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姒仙 作品

第164章 164.吃火锅(二更)

    云归暖打开盒子,开了一层又一层,果然在最中心拆出一只可以托在掌心里的小金盒,打开金盒,馥郁香气扑面而来。

    “所以,这盒子的分量只是金盒的分量?”云归暖着实开了眼界,再次见识到什么是奢侈。

    金灿灿的盒子里,规整地卧着十粒黄豆大小的香丸。

    “香丸可以扔进香炉里烧,也可以放在香囊中随身携带。”薛持酒从层层叠叠的盒子里摸出一只花鸟纹球形镂空金香囊,“比如说这个。”

    香囊上嵌着一圈细小亮眼的红宝石。

    他猜香囊是萧怀羽单独放进去的。

    云归暖赶紧将香料和香囊收好,太精贵了。

    她将香料重新包好,放回房间,前厅里舒人馨香久久不散。

    薛持酒抬起衣袖闻了闻:“冬阳暖留香太厉害了,只一小会儿香气便经久不散,希望待会出门不会遇上萧怀羽。”

    被萧怀羽闻着他身上的冬阳暖,他一样要被掐脖子。

    云归暖神神秘秘冲着薛持酒眨眨眼:“要不你留下来吃晚饭,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现在准备应该来得及,再顺便谈谈我们的生意。”

    郭利越是口口声声喊着侯府不要像商户一样,她越想做生意,越对做生意感兴趣。

    她要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

    还要把她的店开出京城,开出东陵!

    薛持酒想起方才对他脸色不好的账房:“云小姐的生意越来越大,确实需要账房先生帮你管管账,分担分担。”

    云归暖皱起眉,不是很高兴:“新请的这个账房先生能力确实可以,但管得太多,服从性不大好。”

    居然敢对她的客人甩脸色。

    她活这么久,还真没见过哪个员工敢对老板的客人没好脸色。

    “你说他是新的账房!”薛持酒脸色古怪了一瞬,连带着看向云归暖的目光也异样起来,“云小姐,你认真的吗!”

    云归暖并不知道薛持酒的惊讶点在哪:“是啊,新请来的,前两日才进府,还带着个徒弟,怎么了?”

    薛持酒想说什么,又赶紧摇头晃脑摆摆手:“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

    云归暖“哦”一声,没放在心上,她取来笔墨写字:“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让郑阿婆买点食材回来,确了这些东西晚上还真吃不成饭。”

    云归暖起身往厨房走去。

    薛持酒装作喝茶,等云归暖出去后,悄摸摸跟去厨房,见到了郑阿婆。

    郑阿婆看到门前探出半个脑袋的薛持酒,深看了他一眼,便装作没看见,继续听云归暖的吩咐。

    等云归暖再度回到前厅的时候,薛持酒依旧坐在位置上喝茶。

    等晚饭的间隙,两人继续聊生意。

    傍晚,到了郭利和周易离府的时间。

    郭利收拾好东西,悄悄往前院走去。

    周易见了,叫住他:“师父,我们出府是走这条路。”

    郭利挥挥手,没好气“哼”一声:“我知道!”

    周易立在原地,抿了抿唇,悄悄放下无处安放的手,手指指着郭利的反方向。

    郭利走了两步,猛地转手走到周易面前,千叮咛万嘱咐:“我交代你的事,明天就去办好,如果明天不行,三天内一定要搞定,记住了吗!”

    “记住了,师父。”周易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师父,这件事不用跟小姐说一声吗,毕竟是侯府的资产。”

    郭利大手一挥,严厉拒绝:“不用,她年纪小,还不是很懂事,有些东西需要慢慢交给她。”

    周易抿着唇,面露难色,纠结过后选择不再开口:“师父我先走了。”

    郭利摆摆手,同周易往反方向走去,穿过垂花门来到前院,他蹑手蹑脚挪到前厅的窗边,听着里面的动静。

    薛持酒居然还在侯府没走!

    他顿时涨红了脸,要冲出去跟云归暖理论,才迈出一步,他猛地停下来。

    下午时分云归暖那声“贵客”砸在他耳边砸得他现在脑袋都是懵的,一个商户怎么能是侯府的贵客。

    他们是正儿八经的侯府,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郭利跺了跺脚,闷着气走了。

    云归暖稍事侧身望一眼前厅一角的窗外,脸色沉了沉,转头继续跟薛持酒谈笑风生。

    晚饭备好,郑阿婆请两人移步饭厅,云归暖也在饭厅给然宝准备一份饭,两人一狗,共进晚餐。

    薛持酒看着架在地上的锅子和炉子,有点懵。

    “云小姐,这是什么?”

    炉子两边分别摆了一张小桌,桌上摆满了盛菜的碟子,每一碟的菜都是生的,还有几碗酱料和空的碗碟。

    是晚饭还没做好吗?

    云归暖先一步坐下,她眼睛里已经开始冒光:“就是这种感觉,你先坐下,准备得突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味道,我先尝尝。”

    薛持酒在云归暖对面坐下。

    他亲眼看着云归暖用公筷夹了一筷子生肉片,将筷子伸进锅里翻滚的橙色汤汁中,没多会儿,她提起筷子将烫好的肉片放入碟中。

    这是什么新奇吃法,他从来没见过。

    有意思。

    “别光看着我,快吃呀。”云归暖咬一口鲜嫩的牛肉,“这边有酱料,香油、醋、盐、酱油什么的都有,暂时只有这些,你先将就着。”

    她临时起意想吃火锅,一个下午的准备时间,很多东西都不充分。

    但能吃。

    薛持酒素来不排斥新鲜事物,他学着云归暖的样,夹了肉片去烫,然后不蘸调料吃一口:“嗯,好香!是西红柿汤和牛肉片。”

    他从来没想过,西红柿汤和牛肉还可以这样搭配。

    云归暖将一碟肉丸子下到锅里:“不知道你吃不吃辣,所以我没准备辣的锅底,一个下午来不及准备高汤锅底,清汤又太寡淡,索性直接安排番茄汤底。”

    一堆新鲜的词汇,薛持酒懂了又不大懂。

    他问云归暖:“这种吃法叫什么,太有意思了。”

    云归暖弯起嘴角:“这叫火锅,冬天吃最合适了。”

    两人还没吃上几口,火锅的香味便完全覆盖冬阳暖的味道。

    薛持酒很上道,已经学会自己调出合口味的调料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