑色球体给震惊了!

    “那是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