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挽千江雪 作品

第473章 这招有问题

    第473章 这招有问题

    “兄弟,这是看什么呢,围这么多人。”

    “还能看什么,碧霞山庄对阵飘雪剑宗呗,据说裴思雨跟薛敏都来了。”

    “碧霞山庄对阵飘雪剑宗?谁打谁啊,不会是她俩在对决吧!”

    “怎么可能,出战双方是陈泽和彭飞,两人都是通天境九段修为,这场比赛有的打了。”

    裴思雨和薛敏亲临赛场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网络,离得近的人纷纷转头赶往88号比赛场地,离得远的则打开屏幕看起了直播。

    “千寒剑法”

    “惊旋掌”

    赛场中央陈泽和彭飞已经战在了一起,两人一出手就是最强绝学,这场比赛关系到他们各自门派的名声,所以谁也不想败在对方手中。

    轰,一招对碰两人各自后退几步,初次交手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场地边缘,燕翎羽摸着下巴思索道:“这两人的境界几乎一样,武学水平也在伯仲之间,想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恐怕不太可能。”

    裴思雨点了点头:“飘雪剑宗想靠这场比赛找回面子,所以他们肯定不会挑软柿子捏,怎么也得找个实力差不多的才行。”

    看着场上的打斗韩凝薇不禁有些担忧:“这场比赛是剑宗主动挑起来的,他们肯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们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让他们加害彭飞。”

    “嗯,我也这么想的,输赢并不重要,只要人没事就行。”裴思雨的表情也逐渐严肃了起来,失败她并不害怕,只要别出什么意外就好。

    既然对方选择挑衅彭飞,那么肯定会在赛前就想好怎么对付他,否则他们是不会派陈泽出战的,他的实力跟彭飞不相上下,并不能保证稳赢。

    交手片刻后两人拉开身位,陈泽无声地笑了笑,昨晚三长老已经帮他分析了彭飞的武学路套路,还跟他讲了该怎么破解,现在他已经完全摸清了对方的底子。

    “你最好赶快失败,千万别逼我使出那招,否则要你好看。”

    陈泽阴笑着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论实力他和彭飞不相上下,所以为了保证稳赢三长老专门给他上了一课,这一战他不能靠外力取胜,只能正面击败对方。

    网络上,转播88号场地的直播间人气爆棚,大家一边看比赛一边激烈地讨论谁能获胜,九段对九段,这本是正赛才会出现的对决居然在海选赛上演了。

    咸鱼模式:碧霞山庄加油,垃圾飘雪剑宗给我死,昨天被人按着锤还想翻身?今天让你再败一场。

    狂风小刺猬:剑宗惹你了?张口闭口就垃圾,什么素质,我看你才是垃圾,陈泽加油,这场比赛剑宗必胜,司空胜天下第一。

    大佬已崩溃:什么剑宗,真是能装,彭飞给我狠狠的打,虐死对面。

    毒瘤宝宝:颜值即正义,我支持裴思雨跟韩凝薇,碧霞山庄加油。

    花海:确实,颜值即正义,我支持薛敏,薛师姐好有气质。

    老剑鬼:哈哈,彭飞不行了,他已经落入下风了,陈哥威武,坚持住这场必赢。

    一世书生:卧槽,什么情况,第一个回合还打的有来有回,第二个回合彭飞怎么就不行了,你可千万别输啊老哥,我刚押了3000你赢。

    爱恨无罪:楼上准备去阳台吧,这场比赛是剑宗主动挑起来的,人家怎么可能没点准备?这也敢押彭飞,真是钱多的慌。

    别留下:我押了陈泽,哈哈哈,一把全梭哈,赚翻了这回。

    此刻88号比赛场地,陈泽已经逐渐占据了上风,但这点优势还不足以让他取胜。

    “这个陈泽好像已经把彭飞摸透了,他经常能预判到对方的招式,哎,碧霞山庄诶危险了。”某位观众点评道。

    “确实如此,不过胜负还很难料,这点优势并不足以让陈泽取胜,彭飞还有翻盘的机会,就看他后续怎么应对了。”

    赛场边,燕翎羽三人也皱起了眉头。

    “才打了几分钟陈泽就摸清了彭飞的套路,这家伙有这么厉害吗。”

    对于陈泽的表现燕翎羽表示高度怀疑,他要真这么厉害恐怕早就进入洞源境了,怎么可能还在通天境混水。

    “没有高品质灵宝,也没有服用可以提升实力的药物,看来飘雪剑宗没打算玩阴的,他们想让陈泽正面击败彭飞。”裴思雨道。

    “彭飞已经被研究透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有人给陈泽上了一课,虽然他能预判彭飞的某些招式,但并没有因此获得较大优势,这是典型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韩凝薇道。

    “嗯,应该就是这样,他的预判明显不够灵活自然,一看就是照搬别人的东西,我估计是某个长老连夜教他的,好让他战胜彭飞。”燕翎羽点头道。

    赛场上陈泽一直保持着对彭飞的压制,但也仅此而已,他并没有多余的手段可以击倒对方,甚至连击退都很难做到。

    “真是费劲,本来还想留着这张底牌,看来只能把它浪费在你身上了。”

    低吼一声陈泽主动往后撤了一段距离,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赛场的温度突然下降了不少,接着寒风呼啸,雪花飞舞。

    “这是?雪飘人间!”

    这一幕别人不知道燕翎羽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在无相秘境时他就碰到了几个飘雪剑宗的弟子,那几名弟子当中就有一人会雪飘人间。

    见陈泽要用雪飘人间裴思雨满脸疑惑:“不对啊,这招剑法是飘雪剑宗最强武学,按理只有天赋上佳者才能修炼,这个陈泽明显不够资格,他为什么会雪飘人间?”

    裴思雨的话也提醒了燕翎羽,的确,这个陈泽明显不是顶级天才,按理说他不可能接触到这种级别的武学,这招雪飘人间估计有问题。

    在无相秘境时袁盛也用过一招雪飘人间,虽然他的天赋也很一般,但袁盛是司空胜表弟,他的雪飘人间是司空胜教的,那陈泽的雪飘人间又是跟谁学的呢?

    “多好的剑法啊,可惜了,我连修炼的资格都没有。”

    陈泽表情阴狠地看着彭飞,昨晚三长老给了他一缕灵力,这缕灵力蕴含着雪飘人间的施展方法,只要将其分化吸收就能施展一次雪飘人间。

    一缕灵力所能包含的能量非常有限,但这已经足够陈泽击败彭飞了。

    “雪飘人间!快看,是雪飘人间。”

    见陈泽要施展剑宗最强武学观众瞬间沸腾了起来。

    “陈泽要出大招了,雪飘人间可是天外剑法,这一剑彭飞绝对挡不住。”

    “雪飘人间啊,真的是雪飘人间,没想到能亲眼看到这招剑法,太震撼了。”

    “我一大早就在88号场地守着,这趟早起值了。”

    “雪飘人间根本没人能破解,同境界下这招就是无敌的,看来陈泽赢定了。”

    雪飘人间是飘雪剑宗最强绝学,在明面上这招还没败过,所以陈泽刚摆出架势观众就断定他要赢了,当然,屏幕前的网友们也一样。

    也正是因为雪飘人间从来没败过,所以三长老才敢把这招剑法“教”给陈泽,只要陈泽用这招战胜对方,那么就不会有人关心那些杂七杂八的问题,比如他有没有资格修炼这招剑法。

    雪飘人间是不败的,所以彭飞败了,这也是三长老让陈泽出战的最大底气。

    给他高级灵宝肯定会被人说胜之不武,给他底牌又会被外界抨击依靠外力,那么能正大光明取胜的办法就只有雪飘人间了。

    雪飘人间是剑宗最强绝学,陈泽会这招无可厚非,而雪飘人间在明面上又从未败过,所以没人会怀疑这招剑法有问题。

    事实也正如三长老所料,陈泽尚未出招观众就已经断定他会获胜,雪飘人间的强大让他们忘记了怀疑,或者说,没有角度去怀疑。

    “确实是雪飘人间,这招……彭飞应该挡不住。”裴思雨叹气道。

    她的情绪略微有些失落,本来她还幻想着彭飞会不会战胜对方,但看到这招剑法后她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想法,雪飘人间号称天外之剑,迄今为止她还没见过谁能挡住这招。

    至于燕翎羽,他那次并不能算挡,那是直接反杀了。

    “这招剑法?好像有问题。”燕翎羽缓缓吐出一句话。

    “有问题?什么问题。”韩凝薇问道。

    “他的灵力和之前比起来好像有些不一样,里面似乎夹杂了别人的灵力。”

    “别人的灵力?是谁的。”裴思雨赶紧转过身来。

    燕翎羽摇了摇头:“不知道,那股灵力太淡了,我感受的不是很真切。”

    “不是很真切吗,果不其然,飘雪剑宗给陈泽留了后手。”韩凝薇轻声道。

    比起裴思雨的紧张韩凝薇明显轻松多了,燕翎羽居然能发现陈泽的灵力有异样,看来他对“气”的掌控已经到了非常细腻的地步。

    “哎,算了,输就输了,没什么。”

    呢喃一声裴思雨往前走了几步,她并没有怀疑燕翎羽的说法,这小子喜欢炼气,在山庄的时候他就天天鼓捣自己的灵力,所以如果燕翎羽说有问题,那大概率就是真的有问题。

    顿了顿裴思雨朝赛场喊道:“彭飞,认输吧,你已经打的很好了。”

    听到声音彭飞朝场边看了看,犹豫几秒后他转头看向陈泽。

    “我认……”

    刷,还没等彭飞说完陈泽便挥剑斩了过来。

    想认输?没门。

    老子底牌都出了你认输,要认输为什么不早说,非得等我亮出雪飘人间是不是。

    这招剑法陈泽本来是不想用的,但不用又赢不了,于是无奈之下就只能用了,可他刚用出来彭飞就打算认输,这一下可把他气到了,你他妈故意浪费老子底牌是不是?

    带着极大的不满陈泽挥剑斩向彭飞,彭飞连忙抬手抵挡,但慌慌张张的一击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蓄势已久的剑招,更何况这招还是雪飘人间。

    “呃啊……”

    哀嚎一声彭飞当场倒飞了出去。

    “彭飞!”

    裴思雨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陈泽在干什么,彭飞马上就要认输了,他为什么还要出手。

    “哈哈哈,真是废物。”

    陈泽阴笑着落到了彭飞旁边,他抬起一只脚直接踩在了对方脸上。

    “就你这种垃圾也敢跟我相提并论,比赛前不是很横吗,继续狂啊,狂啊。”

    陈泽踩着彭飞的脸来回摩擦,彭飞被他打的血流不止根本没法反抗。

    “够了,我们认输。”

    突然一声娇喝打断了陈泽的笑声,众人定睛一眼,原来是裴思雨冲了过去。

    “拿开你的脚。”裴思雨面无表情的说道。

    “拿开?你算老几。”嗤笑一声陈泽接着道:“按照规则,除非对手认输或者离开场地,否则比赛就不算结束,他现在还在场地内,而且也没说认输,所以比赛并没有结束,既然没结束那我就有资格对付他。”

    “规则还有一条,特殊情况下裁判可以认定输赢,这场比赛你已经赢了,何必再折辱于他。”

    “是吗?那我问下裁判,裁判,比赛结束了吗?”

    “这个……比赛……已经……已经……”

    “我劝你想好了再说。”

    还没等主裁判发话陈泽又补了一句,很明显他不想比赛这么快就结束。

    “这……”

    主裁判先是看了看裴思雨,接着又看了看贵宾台,他既不敢得罪碧霞山庄也不敢得罪飘雪剑宗,属实是左右为难。

    薛敏坐在贵宾区闭目养神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她是戒律堂首席弟子,那些残虐的场面早就见多了,一个外人的死活根本无法引起她的怜悯。

    “看到了吧,裁判没说比赛结束了,所以……”

    “我数三下,如果你还不放开他,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裴思雨懒得跟陈泽废话,凭她现在修为只要一拳就能打爆这个狂徒,但她并不想这么做,因为这场比赛碧霞山庄已经输了,再闹下去只会徒增笑料。

    “三……”

    “二……”

    “好好好,裴大小姐厉害,我惹不起,人还给你。”

    就在“一”字即将出口的瞬间陈泽移开了自己的脚,要不是裴思雨跑来插手他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放了彭飞,少说也得虐个半死才行。

    “等等。”

    就在裴思雨准备扶人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接着薛敏从贵宾台站了起来。

    “比赛还没有结束,裴小姐贸然冲上来是不把规则放在眼里吗。”

    “薛敏?你什么意思。”裴思雨表情已经有些怒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裴小姐这么做不太妥当,规矩立出来就是要人守的,不守规矩那就要接受惩罚。”

    闻言裴思雨攥紧了拳头,这个薛敏在给她下套。

    刚才那种情况她不过来彭飞几乎是必死无疑,她一过来就成了干扰比赛,而彭飞身受重伤根本没法开口认输,裁判也不敢判定输赢,这种情况下自己几乎是背实了这口黑锅。

    这个薛敏,真真狠毒。

    (本章完)